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全球趕考。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之劇情遠超所有荷里活懸疑大片,時而暗流潮湧,殺機四伏,波雲詭譎,撲朔迷離;時而峰迴路轉,柳暗花明,撥雲見日,曙光乍現。可謂龍爭虎鬥,各不相讓,跌宕起伏,一波三折;真是眼花繚亂,目不暇接,驚心動魄,扣人心弦。隨著劇情的不斷發展、變化和延續,每時每刻,隨時隨地,無不牽動著全世界每個人極其敏感的神經;每個人的心情也猶如十五個吊桶打水——七上八下,忐忑不安,乃至誰都不願錯過這百年未有的每一個歷史關鍵時刻。

2020年11月7日,繼左派媒體戲劇性的宣佈拜登當選,各國政要彈冠相慶,發出賀電之後。11月24日,又突然傳來令人十分震驚的消息,聯邦總務署署長墨菲(Emily Murphy)正式通知拜登團隊準備交接工作。特朗普也發推說,是他建議墨菲的團隊準備和拜登的過渡政府小組做交接。再加上此前美國頂級大律師鮑威爾(Sidney Powell)和林伍德(Lin Wood)已聲明不屬於特朗普競選律師團隊。這突然一下子讓大量特朗普支持者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其心情也恰似坐過山車一般,再次從峰頂翻轉到谷底,一度陷入焦慮、沮喪,甚至絕望。有人也不斷地追問,這到底是拜登逼宮得逞、永不言敗的特朗普主動認輸呢?還是特朗普欲擒故縱,放長線釣大魚呢?

更富戲劇性的是,就在特朗普團隊遭到死亡恐嚇,被迫同意進行過渡權力交接的第二天。一直躲在背後暗中竊喜、偷著樂的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終於按捺不住內心的喜悅,情不自禁、或者說迫不及待地致電拜登,正式「祝賀他當選美國總統」。這樣,讓不少先前對特朗普連任尚心存疑慮的支持者們,心裏的石頭終於落地,也等於應驗了屢試不爽的「中共挺誰誰倒楣」的魔咒。

一、特朗普早已撒網,利用「海妖行動」和「B計劃」清除華盛頓沼澤

1.釋放神秘「大海怪」,CIA內鬼徹底暴露。

11月28日,WVW-TV的主持人布蘭農(Brannon Howse)獨家專訪了弗林(Michael Flynn)將軍和麥金納尼(General Thomas McInerney)將軍。麥金納尼確認,特朗普總統派遣的美軍三角洲特種部隊突襲了中情局(CIA)在德國法蘭克福的一個地下設施,繳獲了存儲大選數據的Dominion服務器。陸軍特種部隊在與從阿富汗飛來的CIA訓練的準軍事部隊激烈的交火中,5名特種兵和1名CIA準軍事人員陣亡。與此同時,在巴塞羅那和多倫多的服務器也被一併繳獲。所有服務器現已安全掌控在國防部手中。據說前去搶奪服務器的中情局局長也在這場行動中被抓,並已反水同意作污點證人。

麥金納尼說,中情局有一項被稱為錘子和「行動計分卡」的技術,原本目的是影響目標國家的選舉,現已被用來針對美國國內。民主黨與CIA聯手,企圖通過修改電子投票機中的投票結果,來左右美國大選。11月30日,一位網絡安全專家表示,美國國土安全部(DHS)在大選前就獲得了投票機器易受黑客襲擊和操縱的警告。

在林伍德律師11月24日轉發的「馬歇爾報告」一文中說,鮑威爾律師口中的「大海怪」是305軍事情報機構,代號kraken。幾乎無人知曉的「海妖」計劃,指的就是美國國防部的網絡戰計劃—聖雷達,通過跟蹤並侵入各種系統,以獲取深層政府的邪惡活動和犯罪的證據。因此特朗普總統這次奪取海外服務器的行動也被稱為「海妖」行動。海妖(Kraken)原指北歐神話中,游離於挪威和冰島近海的大海怪,通常用來形容重磅、大招,這裏指鮑威爾手中獲得的實錘證據。因為軍事情報人員通過對這些截獲的安全服務器進行審查所取得的證據,證明中共、伊朗和俄羅斯參與了針對特朗普總統的這次政變圖謀。

