特朗普總統發表聲明指控大選舞弊,賓夕凡尼亞州共和黨國會議員挑戰賓州大選程序和結果的案子上訴到最高法院,案情分析和前景。司法部發言人說明調查並未結束,與美聯社採訪巴爾的報道不同。林伍德和鮑威爾新聞會。

聽新聞:

觀眾朋友好,

先講一下特朗普總統聲明:曾經有過大選日,現在是幾個星期甚至幾個月,作為總統必須保衛法律和憲法,保衛選舉系統,確保計算每一張合法選票,排除每一張非法選票。舉例:威州,領先,3:42,突然大批選票(圖),絕大多數給拜登,特朗普從遙遙領先變成稍稍落後,至今無人能明白那些選票哪來的。

1日,賓州共和黨挑戰該州大選程序和結果的案子上訴到了最高法院。那麼這個案子是怎麼回事?來龍去脈?有甚麼意義呢?

普遍郵寄選票違反了賓州憲法只有符合特定條件的人才能郵寄選票的規定,賓州共和黨國會眾議員邁克·凱利(Mike Kelly)以及國會議員候選人肖恩·帕內爾(Sean Parnell)等8人提起的。

指控賓州州議會通過的擴大郵寄選票使用範圍的法律違反憲法,賓州政府利用該項法律在賓州施行大規模郵寄選票投票亦是非法的。因此,訴訟要求作廢該州所有的郵寄選票,並終止該州對選舉結果的認證。如果該訴訟成立,那麼拜登在該州的選票則必然輸給特朗普總統。

州立法機構2019年通過第77號法案允許選民在大選前50天以郵寄方式進行選票投票,而無須給出明確的理由。而賓州憲法所要求進行缺席投票(郵寄投票的合法方式)必須給出理由。

11月25日,賓州聯邦法官帕特里夏.麥卡洛(Patricia McCullough)認為凱利提起的訴訟「有可能成功」,並下令州政府官員(左派)停止採取任何措施確認該州選舉結果。

11月28日,賓州民主黨州長上訴賓州最高法院,當夜迅速判定州政府有權計數所有郵寄選票。

說明,這和第三巡迴法庭駁回的不是一個案子,那個是特朗普團隊的。這是很有意義的事情,有時,突破往往在不被人注意的地方發生。

最高法院是否會審理:最高法院是解釋憲法的,因此會對上訴案進行選擇,法院每年收到7,000多個上訴,僅要求100份或以下案件的簡報並進行庭審口頭辯論,口頭辯論後才能確定是否審理,所以會低於100份。這個案子,雖然是賓州的,挑戰的也是賓州立法違反賓州憲法,但挑戰的依據還是美國憲法,而且是總統大選,和憲法有關,而且和全國有關,在全國類似案子中是第一個到達最高法院,頗具代表性,從上訴案中具有相當強的競爭力。

總結一下:這個最先到達最高法院的案子,挑戰的是賓州選舉不合程序,我們上次談到選民資格、機器和程序舞弊集中類型,這種程序不合法本身就是證據,不需要另外找證據,是有特定意義的。

林伍德鮑威爾2:30新聞發佈會,實際上並沒有發佈甚麼新聞,更像是一個群眾動員會,為甚麼大張旗鼓的召開一個似乎沒有特定新聞的發佈會?

1. 在左媒全面禁口,社交平台封鎖的情況下,更像是一次律師團隊向愛國者選民直接對話和呼籲的行為。律師需要民眾的支持。

2. 佐治亞州目前是最大的搖擺州,3日兩個聽證會,會有很多民眾在場外集會。

3. 明年1月會有參議員第二輪選舉,特朗普5日會去佐州助選,這幾條使得這次發佈會有特別意義。

鮑威爾、林伍德、Vernon Jones(前民主黨議員,轉而支持特朗普)、神的國度,政府為人民工作,號召人民站出來。司法部有責任調查,錢都追蹤到中國,操縱選票機的有中國、伊朗、塞爾維亞、香港,而選票機是加拿大公司。瑞銀UBS在10月份注資4億美元到Dominion的母公司,此前2014年注資了2億,瑞銀通過瑞銀證券和中國有密切聯繫,25%:75%,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記錄確實如此。現在的問題是錢是否真的到了Dominion。

這次發佈會的重要部份就是指控中共干預大選。這是個非常嚴重的指控,事實上,中共對美國大選的滲透和干預遠超2016年所謂俄國干預。和全球化有關,中共在全球化中交互滲透影響裏遠大於俄國,也更難覺察,被各種跨國公司之間的關係掩蓋。由於複雜的控股關係,很難直接發現。而中共是最善於利用經濟手段達到其它目標的。槓桿。一開始,人們很少關注中共,後來發現有親共的加州華人極左共產主義組織捲入了動員和資金,然後是查獲的大量駕照,然後是來自大陸關於大陸某地大量印刷美國選票的傳說,如果和大選過程的舞弊連起來看,就有了意義。當然還有這次郵寄選票最重要的幾乎唯一的藉口,疫情,就是來自中共的。加上現在的Dominion居然可能有中共控股。中共也是最有動機的。過去幾年對中共全球擴張野心打擊最大的就是特朗普。

佐州沒有人工重新點票,只有一個郡這樣做了,機器按照比例增加拜登減少特朗普票數,關於訴訟,上訴到第11巡迴法庭,要求全州封存機器,此前聯邦法官同意封存3個郡,原告要求暫緩聽證,等待第11巡迴法庭的判決。有甚麼意義?本來早就應該做的,或許司法部應該做?機器內存都是證據,就像法蘭克福的服務器。

總之,佐治亞州因為是全國唯一一個州政府出資購買全州使用Dominion系統的,進行了第二次,現在要第三次點票,還將有一個參議員第二輪選舉,林伍德又是本州選民,而鮑威爾收集證據最多的就是這裏,把多內情作為突破口,是另一種類型的舞弊,而且這個團隊是最早提出中共干預的,成為關注的焦點。

另一個值得關注的是官方的調查,佐州州務卿表示對250宗可信的舞弊指控進行調查,AP報道巴爾說調查沒有發現可以推翻選舉結果的系統舞弊,特朗普律師團隊反駁,對此司法部發出聲明駁斥,並說「司法部將繼續儘快蒐集並積極追查所有具體且可信的欺詐指控。」#

謝謝支持,歡迎您收看訂閱並請幫助轉發我的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橫河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