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我和湯姆在阿根廷烏蘇懷亞(Ushuaia)的機場,排在護照查驗人龍很後面的位置,人龍往前移動的速度偏偏又慢。我們離開美國前都收到林布拉德的緊急通知,要大家繳一筆阿根廷政府向美國觀光客收取的「入境費」,我就繳了。

湯姆三年前去過阿根廷,阿國政府的網站這會兒竟不讓他再繳一次費用,他便把「無法繳費」的訊息印出來帶著,想說有這張當證明,外加他護照上有當年在阿根廷通關時蓋的章,應該可以過關,但是這次阿國卻不讓他入境。

我們同團的旅客都已經上了遊覽車,準備前往下一站的「雙體船水上午餐之旅」,我們兄弟兩卻杵在原地,不斷拜託查驗證照的移民官讓我們過去。半小時過去,又二十分鐘過去。林布拉德的工作人員急得快發瘋。最後湯姆終於獲准再繳一次費用,我連忙往外跑、跳上遊覽車,只見全車怒目而視。我們的旅程還沒開始呢,我和湯姆已經成了問題團員。

登上獵戶座號後,我們的探險團團長道格請大家到船上的交誼廳,興高采烈歡迎所有團員。道格體格魁梧,一臉白色落腮鬍,以前是劇場設計師。

「我愛死這趟旅行啦!」他對著麥克風喊:「這是最棒的公司辦的最棒的行程,要去全世界最棒的景點。我和各位一樣開心。」然後很快補上一句:這趟旅行不是豪華郵輪之旅,是探險。

他還不忘特別跟大家說明,他這種探險團團長,假如和船長發現大好機會,可是會把原先的規畫全部作廢,重點是帶大家「追求美好的冒險」。

道格接著說明,這一路上會有兩名工作人員給大家上攝影課,也會為想要精進攝影技巧的團員個別指導。另兩名工作人員只要有機會就會潛水,提供大家海下風光的畫面。

至於那個行李搞丟的澳洲工作人員,可沒丟了他的新款無人機,那上面裝了高解析度的攝影機,他花了九個月,才申請到在這趟旅程使用無人機的許可。當然,這無人機也會拍照片回來。

此外還有一名全職拍片的攝影師,之後會把影片做成DVD,旅程尾聲即可供團員購買。我覺得在座的這些團員人人都比我清楚——赴南極旅遊的重點,顯然就是帶一堆照片回家。「國家地理雜誌」這塊招牌讓我以為此行可以充實科學知識,結果我應該滿腦子想著照片才對。「我是問題團員」的感覺這下子更強烈了。

後來的幾天,我學會在林布拉德郵輪上認識新團員的標準問句:「你第一次參加林布拉德嗎?」要不就是:「你之前參加過林布拉德嗎?」

這種措詞讓我有點發毛,好像「林布拉德」有那麼點宗教意味,而且還所費不貲。到了傍晚,道格在交誼廳回顧一天的開場句,多半是問:「大家今天過得讚不讚啊?」然後等著現場一陣歡呼。

他再三強調我們這次能平穩通過德瑞克海峽(Drake Passage),真的是老天保祐,讓我們有足夠的時間,搭上名為「黃道帶」的小船,登上南極半島附近的巴里恩托斯島(Barrientos Island)。這次登島極為難得,林布拉德不是每團都有機會在這裏上陸。◇(節錄完)

——節錄自《地球盡頭的盡頭》/ 新經典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