這篇文章還披露,中情局(CIA)、聯邦調查局(FBI)和司法部(DOJ)中隱藏的內鬼都是名副其實的叛國者——華盛頓沼澤中的老鼠。他們意圖竊取總統之位,並為建立全球秩序接管美國。他們是邪惡的全球主義傀儡,正在大膽地推動政變以摧毀美國,暗示全球將大重整(Great reset),並迎來所謂的「聯合國2030年議程」,這是《21世紀可持續發展議程》的修訂版。他們正步步緊逼,向毫無戒備的美國人施以重拳。

更令人不安的是,深層政府已經滲透得如此之深,它在每個據點都安插了特工,以致如此膽大妄為,目中無人地竊取大選結果。但得意忘形、高興太早的叛國者們,萬萬沒想到會落入大海怪的陷阱和圈套,成了大海怪口中的「美味珍饈」。真是「螳螂捕蟬,不知黃雀在後。」

2.引蛇出洞,提前制定B計劃應對這場史無前例的政變。

前軍方內幕人士、分析師傑弗里.普拉瑟(Jeffrey Prather)近日發佈了一個重磅影片(超連結),將幕後發生的真實戰爭總結為「大重整與大覺醒之戰」。

正如他所解釋的,戰爭的一方是中情局、聯邦調查局和司法部等叛國的深層沼澤,他們致力於推翻美國、竊取大選、監禁弗林將軍(Michael Flynn)和羅傑·斯通(Roger Stone)美國所有的真正愛國者;他們絕不會起訴真正的罪犯,如奧巴馬、克林頓、拜登和中情局前局長布倫南等。另一方則是特種部隊、代理國防部長克里斯·米勒(Chris Miller),他們與特朗普總統一起站在捍衛憲法和對抗國內外敵人的一邊;特朗普新任命的沃特·尼克(Ezra Cohen-Watnick)是國防部負責情報的副部長,一名聰明的愛國者,他在幕後努力,將美國從腐敗犯罪的民主黨人、政客,外國敵人中解救出來。

美軍中海軍和海軍陸戰隊在某種程度上被深層叛國者滲透,但空軍和太空部隊人員來自愛國者,且忠於特朗普。消息來源透露,武裝部隊中高層將軍和官僚是叛逆的沼澤敗類。並特別點出假新聞媒體是人民公敵。「事實上,他們已經向我們宣戰,左派甚至警告我們,抵抗者將被送入再教育營等等。」

11月10日,特朗普任命國家反恐中心主任米勒代理國防部長。米勒立即警告道,「如果有任何用心不良的人低估我們的決心或者企圖破壞我們的努力,我們會毫不猶豫地恢復我們的兵力,擊敗一切的威脅。」並宣佈所有特種部隊作戰單位都直接向他匯報,繞開了為全球主義者和民主黨人服務的國防部沼澤。這將數萬人的特種部隊作戰單位和資產置於愛國者控制之下,同時指出「B計劃」是特朗普總統援引《美國國防和安保法》和《叛亂法》作為依據,在美國各地派遣特種部隊,逮捕所有叛國賊和科技巨頭和大媒體的叛國者,他們參與了推翻美國政府的陰謀。

3.未雨綢繆,事先做好了外國勢力干預美國大選的準備。

在特朗普總統2016年入主白宮那刻起,他最親信的弗林將軍就遭到政治迫害,自己也身陷通俄門、被彈劾,他早已親身感受了深層沼澤的力量。於是,特朗普總統早在2018年9月12日就簽署緊急行政令,將對任何干預美國選舉的外國機構、公司或個人實施制裁,參與外國勢力干預美國大選的人或直接被取消競選資格。國家情報局在大選後45天之內提交報告。

