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銀保監會日前聲稱,至今年11月中旬,大陸的互聯金融平台P2P已經從高峰時期的5000家清零,但P2P平台依然有8000億元(人民幣,下同)壞帳未能「清零」,眾多金融難民依然維權無門。

大陸第一家P2P公司拍拍貸於2007年6月成立,P2P高峰期曾達到五千多家,截至2015年底,網貸累計成交量突破萬億元大關,涉及投資者5000萬人左右。但從2015年開始,P2P開始爆雷,隨後該行業雷聲滾滾,至今清零落幕,前後只不過13年。

對於P2P不斷爆雷最後導致消失的原因,《時代周報》引述大陸業界人士的分析說,由於部份平台非法吸收公眾存款,部份平台借款人不還錢,故導致平台資金鏈斷裂而爆雷。

但是,財經評論人士王劍對中共這種甩鍋,給自己貼金的表述方式表示憤怒。他認為,P2P爆雷產生了幾千萬的金融難民,他們多年的積蓄血本無歸,有的甚至因此自殺,毀掉了無數家庭,這些本來可以避免的悲劇,完全是中共當局沒有及時監管造成的。

他表示,大陸的P2P平台是從英國學來的,這個平台只是個中介,它把出借人和借款人聯繫起來,平台做個信用評價,從中拿一點中介費,平台不負擔借貸風險。但這種借貸方式到大陸就變了樣,平台吸納資金,變成了一個資金池,然後放貸,平台成了借款人,這樣P2P平台就變成了銀行。

王劍認為,平台的性質變了,這時中共銀保監會應該立刻介入監管,但是監管機構卻視而不見,所以真正出問題的不是金融機構,是中共當局沒有監管到位,這完完全全是中共幹出來的破事,傷害了這麼多中國人,無恥透頂。

P2P這個行業雖然沒有了,但是今年8月份,中共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曾公開表示,截至今年6月,網貸平台「還有出借人的八千多億元沒有回收」。

《時代周報》引述相關人士的觀點表示,通過司法處置是平台催回不良借款的最後手段,但面臨歷時長、執行難等重重問題的困擾。

北京京師律師事務所孫建章律師對此表示,一般而言,解決民事糾紛從立案到結案需要6個月,最短也需要3個月,現實中還會延長。

有投資者表示:「現在很多法院不受理涉及P2P的借貸糾紛訴訟,平台拿借款人沒辦法。」

據悉,一旦P2P爆雷,平台主體被立案,平台癱瘓,之後則交由公安系統處理壞帳。

有投資者表示,公安機關在追繳過程中找到的借款人若無力償還也沒辦法,或者只追討欠款額度較大的借款人。

孫建章律師認為,「解決這一問題,不能單憑某一司法機關或出資人,應當是一個系統工程,如果公安機關能查明借款人的相關信息再由檢察院代表P2P或出資人進行民事訴訟效果可能會更好。」

評論人士文小剛則認為,很多借款人是有能力償還借款的,但是看到平台爆雷,就找個藉口不還錢了,說白了還是在中共多年洗腦之下,人們的誠信消失殆盡,再加上中共當局不作為,這些金融難民更難討回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