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昌平小湯山鎮九華農業科普示範園17日遭當地鎮政府派出黑衣保安強行闖入、切斷天然氣。23日鎮政府人員再前往張貼拆遷通知,要求業主自行拆除,否則限期強拆。

業主告訴大紀元,他們擁有昌平區、興壽鎮、昌平縣政府當初頒發的合法證書,根本不是違建。

業主張先生向記者表示,他們二十年前由當地政府招商引資來此地種植特種蔬菜,「所有的合同都有,區政府、鎮政府以及縣政府的章,三級的公章都在這裏,還有土地備案,我們當時合同都有寫。」

業主林女士所提出的權利主張聲明書中也提到,他們擁有小湯山鎮政府招商開發辦公室蓋章簽字、由昌平縣政府頒發的蓋有國徽印章的「土地經營權證書」,有效期自1999年至2049年。他們按照合同的要求在這片土地上投入大量資金與心血,將荒地建成了果園,理應繼續擁有土地、建物設施和作物的所有權。

張先生強調,當初所有的協議都是政府蓋的章,都有備案,沒有任何違規,現在政府突然搞強拆,「實際上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想撕毀合同。」

招商引資後強拆?政府跟老百姓搶錢

張先生提到,整件事其實不是法律概念,其實就是政府在跟老百姓搶錢,「為甚麼呢?因為拆遷的部門也就是當年給我們發證、請我們入住的部門。」

他說二十年前,北京市昌平區小湯山成立了一個招商引資辦公室,以鎮的名義邀請清華大學和北大的一些教授、老師們去開發生態農業,每個人大約有一二畝地,還可以蓋一間小房。二十年來,大家遵循規定,種樹、養花、種菜,引進園藝新品種。

「由於開發商不斷地蓋商品房,造成這邊房價上漲,政府現在開始撕毀原來的協議,這個原來發給我們證的職務的人,現在又坐這兒,開始指揮拆遷隊,強拆我們,要給我們轟出去,說我們違反了『小產權』。」張先生說。

「就是這一個單位、一個部門、一個機構,竟然二十年時間內,走了一個截然相反的兩個方面,一方面找我們來,轉手又讓拆遷隊來拆我們。」他說。

玩兩面手法「政府怎麼能這樣」

張先生表示,區政府自己撕毀這個協議,「我覺得其實無法理解,一個政府怎麼能這樣,說話不算數。」

他指出,區政府還煽動當地農民對他們施壓,「因為當時他們從農民手裏把地給徵過來,說搞開發賣給我們,實際上中間有很大的價差,他(區政府)從農民手裏拿地的時候,用很低的價錢,造成很多農民不滿。」

事後有些農民透露,整宗事件是政府在幕後指使的,「政府跟他們說,你們要是打官司,能把這些人再轟走,再給你們獎勵錢,結果很多農民來找我們。」

張先生批評說,「所以不斷地這二十年來,政府就想辦法撕毀自己的協議,想把這些地重新拿回來、重新賣給開發商,因為邊上開發商的土地價格越賣越高。」

黑衣人頭戴鋼盔、持盾牌 強拆燃氣管

張先生說,17日貼條子通知的當天,來了大約五百人,場面一片混亂,「我們只是拿了一個路障,希望阻止他們衝進來,但沒能阻止住,當前面發生衝突的時候,背面他們偷偷把燃氣管給拆除了,把燃氣拿走、切掉。」

他說,這些燃氣都是當地居民自己出資共同購買裝置的,是私有財產,遭到強行拆除後,政府又謊稱是業主自己僱人拆的,「實際上他們都穿著黑的防暴衣服、拿著盾牌、戴著鋼盔,怎麼可能是個人家僱的?」

他指出,當天有一個王書記,拿了一個條子,只說他們執行公務,後來居民四處找他們對話,「但是任何對話都沒有、任何答覆都沒有,只有盾牌和鋼盔,還有棍棒。」

幾千人不知如何生活 損失無法估量

由於當地燃氣管全都被拆掉了,張先生憂心地說,「燃氣現在被掐斷了,燃氣和水電如果沒法供應,我不知道這幾千人該怎麼生活,馬上寒冬就要來了。」

「現在很多老人吃不上飯,就晚上買點麵,就點水,聽說今天要斷電,熱水澡馬上就要沒有了。」「現在很多人,老人在地下室,都凍得瑟瑟發抖,都不知道是該怎麼解決。」

張先生指出,強拆帶來的損失是不可估量的,也是金錢無法衡量的,「有些老人,退休就把房子賣了,到這裏來,而且感情的東西,能夠用價值(金錢)來衡量嗎?有的人老伴兩個人在這裏,白髮蒼蒼的,有的老太太就剩一個人在這兒,她說,『我老頭埋在不遠的地方。』」

「我們現在手無寸鐵,真的沒有辦法,所以才四處去呼籲,請求解救我們。」張先生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