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可怕的新冠疫情,我們要告別感恩節,隨後也要告別聖誕節。在那之後,誰知道呢﹖

在發現美國人失去了脊樑,現在就像兩條腿的綿羊一樣,很容易地被圈在家裏之後,那些統治者——而不是管理者、太多太多的州和市政當局得出結論:我們永遠不會反擊,永遠不會反抗,永遠不會拒絕他們最新的離奇的法令。

為了證明這一點,不妨看看加州,該州58個縣中的41個縣剛剛恢復到最嚴格的限制狀態,薩克拉門托正在全州範圍內實行宵禁。州長加文‧紐森(Gavin Newsom)表示,隨著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病例」的增長,該州將「緊急剎車」,恢復限制。但是,他最近卻在納帕谷( Napa Valley)的著名法式餐廳French Laundry參加了一個昂貴的私人生日派對,帶頭違反了他自己制定的社交距離限制。

有一些含糊的承諾說,明年可能會重新開放,但不要屏息以待。

「用兩周的時間來減緩病毒的傳播」,「15天的時間來拉平曲線」,早已演變成一種半永久性的保姆國家(過度保護其公民,並使他們過於依賴政府),在這樣的國家,減緩和拉平曲線的行為本身就保證了病毒將無限期地繼續下去,保證不斷有新的「病例」出現,以此來嚇唬公眾,增加政府的權力。

不顧以往所有的醫療經驗,新冠「大流行」用銀行搶劫者的面具堵住了人們的嘴,把家庭搞得四分五裂,老人去世時配偶不能告別,用「遠程學習」的虛假承諾懲罰學童,使美國人互相猜疑,互相躲避,並創造了一個接近斯塔西(Stasi,前東德國家安全部,成立宗旨是擔任東德的政治警察,負責蒐集情報、監聽監視。)水準的小人和告密者,這些人非常樂意告發他們的同胞。

封鎖還扼殺了酒店業、航空業和商業地產,所有這些都公然違反了憲法對言論、集會和宗教信仰自由的明確保障。

這是一個可怕的恥辱,更糟糕的是對它的坦然接受。隨著中共病毒登陸我國,後果更為嚴重。簡而言之:

戴口罩變成了一種規範,甚至是強制性的,這樣就允許那些殘暴、怯懦的安提法(Antifa )暴徒和「黑人的命也是命」的「極端份子」們穿著忍者服裝在公共場合走動,他們的臉被遮住,違反了無數的地方法令。

曾經,戴上遮臉面具實際上是犯罪意圖的初步證據,但現在,由於安東尼‧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和其他「專家」不負責任和自吹自擂,不戴口罩標誌著無法接受權威,也許也表明願意將幽靈一般的病毒驅趕到無辜者的臉上。

在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在明尼阿波利斯(Minneapolis)去世後,隨著新法西斯左派的公開崛起,城市混亂成為主流,稱之為「基本上是和平的」抗議,反對美國及其政府形式。

就在私人集會被禁止之際,數千人聚集在街頭示威,反對美國憲法,並慶祝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表面上的選舉失敗。

事實上,在華盛頓最昂貴的街區之一的「黑人的命也是命廣場」(Black Lives Matter Plaza),將一段路命名為「黑人的命也是命廣場」,是在白宮的眼皮底下侵犯了私人財產和公民權利。

周末,愛國的美國人聚集在華盛頓,支持特朗普在最近的選舉中合法地打擊明顯的選票舞弊行為——這是他的憲法權利——然後特朗普的支持者們在白宮附近,被安提法和「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的爪牙野蠻攻擊、毆打和以其它方式攻擊,令人作嘔和憤怒。

一旦真正的和平抗議基本被禁止,紅尿布嬰兒(是指父母是美國共產黨黨員或與該黨關係密切或同情該黨宗旨的孩子。)媒體就可以自由地脫掉新聞「客觀性」的外衣。他們熱情地加入左派幹部們的行列,公開厭惡特朗普和他所象徵的一切,並重新攻擊憲法,包括選舉團、參議院和《權利法案》等。

當然,這一切都是以一個更「誠實」的新聞報道為名,秉承「更高的忠誠度」。

事實上,《紐約時報》在大選前通過推特告知全國人民,在選票統計、認證和送往選舉團之前,將由媒體來宣佈2020年大選的獲勝者。

「宣佈美國總統大選獲勝者的角色落在媒體身上」,民主黨的宣傳單偽裝成報紙,錯誤地宣稱。隨後,《紐約時報》刪除了這條推文,並就「不準確地提及新聞媒體的作用」發表了一份羞澀的「道歉」,稱它「預測獲勝者並報告結果,但不宣佈選舉的獲勝者。」

當然,這也是一個赤裸裸的謊言。事實上,就媒體而言,它確實宣佈了勝利者,而且言之鑿鑿。為甚麼一個經常戴口罩的祖拜登,現在宣稱「當選總統辦公室」不存在?媒體迫不及待地宣佈拜登當選總統,儘管選舉現時正處於憲法允許的爭論階段,而且要到12月14日才能進入選舉團。

最後,可怕的中共病毒引發了投票法的「緊急」改寫,以「安全」的名義取消了基本的保障措施,從而允許進行一系列改變結果的更改,包括破紀錄的郵寄選票,其出處通常是不可證明的、提前投票、延遲投票和最後一分鐘的登記投票。

在關鍵搖擺州的點票過程中,由於民主黨都市機器官僚計算需要製造多少選票,才能超過特朗普的領先優勢,點票突然在凌晨暫停了幾個小時。然後,兩小時後,這些選票出現了,是由外國製造的隱藏算法的投票機提供的。

這一切都因為中共病毒。

因為除非發生戲劇性的事情,否則左派永遠、永遠、永遠不會讓我們自由。由於對中共病毒的歇斯底里的過度反應,民主黨將其武器化,以改變選舉法,從而在關鍵的搖擺州收穫數以百萬計的可能的欺詐性郵寄選票,一個左派媒體,一邊用黨的路線煽動群眾,一邊用同一個聲音說話,我們現在都生活在新馬克思主義「新常態」的違憲地獄中。

覺得怎麼樣,美國人?#

原文Coronavirus Ushers In an Unconstitutional Hell for America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邁克爾‧沃爾什(Michael Walsh)是The-Pipeline.org的編輯,也是《魔鬼的歡樂宮》(The Devil s Pleasure Palace)和《火天使》(The Fiery Angel)的作者,這兩本書都由邂逅書局出版。他的最新著作《背水一戰》(Last Stands)是一本關於從希臘到韓戰的軍事歷史的文化研究,將於12月由聖馬丁斯出版社出版。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