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醫生告訴我,花粉症將伴隨我的餘生,無法根治。但是修煉法輪功後,它對我沒有任何影響了,這真是奇蹟!」2020年感恩節之際,越南裔學員、公司總裁Viet Hoang最想感謝的就是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師父,他由衷感謝恩師為自己和家人的生命賦予全新的意義。

Hoang是兩家IT公司的總裁兼行政總裁,手下員工眾多。自2018年起,在一位畢業於長春籐名校的知名銀行家的介紹下,Hoang開始走入法輪功修煉。大法為他帶來了身心巨變,全家老少20口人也相繼修煉法輪功。

2019年11月16日,台灣法輪功修煉心得交流會前夕,Viet Hoang趕赴台北自由廣場,參加大型排字活動。(明慧網)
2019年11月16日,台灣法輪功修煉心得交流會前夕,Viet Hoang趕赴台北自由廣場,參加大型排字活動。(明慧網)

2019年11月16日,台灣法輪功修煉心得交流會前夕,Viet Hoang(右一)趕赴台北自由廣場,參加大型排字及集體煉功活動。(本人提供)
2019年11月16日,台灣法輪功修煉心得交流會前夕,Viet Hoang(右一)趕赴台北自由廣場,參加大型排字及集體煉功活動。(本人提供)

IT公司總裁心中的疑惑

Hoang在越南首都河內(Hanoi)的一個中產階級家庭長大。「小時候,我經常仰望天空發問:靈魂存在嗎?輪迴是真的嗎?我是誰?我從哪裏來?」

1975年4月30日,越南結束了長達20年的內戰。「我家屬於內戰勝利的一方,因此,我們的生活很舒適,可以享受免費醫療服務和高質量的教育。」「貪婪、財富、金錢、享樂被推崇為一種生活方式。道德固然重要,但相較於名、利、情,它卻是最無足輕重的。」

「在修煉法輪功前,我認為擁有競爭意識是我的優勢,它幫助我超越同齡人。對更多的財富渴望、對更高生活水平的追求,使我變得更加爭強好勝。」

Hoang的IT公司員工眾多,管理起來並非易事。「以前,一旦我感到焦慮、或者項目接近截止期的時候,我就會大吵大嚷。很多時候,我自己就是那個搗亂的人。但是,我從來沒說過一句道歉的話,也覺得沒有必要這樣做。」

隨著事業的成功,空虛感向他襲來。「不管我能賺多少錢、揮霍多少錢,我的內心還是空虛的。我也在努力思考一個問題:人生的目的是甚麼?難道就是為了努力奮鬥、獲得一個更高的社會地位,從而滿足自己的慾望嗎?」

Hoang嘗試走訪寺廟、神殿,翻閱宗教書籍,「但所有這些都無法解決我的根本問題,也無法治癒我內心日益增長的空虛。」

患嚴重花粉症 修煉一年擺脫藥物

除了縈繞在內心的困惑,Hoang還常常感到健康狀況越來越差。「我患有嚴重的花粉症,長達十幾年。」來到墨爾本的第四年、也就是2004年前後,Hoang開始出現花粉過敏症狀。

無病一身輕的Hoang和家人開心為大女兒Katie(右二)慶祝9歲生日。(本人提供)
無病一身輕的Hoang和家人開心為大女兒Katie(右二)慶祝9歲生日。(本人提供)

「一年比一年嚴重,從頻率上來說,一開始只在春季出現症狀,後來春夏兩季都會產生過敏反應。」

「從症狀上來說,第一年只是打噴嚏,後來一年比一年厲害。從2010年左右,我就出現了皮疹、打噴嚏、流鼻涕這些症狀,眼睛和耳朵都很癢。」

「我一開始需要每天吃一片120毫克的Telfast抗過敏藥片來緩解,但是後來慢慢地,我平時得吃一片180毫克的Telfast,如果是晴天就得吃兩片,這樣我才能正常活動。如果不吃藥,我就會呼吸困難。」「即使是冬天也不例外。」

「我的眼睛、皮膚、耳朵和喉嚨都很癢,這讓我根本沒法工作。我經常和妻子說,我不用起床就能預報天氣:如果我不是被瘙癢感或打噴嚏驚醒的,那天就不會是豔陽天,反之亦然。」

