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律師直言美國大選舞弊是事先安排的一場政變。大選舞弊案法律戰關鍵時刻,特朗普撤換防長及國防部高層,解僱基辛格等11名國防顧問;新任代理防長米勒首次將特種作戰部隊與其它軍種並列,並宣佈所有特種部隊及情報單位向他直接匯報。外界關注,特朗普密集動作清洗五角大樓,加強掌控特種部隊,不僅展示其力戰到底的決心,也為後續可能採取非常行動瓦解政變埋下伏筆。

基辛格等11名國防顧問被解僱

北美時間11月25日下午,五角大樓白宮聯絡人約書亞‧懷特豪斯(Joshua Whitehouse)下令,將11位高知名度顧問從國防政策委員會(Defense Policy Board)除名,命令即刻生效。

3名前任和現任美國官員告訴《外交政策》雜誌,這11名顧問包括前國務卿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和瑪德琳‧奧爾布賴特(Madeleine Albright)、曾任海軍作戰部長的退役上將加里‧拉夫黑德(Gary Roughead)、前眾議院情報委員會高級成員簡‧哈曼(Jane Harman)、以及前五角大樓營運總監魯迪‧德萊昂(Rudy De Leon)。

被撤職的還有前眾議院多數黨領袖埃里克‧坎托(Eric Cantor)和小布殊時期財政部副部長大衛‧麥考密克(David McCormick),倆人都是由前國防部長詹姆斯‧馬蒂斯(James Mattis)在2017年招入委員會。

此外,克林頓時期司法部副部長傑米‧戈雷里克(Jamie Gorelick)、首席核談判代表羅伯特‧約瑟夫(Robert Joseph)、布殊時期副國家安全顧問傑克·戴爾‧克勞奇(J.D. Crouch II),以及前國防部高級官員富蘭克林‧米勒(Franklin Miller)也被解僱。

11月25日晚間,美國國防部在一份聲明中證實這一決定。1名國防部官員說,「作為考慮已久的變動的一部份,我們可以確認,國防部國防政策委員會的幾名成員已經被撤換。我們非常感謝他們為國家安全作出的熱忱服務、承諾和貢獻。委員會的新成員名單將很快公佈。」

據悉,白宮尋求讓前空軍戰鬥機飛行員斯科特‧奧格雷迪(Scott O』Grady)和前眾議院議長紐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成為國防政策委員會的新成員。

作為一個內部智囊團,國防政策委員會由負責政策的國防部副部長監管,就國防政策提供獨立的建議和意見。委員會成員包括前高級軍事官員、國務卿、國會議員以及其他高級外交官和外交政策專家。

時政評論員周曉輝分析,在對中共政策方面,以尼克遜時期的國務卿基辛格為代表的這些被罷免的顧問,以「擁抱中共」為主,而這與特朗普上任後調整的國家安全戰略,即將中共視為「首要敵手」的強硬政策是相左的。特朗普解僱有著美國深層政府背景、與中共有勾兌的美國國防政策委員會的顧問們,一是向美國深層政府和中共「宣戰」,表明自己絕不妥協的態度。二是通過調整清理國防部和其相關機構,確保成員執行特朗普的命令,同時防止這些被免職的顧問獲取軍事方面的機密,避免干擾特朗普未來的行動。

特朗普解僱防長埃斯珀 五角大樓高層密集換人

兩周前,11月9日,特朗普在推特上寫道,「我很高興地宣佈,備受尊敬的國家反恐中心主任克里斯托弗‧米勒(Christopher Miller)將擔任代理國防部長,立即生效。克里斯會做得很好!馬克‧埃斯珀(Mark Esper)已經被解僱了。我要感謝他的服務。」

特朗普未說明解僱埃斯珀的原因。現年56歲的埃斯珀曾任職陸軍部長,於2019年7月被特朗普任命。今年以來,埃斯珀與特朗普總統在一系列決策上意見不一,包括美軍從海外重要基地撤軍,斬首蘇萊曼尼,使用現役部隊平息國內安提法打砸搶等。

