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1日,美國50個州的民眾繼續同步發起「停止竊選」(Stop the Steal)活動,支持特朗普總統、抗議拜登陣營的大規模選舉舞弊行為。亞利桑那州選民表示:特朗普總統是在為美國而戰,成為特朗普總統支持者是一件很自豪的事情。

11月21日,亞利桑那州民眾再次聚集州府大廈前舉行「停止竊選」(Stop the Steal)活動。(姜琳達/大紀元)
11月21日,亞利桑那州民眾再次聚集州府大廈前舉行「停止竊選」(Stop the Steal)活動。(姜琳達/大紀元)

在當天的集會現場,場面一片平和。民眾們手持「Trump 2020」等旗幟,虔誠地唱起國歌,並為特朗普總統祈禱。

右翼團體「驕傲男孩」(Proud Boys)成員們參加了在鳳凰城支持特朗普總統,「停止竊選」的集會活動。(姜琳達/大紀元)
右翼團體「驕傲男孩」(Proud Boys)成員們參加了在鳳凰城支持特朗普總統,「停止竊選」的集會活動。(姜琳達/大紀元)

選民:特朗普總統是一名戰士

活動組織者之一的伊敏(Tara Immen)當天身著美國國旗裝,她說:「我支持特朗普的原因很多。首先,我們終於有了一個絕對強硬的總統,他不怕說出自己想說的,他會直斥假新聞,大聲指責那些瘋狂的記者以及那些有權勢的瘋狂政客。」

活動組織者之一的伊敏(Tara Immen)在當天的集會上身著美國國旗裝,她說她有100萬個支持特朗普總統的理由,因為特朗普總統在追求真理的路上無所畏懼,是一名勇敢的戰士。(姜琳達/大紀元)
活動組織者之一的伊敏(Tara Immen)在當天的集會上身著美國國旗裝,她說她有100萬個支持特朗普總統的理由,因為特朗普總統在追求真理的路上無所畏懼,是一名勇敢的戰士。(姜琳達/大紀元)

她說,當左媒集體攻擊特朗普,從來不正面報道支持特朗普總統的集會;當左派政客對特朗普總統發起各種刁難,包括虛假的彈劾等等事情後,特朗普總統都能克服重重阻礙,並從這一切中走了過來,「這是令人驚歎的」。

熱衷於研究美國歷史的她說:「我真的相信我們的憲法以及獨立宣言是最神聖的文件。我們的憲法保護這個國家的一切,當憲法最初起草出來的時候,有39個人簽署了它。這說明,只需要一小部份神智健全的好人,就可以改變和改造一個國家。」

「56個人簽署了獨立宣言,而不是幾百人。華盛頓他們克服了每一個障礙,他們一直奮戰,因為他們信奉自由。他們如此艱辛地努力,只為建立一個由人民統治的、完全自由的國家,而不是由州長統治。」她認為,特朗普總統就是一位對憲法和獨立宣言最強有力的擁護者。

伊敏說,如果拋開左派和左媒蓄意的扭曲,就不難發現這一點,也很容易認同特朗普總統所完成的成就。「特朗普在空軍一號上簽署和通過了『1776委員會』,將愛國主義教育帶回了學校。而且,特朗普熱愛憲法,支持憲法權利,並捍衛憲法;他甚至不要工資;他相信人民應當掌管這個國家。」

她說自己有100萬個理由支持特朗普總統,因為特朗普總統在追求真理的路上無所畏懼。「這個人(特朗普)是個戰士,他理解美國的一切,他永遠也不會被消音。他也拒絕被消音。我就是愛這樣的人。」

對於當前的選舉舞弊亂象,伊敏也樂觀地堅信,特朗普肯定會贏得最終的選舉。

「特朗普總統為美國而戰」

鳳凰城選舉委員、拉丁裔選民奧爾蒂斯(Korena Ortiz)說:「我今天在這裏支持我的總統。但更重要的是,我在這裏是因為我們的總統支持我們的公民。我在這裏是因為我不希望其他美國公民被剝奪了投票給我們總統的權利。我不希望他們孤立無援。我們必須站在一起,支持彼此和我們的總統,他是人民的總統。」

鳳凰城選舉委員、拉丁裔選民Korena Ortiz(右)說,特朗普總統是為美國而戰,能成為特朗普總統支持者讓她感到非常自豪。(姜琳達/大紀元)
鳳凰城選舉委員、拉丁裔選民Korena Ortiz(右)說,特朗普總統是為美國而戰,能成為特朗普總統支持者讓她感到非常自豪。(姜琳達/大紀元)

她說:「首先,因為他(特朗普)是打擊(選舉)欺詐的英雄。欺詐在美國是如此之深,我們每天了解到的情況越來越多。我只是呼籲人們不要放棄,對我們的總統有信心,對正義有信心,對我們的國父有信心。特朗普總統為美國而戰,拜登他為中共政府而戰吧?他被收買了,我們知道很多民主派政治家都是被收買了。」

在過去的4年中,奧爾蒂斯說,特朗普總統已經充份向世界展示出了他的正義和為人,「我們站在他身邊,這裏的每個人都愛他,是因為他在為人民而戰。他打擊性販賣和在網上剝削兒童。反觀拜登與哈里斯(賀錦麗),他們想讓賣淫合法化……賀錦麗還為計劃生育的非法活動辯護,因為他們資助了她的競選活動。」

「我們的總統已經做了驚人的成績,簽署了超過70個行政命令,(例如)他的拉丁裔繁榮倡議,還有他為拯救波多黎各提供的數十億美元的資金,他試圖把製藥業帶回到波多黎各,帶回美國,所有那些與醫療保健相關的行政命令。」最後奧爾蒂斯說:「所以我非常自豪地說,我是特朗普總統的支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