賓夕凡尼亞州立法機構的共和黨人正在研究每一條法律途徑,以收回他們對選舉程序的權力,並對2020年的總統大選結果提出異議,直到廣泛的欺詐指控得到解決。

「我們正處於非常時期,我們正在做非常多的研究,看看有哪些可能性。」共和黨的州眾議員拉斯·戴蒙德(Russ Diamond)12月1日接受《大紀元時報》採訪時說。

「我最樂見的結果是,確保賓夕凡尼亞州的人們知道每張合法選票都被準確計算,且選舉結果能正確被統計。這是我唯一關心的事情。」

賓夕凡尼亞州的眾議院和參議院都曾發佈決議,指責賓夕凡尼亞州的行政和司法部門篡奪了立法機構制定選舉規則的《憲法》權力。

然而,2020年立法會議於11月30日結束,這兩項決議都在午夜時分失效。儘管兩項決議都被重新提出,但新的立法會議要到2021年1月7日才開始,這使得賓夕凡尼亞州立法機構在明年之前都無能為力。

儘管共和黨在兩院都佔多數,但目前還不清楚,是否有足夠的票數在兩院通過決議。在眾議院決議案失效的前12小時內,該案總共有40位支持者,但需要102票才能通過。

共和黨的州參議員道格‧馬斯特里亞諾(Doug Mastriano)說,他希望宣佈暫停休會,這將使該機構立即恢復會議。

「在我看來,大會自己放棄整整一個月的權力真的很奇怪」,馬斯特里亞諾在12月1日告訴《大紀元時報》。

「挑戰在於,大選認證的權力掌握在州務卿和州長手中,而他們正是我們認為有問題的人。因此,在這裏我們面臨了一些《憲法》危機。」

州務卿凱西‧波克瓦爾(Kathy Boockvar)於11月24日認證了該州的選舉結果。

2020年11月5日,賓夕凡尼亞州哈里斯堡,民眾聚集在州議會廈前抗議選舉舞弊,要求停止偷竊。(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2020年11月5日,賓夕凡尼亞州哈里斯堡,民眾聚集在州議會廈前抗議選舉舞弊,要求停止偷竊。(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兩項決議都表示,司法和行政部門在三個具體事例中,非法地改變了選舉規則。

首先,9月17日,賓夕凡尼亞州最高法院「非法且單方面地」延長了接收郵寄選票的最後期限,規定沒有郵戳的選票將被視為及時選票,並允許採計簽名未經核實的選票。

第二,10月23日,應州務卿的請求,賓夕凡尼亞州最高法院裁定郵寄選票上的簽名不需要經過驗證。

第三,11月2日,州務卿「鼓勵某些縣在發現郵寄選票有瑕疵後,通知政黨和選民代表」。

賓夕凡尼亞州20張選舉人票的選舉人,目前由波克瓦爾選擇。不過,馬斯特里亞諾表示,這項權力實際上屬於立法機構,他希望在12月14日將其收回,屆時選舉人團將在國會召開會議,正式選出下屆總統。

他說,如果做不到這一點,立法機構理論上可任命自己的20名選舉人,並將他們也送到國會。

「那將是一場決戰,當然,這也是一場《憲法》危機,勢必將交由法院來裁決」,馬斯特里亞諾說,「而《憲法》確實站在我們這一邊,這是件美好的事情。」

「我們並非要推翻任何公平公正的事情。如果(民主黨候選人)拜登公平公正地贏得了勝利,那就這樣吧。但問題是,在賓夕凡尼亞州他做到了嗎?這就是我們想知道的。」

如果總統候選人未能達到270張選舉人團票,則由國會中的州代表團選出獲勝者。每個州都能選出一位代表(一張選票),代表由該州擁有最多國會議員的政黨決定。在這種情況下,共和黨佔多數。

馬斯特里亞諾和其他賓夕凡尼亞州共和黨人在11月25日舉行了一次公開聽證會,期間有多位證人出面證實,選舉期間發生阻礙監票、操縱選舉機器和其它違規事件。

特朗普競選活動目前在賓夕凡尼亞州有幾宗法院案件在審理中,包括就郵寄選票截止日期向美國最高法院提出上訴。

波克瓦爾否認了有關選舉舞弊或違規行為,將改變2020年選舉結果的指控。

馬斯特里亞諾和戴蒙德都指出1994年的一個判例。在該案例中,一名聯邦法官在一名民主黨州參議員宣誓就職後,仍以選舉舞弊為由,宣佈他的勝選無效。上訴法院隨後也維持了這一決定。

當時,該名民主黨人威廉·斯坦森(William Stinson)被免職,共和黨對手布魯斯·馬科斯(Bruce S. Marks)上任。

據《紐約時報》報道,法官紐科默(Clarence C. Newcomer)在裁決中寫道:「提出了大量證據,證明存在大規模的缺席選票欺詐、欺騙、恐嚇、騷擾和偽造行為。」

法官在裁決中,捨棄了所有缺席選票,稱這場欺詐活動「玷污了全部的缺席選票」。

馬斯特里亞諾將目前的情況比作1775年,當時喬治·華盛頓在對抗世界超級強國的同時,還在呼籲上帝的幫助。

「此時,我們面臨著這麼多的腐敗,以及主流媒體的同流合污,我們真的需要祈求上帝的協助」,馬斯特里亞諾說,「而我們也需要行動起來。而我們的行動,當然是參與其中,讓我們的參議員和眾議員參與進來,並詢問他們將對此做些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