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有線電視新聞部12月1日大規模裁員,約百名員工離職或調職,負責調查報道的「新聞刺針」全組被裁。員工質疑管理層的決定涉及政治打壓,大批員工辭職表達不滿,中國組全體辭職。

有線寬頻公司發佈新聞稿,稱因應2019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疫情,「就各部門架構及人力資源作出調整」。公司表示,集團約有1,300名員工,離職或職務調整的員工約100人。

新聞刺針全組被裁  丘庭亮指與敏感報道有關

新聞刺針記者丘庭亮(左)、新聞刺針記者楊量傑。(宋碧龍/大紀元)
新聞刺針記者丘庭亮(左)、新聞刺針記者楊量傑。(宋碧龍/大紀元)

在業界知名的調查報道「新聞刺針」全組被裁。「新聞刺針」最近一期節目調查親共民調機構,揭露這些機構所做的調查不具有代表性,有誤導公眾之嫌。

進行這項調查的記者丘庭亮大學時就在「新聞刺針」團隊實習,今年畢業後全職工作僅半年。

丘庭亮說:「如果資源考慮,不會將我這個最底層的員工也炒了。將整個新聞刺針全部炒了,有一些審查的意味,因為我們做的報道多數敏感。」

他表示,自己在有線工作以來,有很大的自由度,也很感謝有線,對於這次裁員行動感到非常可惜。

中國組總辭抗議

有線中國組曾經現場報道烏坎村事件、專訪大陸維權人士李旺陽,以及今年中共病毒疫情在武漢爆發等,為觀眾所熟知。中國組11名編採人員中,年資超過10年的助理採訪主任黃麗萍被解僱。中國新聞組主管司徒元等其他10名編採人員則集體辭職,表達對管理層決定的不滿。

黃麗萍在下午會見傳媒時,配戴寫有「F.D.N.O.L」字樣的白色口罩,是「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英文縮寫。

黃麗萍表示,有線中國組一直在人力不足、低薪條件下努力運作,保持新聞質素。在武漢肺炎(中共病毒)爆發初期,有線中國組堅守在武漢報道。但是,管理層並不重視他們的努力,更無底線地剝削、打壓,「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

中國組助理採訪主任黃麗萍(左)、中國組主任司徒元。(宋碧龍/大紀元)
中國組助理採訪主任黃麗萍(左)、中國組主任司徒元。(宋碧龍/大紀元)

她表示,今年8月「空降」的4名有線新聞部管理人員,做出裁員決定前未有通知各部門主管,事後也不肯公佈裁員的標準,只是以「無錢」作為託詞。她形容,四名管理層無意與員工溝通,「與新聞部的關係很敵對」。

黃麗萍表示,雖然她自己被裁員,但是都希望中國新聞組可以繼續運作。不過,考慮到如果堅持下去,未必可以保障新聞質素,因此他們只好做出總辭決定,「引刀成一快」。她說:「遺憾,但是感動。」

中國新聞組下午在Facebook專頁貼出合照,並寫道:「在餘下的日子,我們會緊守崗位,全力以赴做好報道,多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

其它部門也有多名主管與記者辭職,包括港聞組5名採訪主任及11名記者。港聞組16人即時辭職後,發表聲明表示,被解僱的員工大部份服務多年,部份人過往表現突出,名單更包括「新聞刺針」的全組記者。他們指,4名高層謝燕娜、許方輝、李臻、陳興昌裁員前沒有諮詢或知會部門主管,裁員後也不肯交代裁員準則,更有人以「爛仔」形容同事,對員工毫不尊重。他們批評4人一手摧毀有線新聞部,並表示極度遺憾。

昨早有線管理層突然宣佈裁員決定,員工向管理層要求交代。新聞部總監陳興昌斥員工如「爛仔找數」(痞子討債),引起員工憤怒。

有線電視近期頻繁有人事變動。今年8月,新聞部執行董事馮德雄突然調任顧問,由原國際財經台主管謝燕娜接管新聞部。前亞視高層陳興昌,以及原有線寬頻內容業務總經理李臻擔任新聞部總監。9月,又委任前無線新聞副總監許方輝為新聞及公共事務副總經理。

有線電視在1993年開台,目前由邱達昌擔任董事局主席。他早前接受採訪時曾表示傳媒需要革新,認為員工應身兼多職,同時完成電視、電台、報紙等工作。

有線電視近年長期虧損。在2018年,有線電視與中移動簽訂諒解備忘錄,成為合作夥伴。邱達昌曾說,不排除與中移動加強合作,「我們很需要中移動這條大水喉」。近日,邱達昌確診感染中共病毒。

「換血」疑因政治壓力

香港記者協會(記協)同日發聲明表示,高度關注有線是次裁員事件,強調傳媒近來屢遭政治壓力。記協指,尤其過去一年間「新聞刺針」時有針對警方或政權的報道,今次遭全組解僱,不難令人聯想有線以節流為名,實際是為減少或不做敏感報道。

記協表示,雖然因疫情衝擊致經濟收縮,本港傳媒機構營商環境越趨困難,但裁員不僅對員工士氣造成打擊,亦嚴重影響新聞編採質素,認為資方須三思。

記協主席楊建興表示,正常的做法是在各部門平均裁員,而不是針對特定部門。他指出,「新聞刺針」有對去年社會運動及近日親建制民調的調查報道,擔心管理層可能因政治壓力向「新聞刺針」「開刀」。

曾任有線中國組前首席記者、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表示,有線非陷財政困難,質疑裁減「新聞刺針」全組員工的必要性。他指北京正大力收緊香港傳媒的意識形態,認為事件涉政治因素,估計是希望「換血」以加入更多管理層相信的人員。

呂秉權指,有線中國組是本港少數深入全面報道中國的媒體,過往能成功透過走訪大陸小人物反映國情,其報道亦獲國際認受,對有線中國組總辭感到可惜。

經濟學家羅家聰亦表示,有線管理層換人後,有換血並不出奇。他說有看節目的觀眾都知道,「新聞刺針」的記者「牙尖嘴利、咬死唔(不)放,若然專郁呢啲(如果專門整頓他們),擺明係(是)政治審查。」

知情者爆料:中聯辦要邱達昌跪低

對於有線「大地震」,一位已離職的有線新聞部前高層向本報透露,今次據聞是中方不滿有線新聞報道方針,施壓有線所致。即使有線新聞部早前已換掉4人,但有消息指,有人過去半年一直批評有線新聞部,要他們新聞不要這麼尖銳。

該高層還說,早前太太被確診中共肺炎的有線電視老闆邱達昌,被指當年是由中聯辦下命令,由他連同新世界出面收購有線股權。而中聯辦曾多次打電話給邱,直接指揮邱干預新聞部。邱也曾經透露,不是他想買有線,似有難言之隱。

有線中國新聞部曾多次獲獎,今次被炒的還包括專題組「新聞刺針」。該高層指,中共一直不滿有線敢言,除早幾個月逼有線高層提前退休換人外,今次向有線開刀,很明顯是不滿有線電視新聞做調查報告。

他指,有線數年前已經每日虧損一百萬,加上日益赤化,令訂戶大批流失;廣告收益也低,只佔收入的一、兩成,令有線虧損加大。「現在再虧下去,連大樓都租不起。所以有線現在大裁員,下一步不知道能夠支持到多久。而且沒有尖銳敢言的節目,有線金招牌也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