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公安部日前聲稱已在福建、廣東等地推出「網絡身份證」。評論表示,中共此舉非常邪惡,欲達到阻遏外界真相信息流入中國的目的,這也是中共末路心態的一個具體表現。

大陸媒體報道,11月22日至24日,在浙江烏鎮舉辦的「互聯網之光」博覽會上,中共公安部第一研究所正式推出「居民身份網絡可信憑證」(也稱網絡身份證、網證,或CTID)。獲取「網證」需向警方提供人臉、指紋及身份證晶片等生物與個人資料,待中共公安部核實後發出。

報道稱,該「網證」能夠在不洩露身份信息的前提下實現在線身份認證。當個人用戶在使用APP等需要身份信息進行認證時,用「網證」就可以代替。據該研究所的工作人員介紹,目前已在福建、廣東等地推行運用,今後逐漸推向全國。

福建福州程先生對大紀元表示,到目前還沒有聽到要求辦「網證」的消息,如果要求辦「網證」,他擔心看不到外網,「用身份證到公安部門登記辦『網證』才能看外面新聞很煩人,那些當官的都可以上外網看,上推特,為甚麼我們就不行,這不是只准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嗎?」

署名「LT視界」的時政評論人士發推文表示,中國公安部推行「網證」非常可怕,「網證」相當於二維碼,與公安機關身份信息聯網。

互聯網觀察人士古河對大紀元表示,中共正把管理網吧那套措施推向整個社會中的每一個人,官方的目的是進一步加強對信息流通的控制。

「在中國,到任何一個網吧上網,必須要有身份證和上網卡,上網卡就是公安機關批准的卡,上網時都要登記、掃瞄,然後在規定的號碼機子上上網。現在用這個方法,就是把管理網吧的措施用到家庭或每一個人身上。」

古河說,使用「網證」更智能化,很快能查到上網情況,「其實現在不用這個措施也可以根據IP地址查到每個家庭或個人的上網情況,只是稍微麻煩一點,這樣一搞,不需要根據IP地址,網證二維碼掃碼,整個上網的行動都被它掌握,在甚麼地方上網、用的甚麼IP地址,很快就查到,這個就是更智能化了。」

對此有網民稱,「人類社會將步入數字極權時代,一個遠比『1984』更加恐怖的時代!」也有網民說,「這個應該是讓公安可以快速收集信息用的,其實就是數字集中營。」還有網民說,「看來中共想把中國變成互聯網監獄,不僅要加高防火牆,還要進行物理上的加高,這可能是為了對付美國未來的推牆行動!」

大陸民主公益人士董廣平對大紀元表示,這個舉措是對民眾上網的控制,「它就是要掌握你的身份信息,因為註冊它的APP的時候必須實名註冊,所謂不洩露身份信息是它的一種障眼說法,轉移老百姓的注意力,(其實)它主要的目的就是要對每個人實施監控。」

這就像再築了一道「牆」,此舉非常邪惡,「只要上網,必須註冊(它的)APP,通過它的APP才能上網,否則,互聯網都連不上。那麼你是誰?上甚麼網?你的位置在哪兒?等等,對你的掌控非常細緻,無論在全國任何一個地方隨時隨地進行全面嚴格的上網管控,中共這一招非常邪惡。」

中共的目的是對信息進一步的管控,董廣平說,「老百姓接觸國外的信息多了,知道真相後對中共必然形成反感、反對中共,所以,它就不讓你看到事實的真相,(以後)不用人上門找你,直接在APP上就進行控制,給你限制、斷掉或給幾天不准上網的懲罰,非常邪惡。」

董廣平表示,人們也不必擔心,中共封鎖不死,「也會有辦法,以前用VPN翻牆軟件,下一步翻它這個程序的反制APP軟件也會出來。另外,中國還有很多國外的公司,他們會用VPN翻牆,中共這麼搞也會招致這些公司的不滿而抗議,甚至搬離。」

「現在中共是窮兇極惡採取各種手段抗拒外部世界,只能說明共產黨歇斯底里,只能招致人們對它的更深厭惡。」董廣平說。

古河也表示,這個現象說明,中共對網絡上的信息流通非常害怕,「因為資訊自由流通就意味中共過去的罪惡、現在的罪惡以及將來它想要幹的那些罪惡都將要被曝光,真相的力量是相當強大的,所以,中共必須對人們的上網行為進行控制,這也是它走向沒落的一個具體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