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7日,唐納德·特朗普總統的前競選顧問佩奇(Carter Page)起訴了美國司法部(Department of Justice )和涉嫌為監視竊聽他偽造證據的人。

佩奇向華盛頓DC聯邦法院提交了這份長達59頁的訴訟,稱在特別檢察官米勒(Robert Mueller)就所謂的特朗普與俄羅斯之間勾結的「通俄門」調查過程中,他受到了非法監視。

該訴訟中的被告還包括:前聯邦調查局(FBI)局長詹科米(James Comey)、前聯邦調查局代理局長麥卡比(Andrew McCabe)、前聯邦調查局專員斯特克(Peter Strzok)和前聯邦調查局律師克林斯密斯(Kevin Clinesmith)等人。

克林斯密斯已經在今年認罪,承認自己更改了中央情報局(CIA)的一封電子郵件,該郵件最初聲稱佩奇是中央情報局的「線人」,但被他改為佩奇不是CIA的「線人」。這封更改後的電子郵件被當作了依據,從一個秘密法庭獲得了監視佩奇的竊聽授權。此外,依據中還包括了來自前英國特工克蒂爾(Christopher Steele)彙編的一份未經證實的的檔案信息,而該檔案是由特朗普當時的競選對手、民主黨人希拉莉(Hillary Clinton)的競選團隊出資編撰的。

官員們後來承認,這次竊聽行動本不應該進行。

根據新的訴訟,佩奇「尋求那些冤枉他的個人和機構的責任和賠償」。

訴訟稱,被告們非法監視佩奇,侵犯了他的憲法權利和其它法律權利。他之所以成為目標,只是因為他與特朗普的競選活動有著合法的聯繫。

訴狀中寫道:「佩奇有權因被告的不合理和非法行為(包括違反聯邦刑法)而獲得賠償,這些行為違反了為防止非法監視美國人而制定的聯邦法規以及《憲法》。」

美國聯邦調查局告訴《大紀元時報》,他們對未決訴訟不予置評。

司法部也沒有回覆《大紀元時報》記者的置評請求。記者無法聯繫到其他被告。

佩奇告訴《大紀元時報》,在情報機構監視他之前,他幾十年來一直支持情報機構。他說:「我認為這是正義最終會得到伸張的事情之一,我們將拭目以待。」

2017年被解僱的前FBI局長科米引發了米勒針對特朗普的「通俄門」調查。他在9月告訴立法者,他不知道佩奇是中情局的線人。他聲稱,沒有足夠的證據證明佩奇曾為中情局工作。儘管此前一名中情局僱員已經證實了佩奇曾為中情局工作。

麥凱布在科米被特朗普解職後,臨時接替了他的職位。他在本月早些時候告訴國會議員,如果他當時知道佩奇的竊聽監視許可令或依照《外國情報監視法案》(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Act,簡稱FISA)申請中證據的不準確之處,他是不會簽署這些許可令申請的。

他說:「我對(監察長辦公室)(Office of Inspector General)發現的失誤和錯誤感到震驚和失望。」「對我來說,在《外國情報監視法案》申請中,使用任何重大不正當手法誤導或錯誤都是不可被接受的!」「聯邦調查局應該一絲不苟地遵守法庭所要求的準確標準。」

當時,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南卡羅來納州共和黨人林賽·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向他提問道:「是誰毀了卡特·佩奇先生的一生? 」

麥凱布回答說:「我認為,我們都應該對《外國情報監視法》的工作負責。作為一個負責監督這些事務的領導人,我當然是有責任的。我完全對此負責。」

該案件是佩奇訴科米案(Page v. Comey),1:20-cv-03460。該案已提交給美國哥倫比亞特區地方法院(U.S. District Court for The District of Columb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