幸運的是,經一位知名銀行家的介紹,Hoang從2018年9月開始修煉法輪功。

「當時是初春,我並沒期待甚麼,但那段時間我的花粉過敏症狀確實弱了很多。有時我沒有服用Telfast藥片,感覺也還不錯。」

「在2018年底的時候,我決定扔掉所有的Telfast藥片。2019年春天,我就不再吃任何藥了,瘙癢和噴嚏也很少出現。」

「許多醫生告訴我,花粉症將伴隨我的餘生,無法根治。但是通過修煉法輪功,它對我沒有任何影響了。這真是奇蹟!」

此外,他還回憶說,「以前我需要服用安眠藥、處方藥才能睡著覺。修煉後,我很容易就能夠入睡。即使睡得很少,我仍然精力充沛。」

擺脫煙酒「附屬品」

同樣神奇的是,Hoang曾經怎樣努力也戒不掉的煙酒癮好,竟也隨著修煉不翼而飛。

「我曾經很享受喝著一杯威士忌、點上一支雪茄帶來的那種輕鬆感。」

「某天下午,在我煉完法輪功第五套功法後,我決定戒掉它。隨後,這就自然而然地發生了。在過去的十個月裏,我沒有碰一滴酒、一根煙。」「我沒有出現任何戒斷綜合症。」

「相識多年的人,常常懷疑我是否能真正擺脫煙、酒這兩個壞習慣。」Hoang用親身經歷向所有人證明了法輪功的神奇。

「起初,我還有點擔心會顯得與別人格格不入,會影響到我的生意。然而,事實卻恰恰相反。每個人都告訴我,我變了,但卻是積極的改變,他們都想知道是甚麼讓我有這樣的改變。」

「這時,我便會告訴他們甚麼是法輪功、能使人獲得甚麼樣的益處、如何成為一個好人等等。如果我覺得他們很感興趣,我會向他們介紹大法。當我問他們是否想參加九講學習班時,他們很多人都很樂意接受。」

身心巨變 全家20人煉法輪功

Hoang修煉法輪功迄今已有兩年多的時間。令人驚奇的是,就在這短短兩年裏,他所在的大家族中,幾乎每位成員也都開始修煉法輪功了。

Viet Hoang(右一)和太太及其家人共度2019年跨年夜,幾個月後,Hoang的岳父母也開始修煉法輪功。(本人提供)
Viet Hoang(右一)和太太及其家人共度2019年跨年夜,幾個月後,Hoang的岳父母也開始修煉法輪功。(本人提供)

「讀了三遍《轉法輪》後,我開始理解師父的法,內心根本的問題都有了答案。最重要的是,我終於明白自己為甚麼會在這個世界上。」Hoang意識到,「大法就是我一直在尋找的東西。」

「精進修煉後,我才發現自己曾經是多麼的偏執和無知。我在無休止地爭搶著,還以為自己做得很優秀。」他說,「法輪功幫助我明白了做一個真正優秀的人需要甚麼,我也在努力成為一個優秀的人。做幾天好人不難,但要天天做一個道德水準高的好人就很難了。」

Hoang修煉之初性格的轉變讓全家人感到詫異。曾經的他是那麼易怒,「修煉後,全家人都見證了我的改變。我變得更友善、更平和、更能夠考慮他人的感受。這也是為甚麼我的家人對修煉產生了好奇。」

「開始,我是家裏唯一一個修煉法輪功的人。接著,我的孩子、太太和我一起修煉,短短的時間裏,我姐姐一家、我的岳父岳母、叔叔、表哥表姐,他們都得法了。在我的大家庭中,共有二十來人開始修煉法輪功。」「他們中有7人住在墨爾本,其他的家人目前都在越南。」

「起初,太太不同意我修煉,後來,她同意讓孩子和我一起修煉,最後,她也成了同修。在解封的時候,我們全家一起去了公園裏的煉功點。」

Hoang表示,當家人閱讀了《轉法輪》後,「便明白『法輪大法好』究竟是甚麼原因了。」

不再吵鬧 孩子學會彼此尊重

身心獲得的巨變為Hoang和家人帶來了高質量的生活。「這表現得或許不明顯,但我自己卻知道,我的每一天都過得更加開心、工作更有精神。」他說。

Hoang九歲的大女兒Katie和七歲的小女兒Anna修煉已有近一年的時間,照片上兩位小弟子純淨的神情十分動人。儘管是剛入門不久,兩個孩子已經學會如何審視內心、原諒他人。

Viet Hoang(中)和兩個女兒在墨爾本布萊頓海灘(Brighton beach)煉第五套功法。(本人提供)
Viet Hoang(中)和兩個女兒在墨爾本布萊頓海灘(Brighton beach)煉第五套功法。(本人提供)

「修煉前,兩個孩子經常爭搶,搶著獲得爸爸媽媽的注意,爭玩具、爭衣服等等,我和太太每天都要多次處理孩子們的爭論,看誰對誰錯。家裏常常充斥著吵鬧、哭聲和批評。」

「在她們開始修煉後,她們都學會了『向內找』,爭吵後會對對方說『對不起』。」

Hoang表示,以往旦逢周末全家人休息,家裏很難有片刻安寧,「但這次封城期間,我們居家長達六個月,家裏卻非常和睦。儘管時有爭論,但我們都懂得如何『向內找』,用平和的心對待。」

感恩節之際,Hoang想對恩師說:「我非常感激李洪志師父對我和家人的幫助。雖然後悔沒有早點走入大法修煉,但最終得遇大法,我們心懷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