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競選團隊律師團負責人魯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11月22日發表聲明澄清,前聯邦檢察官西德尼·鮑威爾(Sidney Powell)是在獨立進行法律行動,她並非特朗普團隊律師或私人律師。鮑威爾亦在隨後回應認同該聲明所指,並表示自己從未與特朗普簽署過聘用書或向競選團隊收取任何費用。她表示,自己一直以揭露她能找到的所有舞弊行為為目的,讓選票物歸原主,無論「失主」是「共和黨人還是民主黨人。」

對此,有許多人心生疑惑。不過,就有分析指出,特朗普律師團隊兵分兩路,但終極目標是一致的,一切運籌帷幄之中。一方面可以分清主次,關注各自的重點,互通信息;另一方面打亂左派的部署,讓其不得不分別應對。

鮑威爾:將最終「放出北海巨妖(Kraken)」

鮑威爾在致CBS(哥倫比亞廣播公司)的另一份聲明中表示,她將繼續代表我們人民(We The People),他們投給特朗普和其他共和黨人的選票被通過Dominion和Smartmatic的大規模舞弊偷走,我們將很快提起訴訟。她在之前透露說,已收到海量選舉舞弊指控相關證據,她將最終「放出北海巨妖(Kraken)」。

朱利安尼接受訪問時表示:「我想,這是因為我們奉行的是兩種不同的觀點。」他指,特朗普法律團隊關注的是賓州、密歇根州、佐治亞州等州官員的「選舉不端行為」。

另一位支持特朗普的美國頂尖律師、正在佐治亞州發起訴訟的林伍德律師也隨後發推文表示,「鮑威爾和我的相同點多過不同點。我們正在不同的法律戰場戰鬥,為了同一個客戶——我們的人民。人民壓倒性地投票給了連任總統特朗普。」

從鮑威爾、朱利安尼以及林伍德律師的聲明內容中,可分析為以下幾點:

1.鮑威爾律師從來沒有被特朗普總統顧用。

2.鮑威爾律師代表的是We the people, 並非特朗普。

3.鮑威爾律師起訴對像是跨黨派的,不單止是民主黨,還包括共和黨。

4.鮑威爾律師起訴重點在於Dominion和Smartmatic的大規模舞弊的情況,並已掌握大量相關證據。

5.鮑威爾律師與朱利安尼為首的律師團的「戰場」並不一樣。

目標一致但兵分兩路

前白宮首席戰略顧問班農(Steve Bannon)在接受〈真正美國之音〉(Real America's Voice)採訪時給了一個精簡清晰的分析:「她(鮑威爾)調查的是最深層次、最系統性的問題,足以徹底揭穿一切黑幕。本質上正在進行刑事犯罪調查。這就是大家看到他們分頭行動的原因之一……她專注於絕殺球,而朱利安尼和他的團隊則重點針對5到6個州。」

網絡作者「紐約吉時羽」撰文分析指,朱利安尼、埃利斯以憲法層面的訴訟,主要切入點:走最高法院渠道,證明選舉違憲。這一步直指最高法院裁決,要實現這一目標並不需要很多訴訟,因為州法院裁決結果不重要,特朗普早就知道肯定要走到最高法院的。而鮑威爾律師的目標,是證明此次大選存在系統性舞弊,並涉及貪污受賄罪、欺詐罪、叛國罪和威脅國土安全,要對相關人員進行刑事指控。

對於為何特朗普律師團要兵分兩路,有分析指出:

一、 時間有限,以贏得大選為首

鮑威爾將要提起的大量的小型訴訟,當中包括跨黨跨國的刑事訴訟,時間會很慢長。鮑威爾曾形容:「這是一個龐大的工程。」而特朗普律師團要保證特朗普連任成功,時間緊迫,必須目標明確。

評論員周曉輝指,特朗普律師團隊兵分兩路,一方面可以分清主次,關注各自的重點,互通信息,但終極目標是一致的。另一方面打亂左派的部署,讓其不得不分別應對。

「紐約吉時羽」認為,鮑威爾這條線可能不是短期內能完成的,但是又極為關鍵。

他認為,這些海量的小型訴訟的意義主要有兩點:一是讓那些參與舞弊的人得到震撼和懲罰,二是在這一過程中也可以讓更多的民眾了解到這次選舉的確存在大量欺詐行為,讓人民意識到美國的民主制度正在被顛覆,選舉作弊離自己並不遙遠,而可能就是自己身邊的普通人在參與,讓每個人都意識到大選制度需要根本上的改革。

二、而鮑威爾律師的起訴對像不單止針對民主黨 還包括共和黨

鮑威爾律師在聲明中有指出,她針對的不指是民主黨,還包括共和黨。暗示在Dominion選舉軟件作弊案中,有涉及到部份共和黨人。

評論員唐靖遠指,這跨黨訴訟並不適合以總統名義做,分開來發起訴訟,可能更有利於鮑威爾以非官方的身份來施展拳腳。

另外,「紐約吉時羽」認為這會涉及到對政府官員和國外勢力的刑事訴訟,也會涉及到部份共和黨人,不適合以總統名義做。

三、鮑威爾意在抽乾沼澤 引發環球效應

這次大選存在不只是美國大選中的舞弊、貪污受賄罪、欺詐罪,更牽涉國外共產國家對美國大選的干涉。「紐約吉時羽」認為鮑威爾這條線可以讓罪惡得到應有的懲罰,它是特朗普總統排乾沼澤的一步棋,還能以美國為示範,震撼到其他民主國家,讓其它國家的人民意識到自己的國家的政客也可能使用了這類選舉軟件來作弊,引發全球不可小覷的連鎖效應。

多家媒體報道,鮑威爾是個福音派基督徒,她曾是第五巡迴法院的首席檢察官。據報,鮑威爾在任第五巡迴法院首席檢察官時,在經手的500個上訴官司中,勝訴率高達70%,她被同行們評為「超級律師」。

報道認爲,由於看到同行的腐敗行為,檢察官隱瞞無罪證據,針對政治觀點不同的無辜者調查,她為之感到憤怒,並決定成為辯護律師,幫助人們對抗聯邦政府的腐敗。她放棄了高薪厚職來揭露濫用職權的檢察官們。

鮑威爾還把個人的經歷寫成書《授權撒謊》(Licensed to lie),曝光她所經歷在行業中的腐敗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