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11月25日美國《外交政策》網站報道,五角大樓當日發表聲明,免除了美國國防政策委員會的11名知名顧問之職,他們中包括前國務卿基辛格和奧爾布賴特,奧巴馬時期的海軍作戰部長、退休的海軍上將魯格黑德,五角大樓前營運總監魯迪·德萊昂,前美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高級委員簡·哈曼,前美國眾議院多數黨領袖埃里克·坎托,布殊政府時期的財政部副部長麥考密克,前國防部高級官員富蘭克林·米勒,克林頓政府時期副檢察長傑米等。

雖然代理防長米勒客氣地感謝他們的貢獻,但從被免除的這些顧問的背景看,很明顯這是特朗普在解僱前國防部長埃斯珀等國防部高級官員後,在國防部清除華盛頓沼澤的又一舉措。

資料顯示,國防政策委員會(DPB)是美國國防部的聯邦諮詢委員會,成員通常包括前軍方將領、國務卿、國會議員和其他高級外交官和外交政策專家等,因此被視為軍方高級官員的智囊團,其目的是「為國防部長、國防部副部長和國防政策副部長提供關於國防政策重大事項上的獨立、廣泛的建議和意見,以維護公共利益。其專注於國防部戰略規劃的核心長期、持久性問題,並將負責國防部長、國防部副部長和國防部長針對該主題的長期或短期主題的研究和分析」。

在過去的歲月中,國防政策委員會主要是五角大樓諮詢非軍方專家意見的一種途徑。然而,它在喬治·W·布殊總統任期時,卻對美國外交政策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如其前主席理查德·珀爾(Richard Perle )對伊拉克戰爭的決定產生了影響,而傑克·基恩(Jack Keane)在2007年增加伊拉克作戰部隊時發揮了作用。

無疑,在對中共政策方面,以尼克遜時期的國務卿基辛格為代表的這些被罷免的顧問,以「擁抱中共」為主,而這與特朗普上任後調整的國家安全戰略,即將中共視為「首要敵手」的強硬政策是相左的。儘管無法確定他們在美國對中共的外交政策制定方面的影響有多大,但美國自克林頓到奧巴馬任總統期間,任由中共在軍事、經濟方面坐大,任由中共竊取美國的先進技術,並全方位滲透美國,是不爭的事實。基辛格等人在其中的作用不可小覷。

作為曾被中共四代領導人接見的唯一外國政要,基辛格自1971年開始,先後七十多次到訪中國,其中50次是官方訪問,20次是私人訪問,但大多都屬於商業性質,為其眾多與中國有生意往來的客戶服務。他1982年以其名字命名的諮詢公司,幫助了其90%的歐美客戶在中國拓展業務,幫助企業在中國聯繫政府官員和國家領導人,也因此,奉行功利原則的基辛格被諷刺為「跨國掮客」。

基辛格能得到中共領導人的賞識,能在中國大陸市場暢通無阻、活動自如,在於他給中共提供了切實的幫助,比如促成尼克遜訪華和中美建交,從而拯救了困境中的中共;在改革開放後,幫助中共引進外國資本和技術;在美國為中共政府游說,包括在1989年「六四」大屠殺後暗中出力,游說美國政府放棄制裁;基辛格等人還以「中美關係協會」為幌子,在華盛頓組成了龐大的為中共游說的團體,在貿易、人權等方面為中共辯白,以左右國會的相關決議。

2011年,基辛格在出版的《論中國》(On China)一書中,對中共的極權統治,對毛時代造成的大眾死亡,都是輕描淡寫,一筆帶過,甚至對共產黨軍隊在天安門廣場對學生和市民的六四屠殺,也為中共政府辯解,並對當今中國的惡劣人權現狀完全迴避,只是強調中國的穩定和發展、中國的繁榮和大國崛起等。

再看克林頓時期的國務卿奧爾布賴特,其創立的奧爾布賴特集團與克林頓時期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塞姆爾‧伯格創立的美國石橋國際公司,聯合組成了奧爾布賴特石橋集團,奧爾布賴特擔任董事長,其公司的業務範圍主要包括協助客戶制定並實施中國市場的經營戰略等,這與基辛格開辦的諮詢公司性質類似。而如果沒有與中共官方的勾兌,該集團能順利在中國大陸開展業務嗎?奧爾布賴特幾次訪華與中共高官的會面似乎並不簡單。

這樣的基辛格、奧爾布賴特以及其他與中共勾兌的美國高官,無論是在國防政策委員會,還是在其它政府部門,都大量存在,也足見中共對美國政治的深度滲透。他們在特朗普上台後,依舊抱著同樣的論調希望影響特朗普的針對中共的政策,但是基辛格等人意識到,他們根本無法介入特朗普政府的決策圈,他們也看到了中美關係正在發生劇烈的變化。因此,基辛格等「親共派」曾給中共開出藥方,那就是「超越舊制度」,「改變自身的政策,如降低關稅,降低非關稅的壁壘或者是創造公平的競爭環境,監管更加透明,將對外開放落實到實處」。

然而,他們終究還是失望了,因為北京政權不但沒有接受他們的藥方,反而一再在貿易談判過程中戲弄美國,一再對外彰顯其邪惡,甚至將病毒有意散播到美國,干預美國大選,讓更多的美國人看到了中共的真面目。而曾經從中共手中獲得巨大利益的基辛格們,也不得不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繼續為中共利用,比如公開力挺北京支持的拜登,貶低特朗普等。奧爾布賴特就曾在2018年批評特朗普蔑視國際規則、侵犯美國司法、縱容警察暴力、詆毀聯邦執法機構等,而這也是中共的論調。

在特朗普第一任期內擺脫若干掣肘,站穩腳跟,獲取大量民心並將贏得連任的大背景下,業已認清中共與美國深層政府勾兌,破壞大選,埋葬美國民主的特朗普,當下對外的首要任務是消滅中共,對內則在針對大選舞弊發起訴訟的同時,整頓華府的官僚運作,徹底改變華府的政治生態,即「排乾沼澤」。特朗普近期解僱若干政府高官,就是具體的行動。

如今,則輪到了那些或有著美國深層政府背景,或與中共有勾兌的美國國防政策委員會的顧問們。特朗普此舉一是向美國深層政府和中共「宣戰」,表明自己絕不妥協的態度。二是通過調整清理國防部和其相關機構,確保成員執行特朗普的命令,同時防止這些被免職的顧問獲取軍事方面的機密,避免干擾特朗普未來的行動。對於特朗普的決心和行動,北京中南海是否已經感到了末日來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