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29日)人民力量的陳志全(慢必)在灣仔港鐵站A3出口,代替快必繼續每個星期日的抗疫4.0健康講座。講座沒開始,就有一隊警察和一輛警車停在附近的麥當勞餐廳。

講座開始後,陳志全講到「安心出行」的安排,反問政府是不是沒有智能電話就不能參與「安心出行」?!他質疑,政府現在說是自願的,但隨時都可能變強制。他指出,第四波疫情要來,但推出的政策也互相矛盾,一邊說是疫情變嚴重,收緊香港的防疫措施,但「回港易」政策則放鬆;澳門和廣東省的回港港人可以免檢疫14天。他批評之前的防疫太寬鬆,令海員將新的病毒株帶到香港,但林鄭月娥政府卻不認錯。

他提到上星期剛公佈的施政報告,林鄭在報告中「擦鞋」多謝中央政府,又讚內地是全世界疫情控制的最好的地方!又說中國有疫苗的話,會留部分給香港,但他質疑為何現在提供的兩種疫苗都是國內製造的,而不是同時有外國製造的可以供市民選擇。

接著陳志全講到每個月的月尾市民到太子站獻花紀念去年8.31事件,他說,只要沒有警察,現場都很和平。他講到昨天警方又發出警告,「溫馨提示」區議員,如果星期一(30日)有在太子站外獻花就會驅散和拘捕,叫市民不要去獻花。他慨嘆說,這是最和平的表達,連抗議都說不上,只是要記住 8.31 事件都不允許,批評這就是現在的警察,濫權濫捕,「拉到你驚,拉到你怕」!

以往也有區議員站在地鐵口收集市民的花,又會被羅列罪名,他說,現在7、80個區議員都有罪名在身,看到特區政府如何針對區議員。連區議員自己拿錢買抗疫防疫物資現在也不能從政府那邊申報,陳志全表示「離譜的!想陰乾區議員和區議會。」

現在區議員建議市民如果不方便或怕有風險,可以把花拿到他們的辦事處,再由區議員集體把花運到沙嶺公墓給那些離開了的手足。

慢必說,雖然健康講座有《599G》是豁免的,但隨時都有被拘捕的風險,不要以為今天他也只有一個人在講,但警察已經跟他說,不是看到一個就是一個人,所有在現場有共同目的的人都可以「入你罪的!」,「你講哂啦!(都你講了),有沒有看過避雨都要被拉?」

「......所以你問哪些(行為)可以,哪些(行為)不可以,其實都沒有什麼意思的,不是我說行不行,不是政府說行不行,是街口的警察說行不行!他說不行,你不散的話,一下來就4條罪;非法集結或未經批准集結、阻差辦公、擾亂秩序,再吿你《599G》,4條,再厲害一點就吿你發表煽動文字(像快必那樣),5條!......所以香港人都是要自保,砸器這麼艱難的時期還可以走出來,無論是開街站,或支持街站,或稍後來拿口罩的都感謝大家。」陳志全繼續說。

他批評現時香港沒有送藥到澳門的機制,就是在澳門的港人如果要復診拿藥,就要親自回香港;而到港和離港,前後14天的隔離,「復診都要 1 個月!現在回港易省了14天,但回澳門的14天仍然需要!」

有到講座現場的灣仔區議員楊雪盈說,在防疫抗疫方面,議員比政府更辛苦!例如在社區內提供物資,遇到大廈可能有確診者,區議員會主動第一時間通知街坊,而非政府人員。而最近找出一個大型會議,就是當區有些外傭宿舍可能曾經中招,想在會議上跟政府反映,但民政專員竟然離場!令區議員不知如何是好!

區議員還要等報告,以前報告午夜才出來,現在早的一點,在午夜前一兩個小時出來。如果遇上有疫情,區議員就要落區。

另外,楊雪盈說,政府對一些懷疑個案不積極確認,耽誤了採取相應防疫工作的時間。至今第四波疫情,已經發現了2個確診個案的地址出錯。

講到打壓招數,楊雪盈說,之前有過政府因為「武漢肺炎」一詞的使用,進行打壓,在買設備的報銷上面,拖延了發放給一家機構70多萬的預支費用,可見政府為了阻擾區議員辦事,可以去到什麼程度,也令其它機構不願意跟區議員合作做事。另外,談到一些關於如何幫助社區抗疫的會議,專員也離場不讓會議繼續。@

陳志全說,雖然限聚令《599G》豁免健康講座,不過在現實情況中,是否監控的決定權卻是在警察手上。(Wendy / 大紀元)
陳志全說,雖然限聚令《599G》豁免健康講座,不過在現實情況中,是否監控的決定權卻是在警察手上。(Wendy / 大紀元)

在講康講座的現場一批警察在旁邊監視。(讀者提供)
在講康講座的現場一批警察在旁邊監視。(讀者提供)

講康講座開始前,現場麥當勞餐廳附近就有警車和一批警察在監視。(讀者提供)
講康講座開始前,現場麥當勞餐廳附近就有警車和一批警察在監視。(讀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