11月10日,五角大樓證實,又有3名高級政策和情報官員辭職。根據美國國防部的聲明,這3名官員分別是負責情報和安全事務的副防長約瑟夫‧克南(Joseph Kernan)、負責政策事務的代理副防長詹姆斯‧安德森(James Anderson)和埃斯珀的幕僚長斯圖爾特(Jen Stewart)。

據美國「政客」網站11月10日報道,據現任國防部官員和一位前國防部官員稱,安德森在與白宮人事辦公室(官員)發生衝突後辭職,他於當地時間10日早上提交了辭職信。

3名官員的接任者已經確定。安東尼‧塔塔(Anthony Tata)擔任負責政策事務的副防長,埃茲拉‧科恩‧沃特尼克(Ezra Cohen-Watnick)擔任負責情報和安全事務的副防長,卡什‧帕特爾(Kash Patel)接任米勒的幕僚長。

新任代理防長米勒宣佈:所有特種部隊及情報單位向他直接匯報

11月19日,米勒在講話中正式宣佈,所有美軍特種作戰部隊和特種情報蒐集單位都要向他直接匯報。

「當我們執行總統命令的同時,我們也認識到軍事交接和軍事活動伴隨著風險,以及難以預料的挑戰和機遇......我今天在此宣佈,我已經命令特種作戰部隊的領導層直接向我匯報,而不是向原先的官僚渠道匯報,這個歷史性的舉措是受國會授權與指示的,這是美軍歷史上首次將特種作戰部隊與其它軍種並列......這個改革將立刻提高部門及司令部的靈活性,並將讓我們的信息通暢,提高決策質量,更好的支持我們的指揮官與優秀的陸軍士兵、海軍水手、空軍飛行員和海軍陸戰隊員。」

外界關注,此前這些重要部門都是直接向負責相關政策的國防部副部長報告的,現在敏感時刻,新上任的國防部長燒的第一把火就是大幅度集權,把國防部至關重要的精銳力量都直接掌握在自己手中,恐怕就不是簡化官僚程序這麼簡單,或與清除內鬼有關。比如特朗普剛剛解僱了國土安全部網絡安全和基礎設施安全局局長克雷布斯,他以官方名義發佈聲明說,「本次大選是美國歷史上最安全的一次大選。」另外,被質疑介入大選舞弊的CIA,局長哈斯佩爾也突然被排斥在特朗普高層情報會議之外。

美國德州議員路易‧戈莫特(Louie Gohmert)11月13日披露,美軍9日在德國法蘭克福截獲了選舉計票器公司Scytl的服務器和數據,中情局局長哈斯佩爾、聯邦調查局局長雷被排除在這次行動之外。而這一天正是埃斯珀被解職、米勒成為代理國防部長的日子。11月18日,特朗普重新計票委員會的人員表示,特朗普陣營已經從法蘭克福截獲的服務器中恢復了原始投票數據。

特朗普秘密會談內容被洩露 五角大樓成國安威脅

據大紀元11月24日編譯報道,被認為是技術安全政策的思想領袖斯蒂芬‧布賴恩(Stephen Bryen)近期在英文大紀元撰文說,五角大樓似乎已經變成了對國家安全的威脅,這種說法聽起來很奇怪,但如果國防部的工作人員洩露了,涉及總統和他的高級顧問的超級秘密會議的消息,是真的話,那就不足為奇。

布賴恩說,特朗普總統提出了一些選擇方案:包括在繼國際原子能機構報告稱伊朗的鈾庫存是核協議所允許的12倍之後,對伊朗納坦茲的主要核基地發起攻擊。總統的顧問,包括國防部長、國務卿、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他的國家安全顧問和副總統告訴他,轟炸方案並不是一個好主意,因為它會使本已緊張的局勢升級。

而總統秘密國家安全會議的細節卻被洩露給了《紐約時報》,據說是五角大樓的一些人所為。洩密是為了顯示出特朗普很軟弱,他的顧問沒有一個支持他。

布賴恩指出,嚴重違反保密規定,這是關乎國家安全的核心事件,此事涉嫌由國防部或國家政府其它部門的操作人員所為,這就危及到我們所有人。肇事者在洩露高度敏感和機密信息之後逍遙法外,這是一個遠遠超出了總統的範圍的可怕發展趨勢,必須立刻停止。