這次大選中陸續傳出委內瑞拉、中共和伊朗等外國勢力介入,通過Smartmatic,Dominion,Scytl公司進行舞弊以操縱大選。美國政商界等被全方位滲透長達20年。

那麼,國防部的聖雷達網絡戰計劃(「海妖」計劃)是不是早就在蒐集證據了呢?而2018年的緊急行政令,完全可以用來對付干預大選的外國勢力。並且按照行政令,任何直接或間接從事、贊助、隱瞞或以其它方式參與外國勢力干預美國大選的實體,將被扣押所有資產。這些公司的股東、要求使用這些投票系統的、包括主流媒體,應該統統都在撒網之列。

實際上,鮑威爾律師已經掌握了篡改大選數據如炸彈之母的選舉舞弊鐵證,朱利亞尼在各州議會舉辦的聽證會已有「如山」的證據、無數證人出面作證,至於特朗普總統何時啟動緊急法案只是時間和策略的問題。這也就不難理解特朗普總統為何多次自信滿滿的說「我贏了大選」。

二、特朗普祭出秘密武器,傳說中的「軍方毒刺計劃」浮出水面

1.因中共故意投放病毒,為拜登採用郵件投票舞弊提供了藉口。

中共把它稱霸全球的夢想都壓在拜登贏得大選之上,各種手段無所不用其極。除了用金錢、女色等收買華盛頓內鬼影響和操縱美國大選,中共也一直為直接選舉作弊做準備,甚至製造假的選票來阻止特朗普的連任,從而實現其全面左右美國政壇的邪惡目的。

今年6月22日,特朗普就在推特中提前透露了即將到來的重磅炸彈,他認為若輸掉選舉僅會因為郵件投票方式,「作假的選舉:郵寄出的數百萬張選票將是其它國家印製的。這將成為我們時代最大的醜聞!」

此前,美國總檢察長巴爾在接受霍士新聞採訪時表示,遠程投票為作假提供了機會。他說:「其它國家可能會印製成千上萬張假選票,對於我們來說很難監控哪些選票是真的,哪些不是的。」

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8月9日表示,與中共當局有關的黑客,在2020年總統大選前一直以網絡攻擊美國選舉基礎設施和網站。黑客試圖滲透美國各地負責管理地方選舉的州務卿辦公室的網站,收集美國人的數據。另外,據美國國土安全部海關及邊境保護局(CBP)報告,今年上半年僅在芝加哥海關,就查出近2萬個來自中國大陸和香港的假駕照。這些假駕照給中共偽造選票、改變選舉結果提供了方便。

9月26日,特朗普在賓州「米德爾敦」選前造勢集會演說中指出,如果民主黨想在賓州取勝,唯一的辦法就是作弊。因此針對即將到來的2020年選舉,早就心知肚明的特朗普不可能不提前採取周密的部署和防範之策。

2.特朗普預埋殺手鑭,坐等一網打盡。

11月5日,據美國一位情報專家透露,2020年大選是一次將計就計的「複雜釣魚行動」,使民主黨陷入了歷史上最大規模的選舉犯罪之中。本次選舉使用的每一張合法選票都有QFS區鏈塊加密水印和獨特編碼。網上也有爆料稱,特朗普防止大選造假,預埋一殺招,在12個州的正規選票生產過程中,用非放射性同位素做了防偽標誌。選舉前,國民警衛隊和網絡專家被部署到12個州,坐等假選票出現,然後一網打盡,這就是「軍方毒刺計劃」。

這幾天,一段關於中國人批量訂購偽造的美國2020年選票的影片短片,在海外社交平台及影視共享平台上流傳。旅美香港實業家袁弓夷,在接受海外《希望之聲》採訪時也說,利用假選票舞弊是左派勢力想扳倒特朗普的又一齣戲,這些假票是在中國大陸印製的,數量可達約500萬張。

儘管有人對此心存質疑,但最近鮑威爾律師在向佐治亞州法庭提起選舉舞弊控訴中,終於亮出主要證據之一,真正水印是深灰色而絕非透明色,這些郵寄假選票都是投給拜登的。一旦所有以假亂真的假選票被查證屬實,民主黨勾結中共做假票的叛國罪行就將水落石出。

