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派不斷推動的「大政府」主張,現已包括要廢除選舉人團制。《華盛頓郵報》近期也在推動這方面努力。但如果選舉人團制被廢止,將意味著美國的終結。

左派不惜一切代價、希望實現全國普選,他們相信這樣就能保證他們在大選中保持勝出。然而就連一位細心的學生都懂得,為甚麼美國擁有選舉人團及其重要性。

美國成立之初,維珍尼亞州是當時13個邦聯州中、最大的一個。規模較小的州,如特拉華州和羅德島州,十分清楚——一個完全基於普選票來決定選舉結果的制度——將意味著人口多的州來統治這個國家。

具有獨立意識的羅德島州不願接受一個大規模和大權限的政府(更不用說他們反對由大州來主導聯邦政府),他們甚至拒絕派出代表,出席憲法大會。

最終,迫於經濟壓力,羅德島州不得不選擇加入新聯邦。還有一個原因是在羅德島州加入之前,其它小州已經取得大州的讓步,保證小州不會因人口少而受到不平等對待(在政治、經濟和社會生活等領域)。

這些來自大州的讓步和保證包括:每個州在國會參議院都擁有兩個席位,以及選舉人團制的確立。

沒有以上保證,美國在當時將無法誕生。

請了解,大州願意做出這些讓步是因為他們知道,一個統一的美國也將使他們受益。

首先,它消除了內戰的可能性。喬治·華盛頓相信,如果各州不能接受新憲法,他們之後將以血的代價才能換來憲法的簽訂。當時,已經有挪亞·韋伯斯特(Noah Webster)和亞歷山大·咸美頓(Alexander Hamilton)警告,有可能發生內戰。

第二,一個統一的聯邦可以更有效抵禦外來侵略、在國際事務中更強大、在各州經濟往來和國際貿易中更受益。簡言之,那些大州相信,簽署《憲法》、擁有參議院和選舉人團制,將更好地使他們獲得「生命、自由和對幸福的追求」。也就是說,這些大州具有遠見。

《憲法》的簽署和第一位美國總統華盛頓的出現,讓美國消除了內戰,也誕生了一個持久發展的國家。隨之而來的是國家的有序發展、貿易而非貿易戰的發展,美國進入歷史上、任何國家都無法比擬的成長與繁榮。

經歷考驗

即使如此,我們的聯邦也經歷了考驗。南方在奴隸制等問題上如此恐懼會被北方控制,南方選擇退出了聯邦,理由是加入聯邦應是自願的。南方認為,在誰可以為他們決定政策的問題上,他們有權選擇離開聯邦。我們知道那場衝突的結果是甚麼。

今天,我們生活在一個、我稱之為「分裂的時代」。是的,我們在處世哲學上是分裂的,但這不足為奇,我們之前也是如此。

傳奇的首席大法官馬歇爾(John Marshall)在1804年出版了五卷著作《喬治·華盛頓的一生》(The Life of George Washington)。他說:「最後,兩大黨在每個州形成,各自有鮮明不同的標誌,並通過系統的安排追求不同的目標。」

馬歇爾寫道:

「一個政黨在個人範疇與公共利益之間努力尋求平衡……他們認為,只能通過勤勞與節儉來減輕個人的痛苦,而不應通過放寬法律或犧牲他人權利來減輕自己的煩惱……另一個政黨為自己設計了更放縱的路線,他們對待債務人的態度極為溫和,總認為應該帶給他們救濟;他們也認為,要求人們完全忠實地遵守合約是一項嚴厲的措施……人民會無法忍受。」

今天當我們面對分歧,兩黨仍以過去的方式解決問題,但有一點與之前明顯不同。

我們的政府如今不再受限制,支出幾乎等於我們經濟總量的50%。而在馬歇爾時代,政府開支只佔經濟的2%~3%。

針對政策和政府開支,兩黨(兩派)爭執得如此激烈,核心原因是誰都想極力控制那10萬億美元的政府開支、都想得到這筆金額、都想通過徵稅獲得這筆支出。政府開支每多一美元、徵稅每多一美元,我們的分歧就繼續加大。

難以置信的是美國左派總想大幅增加這一支出。他們希望政府強推由政府制定的醫保計劃、由政府來決定使用哪種能源和槍枝權利等議題。

為取得對政府的控制權,我們的分歧和對抗前所未有地走上了街頭。如果選舉團制今天被廢除,明天我們的分裂就將達到爆發點。

脫離

紅州和藍州間的鴻溝如今已達到我們內戰前的「梅森-迪克森線」(Mason-Dixon line)。一旦失去選舉人團,人口少的紅州,更不用說德州和佛州,不會有興趣留在一個長期被加州、紐約州、佩洛西(Nancy Pelosi)、哈里斯(Kamala Harris,民主黨副總統候選人)、庫莫(紐約州長)控制的聯邦。

根據左派的計劃,政府支出將飛漲、學校將採用三藩市的教育政策、擁槍權將取消、綠色(環境)政策將成為唯一的選擇,因為左派領導人不會看重小州的權益,也不會重視國家的統一。到時我們將發現,遵守法律的紅州公民將希望離開這樣的聯邦,讓左派去自食惡果。

脫離運動是真實存在的。它存在於民主國家,如意大利的威尼斯和加拿大的艾伯塔省;如加州和俄勒岡州居民想成立傑斐遜州;德州居民中也有這種情緒。

選舉團制越受到威脅,你在美國看到的分離情緒就越多。今天和以往的問題始終是,我們的領導者是否具備超越個人的遠見;我們的大州是否明白,他們的角色不是統治整個國家。

原文《The End of the Electoral College Would Lead to the Break Up of the United States》發表於英文大紀元。

作者簡介:

托馬斯·德爾·貝卡羅(Thomas Del Beccaro)是名作家,演講者,霍士新聞(Fox News)、霍士財經網(Fox Business)和《大紀元時報》(Epoch Times)的觀點作家,也是加州共和黨前主席。他也是《分裂的時代》(The Divided Era: How We Got Here and the Keys to America's Reconciliation)和《新保守主義範式》(The New Conservative Paradigm)等歷史觀察書籍的作者。

本文表達的觀點屬於作者,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