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權日前宣稱,全國範圍已「告別貧窮」,但自由亞洲電台記者調查顯示,隨著疫情爆發,各地民眾處境持續惡化,包括大批留守兒童的困境,更是雪上加霜,面對外界批評中共「文字脫貧」,中共則繼續重手維穩。

貴州省政府周一(11月23日)宣佈,該省最後9個縣退出貧困縣序列。按政府的說法,這是全中國境內最後一批摘掉貧困縣帽子的縣級行政區劃,並標誌著「全國2020年全面脫貧」的目標完成。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多次致電此次脫貧名單上的納雍縣教育局,希望了解當地留守兒童的實際處境,但該機構、甚至是多所學校的電話,都無法直接撥打。

來自遵義桐梓縣九壩鎮的官員劉先生告訴自由亞洲電台記者,以當地的學校為例,大量最困難的家庭,和他們年幼的孩子,從2020年年初以來,實際上處境更為困難。

劉先生說:當地一所鄉村小學,總共47個同學,4年級最大的年齡是11歲,幼稚園的4歲左右,遠的同學(上學)要走兩三個小時。大多數的學生,要麼就是父母在外打工,要麼就是母親生下他之後,就離家出走的那種,很多都是爺爺奶奶帶大。早上都是要求小孩在家裏面吃了來,他們有條件的同學呢,可能就是5毛或者1元,買一點零食,他們的花銷總體來說,接近於無。

而貴州大方縣的一位老師也稱,類似的情況在當地的鄉鎮學校十分普遍。在鄉村小學裏,則更為嚴重。

貴州省政府扶貧辦的官員在回應自由亞洲電台記者採訪時,承認2020年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下,很多人受到了影響,但她稱這僅僅是「意外事件」,並且拒絕回答官員為何在民眾生計惡化之際還強行宣佈全省脫貧,稱採訪有關問題必須登記記者姓名、電話,甚至年齡、住址在內的所有詳細資訊。

貴州省政府:現在公示期嘛,這個是看家庭收入條件的,達到標準,那就會取消。現在大概是4200多(元)。現在疫情,你不可能說把它歸入貧困嘛。我先要給你做一個詳細的登記,然後再把你說的內容登記下來。

來自湖北十堰市竹溪縣的周先生也指,2020年以來,他們的處境繼續惡化,物價上漲、就業困難,而官方所謂的新農村建設扶貧提供的幫助非常有限,並且根本沒有解決持續就業和發展的可能。

周先生說:我們是十堰市下面的縣裏面,現在基本上種地都沒甚麼收入,四五十歲的在外面打工,上半年基本上找不到甚麼工作,下半年稍微要好一點。就是消費增加了,工資嘛還是之前那樣,等於說是減少了。國家搞那個扶貧、新農村,建的那個房子都很小,一個人25個平方,只能說勉強能住吧。

江西九江遠非落後地區,但當地市民李先生也表示,他們所在的城市,一些底層民眾的困難加劇,但官方卻宣佈全國已脫貧,基本屬於自欺欺人。

李先生說:這等於就是宇宙級笑話,標準是他們制定的,它要這樣認為,那也沒辦法。有的家庭已經到了很困頓的地步,勉強能溫飽,(事情)做得一塌糊塗。

「中國全面脫貧」的消息,成為中國網民討論的熱點,貴州大量留守兒童缺乏基本保障的圖片和短片在朋友圈熱傳。

儘管此事引發了廣泛的反彈,但迄今為止,國家扶貧辦始終拒絕回應質疑,但在其官網上,則高調的宣稱中國全面脫貧是人類減貧史上的奇蹟。

另外,網民如在網上直接批評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今年內消滅貧困人口」,就會有巨大的風險。#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