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擴張背後,蛋殼公寓資金鏈已經斷裂,租客、房東及貸款的金融機構都成了受害者,近百億元的資金窟窿沒有人來補。在新年即將來臨時,中共官方已經開始默默的刪文刪貼,派出各級政府部門開始「維穩」行動。

「蛋殼」破碎影響四十萬戶 中共各級「維穩」

12月1日,此前受人關注的一篇大陸媒體的報道《蛋殼危機追蹤:窟窿百億,政府尚未找到兜底方》已經在中國大陸各大入門網站查不到了。而包括中共住建委,以及蛋殼公寓所在地的居委會等均在參與「維穩」。

陸媒報道稱,為了「維穩」,中共北京住建委近日針對蛋殼公寓成立了專辦小組,上海街道辦、居委會都已接到通知,深圳、杭州等地街道及住建部門也接到相關通知,不能強行驅趕租戶。

11月中旬以來,關於蛋殼公寓的鬧劇就不斷上演,模特跳樓、房東撬鎖、租戶報警、物業斷水電等等事件不斷。

11月16日,北京蛋殼公寓總部大樓外聚集了上百人,這群人包括房東、租客,和被拖欠工資的蛋殼公寓保潔和維修人員。而從11月初以來,同樣的景象在中國的多個城市裡上演。北京、杭州、深圳、上海和武漢等城市的蛋殼公寓,也都出現了租客和房東上門的現象。

資料顯示,為了上市,蛋殼公寓極速擴張,4年時間裡,就將市場覆蓋了中國13個城市,手中的房源達到40.7萬個。但資金鏈的斷裂也影響到這些租戶的安居。

盲目擴張埋下蛋殼危機

和眾多中國大陸的長租公寓模式一樣,蛋殼公寓的租房,採用的是租金貸的形式,不過,蛋殼公寓更激進一些。

首先,蛋殼公寓向各地業主租房,再通過租金貸形式向外租房。所謂租金貸即租客通過貸款租房。合同簽訂後,金融平台就會一次性將租客合同期內的所有租金支付給公寓方。反過來,租客則可以按月或者按季度把租金支付給金融平台進行還款。而蛋殼公寓則向各地房東按月付租金。

也就是說,蛋殼公寓方超前拿到了一筆大額現金,而蛋殼公寓租客在租房的那一刻開始,就背上了一筆貸款。

如果公寓租客的租金高於蛋殼公寓向房東付出的租金,並且蛋殼公寓的出租率高於90%以上,或許這個遊戲可以進行下去。但現實是,為了擴大市場份額,蛋殼公寓是高價租來房屋而低價再出租,依靠金融平台的未來租金貸款再向市場租房,再帶動新的租金貸進入,如此滾轉。

這種互聯網+金融的打法,讓長租公寓這個行業不斷暴雷。8月份出事的友客、巢客,被指以超高的房價掠奪式從房東手裡租房,以超低價格租給租客,再騙取租戶一年租金,然後就是跑路。

而一旦平台倒閉或「暴雷」,則房東收不到錢,租戶即使被房東趕走,也得還金融機構的貸,甚至會被列入失信黑名單。房租成了房東、租戶和金融機構之間不解的矛盾。

近百億資金窟窿難補

「蛋殼」財報顯示,2017到2019年,「蛋殼」分別虧損2.72億元、13.66億元和34.35億元。2020年一季度,「蛋殼」又虧12.3億元,且至今仍未發佈第二季度財報。

2019年,蛋殼公寓獲得螞蟻金服和老虎基金等機構的5億美元投資。

2020年1月,蛋殼公寓在美國紐交所上市,用亮眼的報表數據,再次圈了一把錢,但卻又在不到10個月的時間裡,原形畢露,資金鏈斷裂。

《財經》報道引述北京市某公職人員的話說,蛋殼公寓方資金缺口有90億。一位為「蛋殼」提供保潔服務的合作商說,據「蛋殼」的供貨商們自行統計,共有約6億元貨款未結清。兩項相加,資金窟窿96億。

《財經》報道稱,自若、我愛我家、建設銀行均被中共政府問詢接盤意向,但都無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