因此,做賊心虛的佐治亞州州務卿才十萬火急下令擦除投票機數據,而法官對要求保護證據的決定也是令人啼笑皆非的一日數變。這一切也足以說明正邪的較量已經日趨白熱化。

三、特朗普請君入甕,拜登成功接過美國「總統魔咒」

1.極其弔詭的美國「總統魔咒」。

相傳美國歷史上三個庚子年當選的總統都死於非命:1840年當選的哈里森總統第二年肺炎去世,1900年當選的麥金萊總統和1960年當選的甘迺迪總統都在任上遇刺身亡。唯一例外的是2000年當選的小布殊。另外,每隔20年美國都會遇到一次「0」結尾的年份舉行大選。結果,在這些年份當選的人,都發生了嚴重意外,不是病死,就是被暗殺,只有列根逃脫了。雖然他遭暗殺,但因其承擔著解體蘇共的歷史使命而死裏逃生。

2020是庚子年,又是「0」結尾年份,所以很多高人都預測今年獲選的美國總統可謂凶多吉少。有位風水師說,在左派媒體的炒作之下,拜登單方面宣佈自己成功當選總統,還加上多國首腦致電祝賀,所以他已經正式接過了這個「庚子魔咒」。這幾天媒體熱傳拜登逗狗時把右腳崴成骨折,不知是否是魔咒的開始。

因此「天選之人」特朗普將與列根一樣,因其承擔著解體中共的重大歷史使命,將可以倖免於難,躲過這一大劫。

2.特朗普以退為進,目的乃是為了後發制人。

面對拜登競選團隊蓄謀已久,利用選票發動政變,顛覆美國的陰謀,特朗普競選團隊也許是防止對手狗急跳牆,垂死掙扎,才放過一馬,佯裝同意權力交接。而實際上是在尋找機會,一旦時機成熟,便可兵不血刃,全殲腐敗的暗黑勢力。中國歷史上諸葛亮深謀遠慮,隨機應變,巧用兵法,採用攻心之計,七擒七縱,便是一個流傳千古「欲擒故縱」的經典案例。

商人出身的特朗普儘管是個政治素人,但其一貫不按套路出招、特不靠譜的「迷蹤拳」,才令無數老謀深算、在政壇摸爬滾打幾十年的「老油條」,無不聞風喪膽,乃至找不著北。因此有媒體人評論,特朗普在2018年簽署的總統行政令,是個「打提前量」的深謀遠慮之高招。根據這個行政令,如果拜登參與了大選舞弊和欺詐,他的所謂過渡團隊又接受了聯邦總務署的聯邦款項。那麼,所有與這次過渡行為有關的人(包括拜登宣佈的所謂「新內閣成員」),都被認為是同謀,都將掉入特朗普預先挖好的陷阱,被一鍋端,甚至被告上軍事法庭。怪不得做賊心虛的副總統候選人賀錦麗,至今不敢宣佈辭去聯邦參議員職務。

由此可見,2020美國大選並非總統之爭,而是一場前所未有的正邪大戰,神魔較量。同時也證實了美國第二任總統亞當斯的一句名言:「我們的政府不具備能力去對付不受倫理和宗教約束的人類情感,我們的憲法只是為有道德和宗教信仰的民族制定的,它遠遠不足以管理任何其他民族。此憲法只適合於有道德與信仰的人民。」

當然,自古邪不壓正,物極必反。曾經成功預言特朗普贏得2016年總統大選的基督教傳教士沃爾諾(Lance Wallnau)前不久說,上帝已經派遣了《聖經》中的「大天使」米迦勒,帶領一群大天使從天上下來,對陣魔王撒旦與其邪惡戰士,最終擊敗了惡魔。所以「不崇拜政府、只崇拜神」的特朗普,可謂吉人天相,自有神助,終究會否極泰來,絕處逢生!#

大紀元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