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邦最高法院於2013年,推翻了亞利桑那州要求登記投票者需提供身份證明的法案後,從而失去了關鍵保護措施。茶黨鳳凰城都會主席法利(Dan Farley)接受《大紀元時報》「十字路口(Crossroads)」節目採訪時說,這點侵蝕了選民誠信(voter integrity)。

法利表示,雖然亞利桑那州網站說,人們「必須是美國公民才能註冊和投票」,但也說在聯邦選舉投票時不需要公民身份證明。相反,選民只有在州和地方政府選舉中,才需證明他們是亞利桑那州居民和美國公民。

「我們目前可能足以保護我們的州,但無法保護我們的選舉人票和國家領導權。」法利說。

2002年,美國選舉援助委員會(Election Assistance Commission)推出了一種全國性的郵寄選民登記表,人們可通過該表格登記投票。

法利說,使用這種聯邦表格進行登記的人,只需要在表格上勾選自己是美國公民,「不需要任何證明」。

因此,亞利桑那州人試圖通過立法,加入在登記和投票時,要求選民提供身份證明文件。

法利說,這項被稱為「200號議案」的法律,旨在加強選民誠信。但出示公民身份證明的要求,在2013年被最高法院推翻。

法利說,如果一位候選人以微弱的優勢領先,選舉誠信就顯得尤為重要,比如今年的總統大選,特朗普總統和民主黨候選人拜登「只相差約12,000票」。

法利說,如果不是美國公民的人,使用全國選民登記表在亞利桑那州登記投票,那麼合法的美國公民選票和亞利桑那州的選舉人票將被竊取。

他補充說:「這種情況可能發生在全美各州,因為這是灰色地帶。」

「解決這個問題,應是選舉援助委員會的當務之急」,法利補充說,「你必須出示你的身份證件才能兌現支票,你必須出示你的身份證件才能在圖書館借書,或辦理其它任何手續。這是最重要的,這是國家的自由,人類的自由。」

「對我們的共和政體來說,沒有甚麼比保證選舉完整性更關鍵的了。」他說,「如果你的選票被機器竊取或誤計,或者有死人投票,或因為這些聯邦表格侵蝕了選民誠信,你要如何有信心地說,我們不是處在暴政之中?」

法利表示,解決這個問題的辦法很簡單,僅需在聯邦選民登記表格中增加一項要求,要求提供公民身份證明。他還說,「在這個國家,不核實公民身份的州,比核實公民身份的州還多。這是令人震驚的。」

他要求立法者:「不要在各州試圖維護時,反而剝奪了他們的選民完整性。」

法利說:「我們正處於必須捫心自問的時代,我認為首先要問的是,『我們的政府是否代表了我們的公民?』」

「我認為答案可歸結為,『我們的選舉是否值得信賴?』這個問題在接下來的幾周內,我們應可藉由合法的過程有所發現。」他說。

「如果拜登要成為偉大的統一者,美國人民難道不該知道他是否合法贏得了這場選舉?如果他的合法性受到質疑,他怎麼將人民團結起來呢?」法利補充說。

「我相信,有關於選舉誠信的聯邦標準,應從聯邦(選民登記)表格和核實公民身份開始。」法利說。

加強美國的獨立性

2020年6月23日,在亞利桑那州聖路易斯市,美國總統特朗普與邊境巡邏隊隊長(右)交談,他們正在參加與墨西哥國際邊境200英里邊境牆的紀念儀式。(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6月23日,在亞利桑那州聖路易斯市,美國總統特朗普與邊境巡邏隊隊長(右)交談,他們正在參加與墨西哥國際邊境200英里邊境牆的紀念儀式。(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

法利說,他選擇與茶黨運動結盟,是因為他是「自力更生、加強個人、個人自治、憲法價值和財政責任原則」的支持者。

他說,特朗普總統加強了國家的邊界、軍事、在世界上的地位、能源國內供應,使美國成為一個能源獨立的國家,並且正將製造業移回美國,包括為醫務人員製造個人防護裝備等。

他補充說,所有這些都「使我們更能掌握自己的生活」,有助於加強美國的實力和自由,也有助於選舉的完整性。

法利說,開放邊界就沒有選舉完整性。左派政策主張開放邊界和降低投票年齡,這兩者都會讓不了解美國制度和美國何以成功的人投票。

「選舉的完整性對我們共和政體的完整性至關重要⋯⋯我認為,我們應仔細研究我們的選舉制度是否存在問題,問題是甚麼,以及如何糾正和解決這些問題。」他向《大紀元時報》表示。

這樣一來,「我們才能對我們的政府有信心,相信我們選出來的官員真是我們選出來的。」他強調,對所有的州來說,都需要確保只有美國公民的選票被計算在內。

「這是確保有一個代表『我們人民』(We the People)共和國的辦法」,法利總結道,「讓憲法成為國家的最高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