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3月份至今,加州經濟因受居家令的影響,遭遇重創,大量企業倒閉。如今經濟尚未復甦,加州州長紐森卻於11月19日下達新一輪的禁令。企業老闆和員工們紛紛表示:這是一種毀滅性的打擊,將很多人置於無法翻身的經濟危機中。

在紐森最新的防疫宵禁令中,要求包括洛縣、橙縣、聖貝納迪諾縣、河濱縣、聖地牙哥縣等在內的41個處於紫色級別的縣,每晚10點到早上5點實施居家防疫,一直延續至12月21日,這意味著全州90%的居民未來一個月都將處於宵禁之下。而且他還叫停了室內的教堂服務、餐館用餐和體育館,就連購物中心等也只能保持25%的客流量。

在這個基礎上,洛縣又將禁令進一步升級,下令從11月25日晚上10點起,縣內的所有餐館、啤酒廠、酒廠和酒吧,不僅不能提供室內餐飲服務,連室外用餐都禁止,只能提供外賣和駕車送餐服務。對於其它非必要的企業,在晚上10點至早上6點之間必須關閉。

加州及洛縣禁令遭質疑

提供健康食物的Locali公司老闆霍羅斯(Greg Horos )說,從3月份紐森下達居家令後,他的銷售額已經下跌超過60%,如今更是很難熬過這場疫情。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州政府政策反覆修改,強制勒令企業關閉所致。

他說:「在各種對企業的限制下,我們被迫關閉,這是很悲慘的。」不僅如此,他說在過去幾個月中,州、縣政府並沒有公開具體數據證明餐館、酒店等企業導致了疫情的傳播。「我們仍然沒有得到數據,只是被灌輸了同樣的言論。」

相反,他認為對企業全面限制,破壞了小企業的生計和經濟的健康發展。因此,他對政府官員下達如此嚴苛禁令的依據表示懷疑。

「為甚麼讓只是拿著最低工資的員工陷入如何為家庭提供經濟援助的掙扎中,而那些每年拿著6位數薪資的縣級官員,卻只是根據沒有依據的所謂科學做出武斷的決定,使這些員工們感到迷茫、困惑和憤怒。」

禁令荒謬無根據

大型餐飲集團女老闆、Wolfgang Puck Worldwide公司聯合創始人拉扎羅夫(Barbara Lazaroff)介紹,她的企業,包括餐廳中的所有員工,都嚴格地遵守著所有的防疫指令,每一位員工都會定時接受檢測。

她說:「當我們遵循所有的防疫規定,保持6呎的距離,甚至我們包括了8呎的距離,然後我們被允許開放但限制於25%的客容量,然後被要求關閉。我們一直被這樣推來推去,太荒謬了。」 她表示這種打擊給她帶來的經濟損失是無法計算的。

拉扎羅夫說除了損失掉幾十萬甚至上百萬美元的正常營業額之外,她還為應對此次疫情,投資了大型的戶外帳篷等設施。她說她花了數個月的時間來適應不斷改變的防疫規定,可如今洛縣又不允許餐館開放現場餐飲,連室外就餐都不允許,新投資的這幾十萬美元也都打了水漂。

更讓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在過去幾周內,不少地方衛生局官員也承認,疫情嚴重的原因,多歸咎於公眾沒有遵守防疫規則、參加聚會、在節假日外出遊玩群聚等,而非商家傳染。而洛縣下令關閉所有的就餐場合,她表示這無疑是鼓勵了民眾在家裏聚餐,更加不利於防疫。

她認為疫情一嚴重,州和縣政府就立刻關閉企業的做法,十分不公平。「關閉開放的餐飲,是在沒有沒有任何醫療數據、科學數據下做出是武斷的。」

「還有就像我一位員工剛剛說的,他們指望這個(工作從而獲得薪資)來支付他們的租金、購買食物、支付家庭的醫療費用。」但因為禁令,企業無法營運,這些員工也就失去了經濟來源。「這對成千上萬(有著同樣遭遇)的洛杉磯人的情感、心理和經濟方面的影響,都是災難性的。」她說。

企業員工:最無助時刻

獨自一人在西荷里活餐館工作的非裔哈蒙(Conrad Harmon)說,此次加州和洛縣再次下達禁令,讓他感到十分沮喪,直接波及了他這個打工者的生計。

他說,他的家人來自路易西安納州紐奧良(New Orleans),如果他失去了工作,沒有收入來源,就會無法給家裏支付按揭和車貸。「我的家人實際上也是靠著我在加州這裏成為養家餬口的人,所以這不僅僅是我一個人的事情,我背後有一大家子的人需要我。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沒了工作)一切都沒了,這是我一生中感到最無助的時刻。」

洛縣的禁令公佈後,加州餐館協會(CRA)已於11月24日將洛縣告上法庭。南加各個城市,也都有民眾舉行抗議宵禁令的活動,反對再次關閉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