特朗普律師團隊:大選舞弊是民主黨事先計劃的政變

11月19日,特朗普律師團隊召開新聞發佈會,就目前掌握的大選舞弊證據,向美國民眾提供了兩條重要的方向性線索。

朱利安尼列舉了律師團隊在賓州費城、密歇根底特律、威斯康星密爾沃基等6個爭議州不同地區蒐集的證人證詞,都展示出相同或類似的選舉舞弊行為。

特朗普律師團成員朱利安尼說:「被民主黨人控制的大城市,存在長期的腐敗。這些城市都被民主黨人控制,這意味著他們可以為所欲為,他們完全控制選舉委員會,他們控制著執法單位,不幸的是,他們有一些『友好的』法官會依據他們的喜好作出荒謬和非理性的決定。」

他指出,發生在各地的選舉舞弊行為,不是「孤立的」巧合事件,而是事先安排的一場政變。朱利安尼說:「我認為符合邏輯的結論,這是直接來自民主黨及其候選人(拜登)的共同計劃——政變。」

特朗普律師團隊另一位重要成員鮑威爾則揭開了民主黨人確保這次大選獲勝的「保險」方案——用外國選舉系統干預美國大選。

鮑威爾說:「我們現在正在處理的和揭露的是干預美國大選的來自委內瑞拉、古巴和中國的鉅額資金。」

鮑威爾指出,這次大選將大量特朗普選票轉投給拜登的投票系統,包括Dominion投票系統和該系統使用的軟件Smartmatic都是由委內瑞拉人開發的,最初目的就是為了確保獨裁者在選舉中勝利。而民主黨這個選舉保險方案背後的勢力是左派大金主索羅斯。

鮑威爾強調:「美國愛國者們對這種從地方到政府最高層的腐敗忍無可忍。我們要把這個國家帶回來,我們不會被嚇倒、不會後退,我們現在就要清除這些亂局。特朗普總統獲得了壓倒性勝利,我們會證明這一點。我們要為那些支持自由的人民奪回美國。」

分析:特朗普清洗五角大樓 強化軍權彈壓大選政變

時政評論員李燕銘分析,美國大選舞弊明目張膽,美國科技公司、主流媒體、社交媒體、財閥、中情局(CIA)、聯邦調查局(FBI)和司法部(DOJ)、五角大樓等深層政府勢力以及中共、伊朗等獨裁政權深度捲入其中;種種跡象顯示,美國大選舞弊是一場有預謀的、系統性的政變行動。

李燕銘分析,美國大選舞弊案法律戰關鍵時期,特朗普展開霹靂行動,撤換美國防長及國防部高層,解僱有著美國深層政府背景、與中共勾連密切的基辛格等11名國防顧問,形同向美國深層政府和中共「宣戰」。

美國大選前夕,激進極左安提法組織(Antifa)在全國發動打砸搶燒等暴亂活動;大選日之後,特朗普陣營及律師團隊遭遇各種恐嚇乃至死亡威脅,有極左翼民主黨國會議員甚至揚言「如果1月20日拜登沒有入住白宮,等待共和黨的將是一場戰爭!」

李燕銘分析,在此背景之下,特朗普緊急提拔效忠自己的將領擔任五角大樓要職,新任代理防長米勒隨即宣佈所有特種部隊及情報單位向他直接匯報。特朗普此舉,不僅為啟動《叛亂法》動用軍隊應對國內可能出現的非常局勢鋪平道路,向外界展示其力戰到底的決心與信心,也為特朗普團隊法律戰提供軍事實力保障,更為特朗普團隊後續可能採取非常行動瓦解政變埋下伏筆。

李燕銘還表示,另一方面,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以來,多次下令實施「斬首」行動,戰果累累;具有特種部隊實戰及情報反恐工作背景的米勒與塔塔分別出任代理國防部長及負責情報和安全事務的副防長,折射特朗普政府未來的軍事戰略,預示特朗普政府未來將針對與美國「深層政府」密切勾連的中共等獨裁政權實施更為強硬的包括「斬首」行動在內的軍事行動方案;這為日益緊張的南海及台海局勢帶來新的看點,對中共高層的震懾效應不言而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