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3日,香港死因裁判法庭研訊周梓樂死因進入第六天,市民蒙偉傑挺身出庭作證,披露當日墜樓現場更多細節,並稱當晚曾有防暴警察到場,態度凶狠。

受周父感動挺身作供   憶述當日現場細節 

22歲香港科技大學學生周梓樂在2019年 11月4日凌晨將軍澳警民衝突期間,被發現在尚德村停車場三樓墜至二樓,重傷入院。經過4天多的搶救,於11月8日終告不治。死因裁判法庭於2020年11年16日正式展開死因聆訊。 周梓樂父親周德明16日出席聆訊後向公眾呼籲,希望目擊者提供更多資料,幫助找出周梓樂死因真相。香港市民蒙偉傑受周父感動,挺身而出提供資料,於11月19日錄取口供後,11月23日出庭作證。

多家媒體報道,蒙偉傑在庭上表示,當日為避開地面催淚煙霧,他來到富康花園連接尚德村停車場A區的人行天橋。凌晨零時55分,一名青年從停車場內跑向他,並大聲呼叫「救命!要first aid(急救員)。」、「有大鑊野(出大事了)!」他與天橋上另一名中年男士沿著青年所指方向走到尚德停車場二樓外圍人行路,在1:03時看到6米外有一名男青年倒臥在地,附近並沒有其他人。他形容,當時傷者姿勢趴地,頭部貼地,雙腳沒有張開,膝蓋微曲,兩手放在腰至胸口位置,「好似想撐起身。」

蒙偉傑指,一分鐘後有3名消防員到達,跨過矮牆走到傷者位置,檢查傷者並商討如何處理。他指出,當時消防員僅有一對醫療手套,並沒有任何醫療設備,相信原意並不是來處理傷者。1:09分後,現場兩名消防員施行急救,第三名消防員通過對講機呼叫支援,但對方找不到位置。 於是他自告奮勇,跑到停車場另一端迎接支援的消防員,並將他們帶到現場,途中還有義務急救員加入救援隊伍。返回現場後,傷者身體已被翻過來,臉部朝天,其後主要由兩名義務救護員進行治理。

曾有防暴警員到場 態度凶狠

蒙偉傑回憶,在凌晨1:15至1:17分之間,有一群防暴警員出現,目測大約為20人。研訊主任問警員是否身穿防暴裝備,蒙偉傑回答::「如果你要咁形容,就係一班黑色嘅人拿住支槍囉 (如果你要這樣形容,那就是一幫黑色的人拿著槍)。」

蒙偉傑指出,前排幾名防暴衝到傷者倒臥的地方探頭望向傷者,然後向他和消防員激動大聲呼喝:「咩事(甚麼事)!喺度做咩(在幹甚麼)?」當時「多個(警員)一起講野(說話)」,態度凶狠,導致他不敢拿起手機拍攝現場。現場的消防員和義務急救員沒怎麼回應或說話。蒙偉傑對警員喊:「救人先啦!」,防暴警員隨後觀察幾十秒後離開現場。

蒙偉傑在庭上補充, 防暴警員出現之前,傷者的脈搏曾有60多;但當他等防暴警員離開數分鐘後,用自己的手機拍攝傷者情況的時候,傷者的脈搏已跌至40多。

未見停車場內起火 亦未見防暴警員追人或開槍

據《蘋果日報》報道,死因研訊庭上播放了當日停車場二樓閉路電視錄像,顯示在1:04分,場內的煙霧感應器亮起消防警報燈。 蒙偉傑指,當晚沒有見過停車場內任何位置起火,也沒有特別留意是否響起火警鐘聲。至於是否煙霧瀰漫,他指在尚德十字路口位置曾經「好大煙」,在停車場二樓位置「有味」,但走到傷者位置時已感覺不到有煙或氣味。

蒙偉傑指在停車場內沒見到有人爭執鬥毆,也沒有見到防暴警員追人或開槍,在場呼救和目擊的人士並沒有提及傷者是如何或為何受傷的。

多方呼籲更多目擊者協助 目的只為找到真相

周梓樂因何墜樓,墜樓前經歷了甚麼,公眾對此一直存疑。死因庭上閉路電視顯示,當日有頗多市民可能目擊案發經過。 《蘋果日報》引述死因裁判官高偉雄指,提供咨訊與否是市民的選擇,只希望有人可以儘量提供協助,「我地同爸爸都希望作出呼籲。(我們和周爸爸都希望做出呼籲)」

蒙偉傑作供後在庭外接受採訪,稱去年案發後一直想聯絡周梓樂家人,無奈難以找到。直到上周透過媒體報道得知周父聯繫方式,終於成功接觸家屬。當日現場應有人比他更早發現梓樂受傷並通知消防,因此他亦呼呼,希望他們能現身提供資料。

周梓樂父親在庭外再次見傳媒,感謝蒙偉傑及多位市民熱心相助。他說從閉路電視留意到,有兩名男子似乎與較早時間發現梓樂行蹤,另外1:03分時有一黑衣人身處鄰近梓樂出事位置的升降機旁邊。周父希望他們可以出來,或者找他講一講是甚麼情況(手機號碼:9660 4837),或者可直接聯絡死因庭。

周父呼籲知情者可以鼓起勇氣「行出呢一步(走出這一步)」。他重申:「目的都係得一個,就係希望可以搵出真相。(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希望可以找出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