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美國偉大的獨立戰爭,有三位開國先賢最功不可沒。第一位當屬美國國父、第一任美國總統喬治.華盛頓,作為獨立軍統帥,他身先士卒,直接指揮並率領美國人民贏得了獨立戰爭;第二位是《獨立宣言》的作者、第三任美國總統托馬斯.傑佛遜,他為獨立戰爭提供了重要的理論依據;第三位,就是托馬斯.潘恩,他妙手撰寫的《常識》小冊子,極大地鼓舞了美國人民的士氣、堅定了美國人民走向獨立的信念。

美國獨立戰爭獲勝,《常識》舉足輕重

1763年,英法北美戰爭結束後,英國逐步確立了在北美洲的控制地位,成為霸主。大英帝國對北美洲殖民者們頒佈了高額稅收的法令,令當地的百姓苦不堪言。沉重的經濟負擔引發了北美殖民者的強烈不滿。1770年,英國士兵在波士頓向當地的居民開槍,就是歷史上著名的「波士頓屠殺」,北美的殖民者開始抵制英國進口的貨物,衝突一步步加劇……

1775年,萊剋星頓槍響過後,美國開始走上了艱難的獨立之路。獨立戰爭之初,有關獨立還是統一,在美國國內還存在著很大的爭議。有相當一部份人,主張尊崇大英帝國的君主政權統治,保持現狀;而另一部份人雖支持美國獨立,內心也是忐忑不安的,多數對大英帝國的軍事力量心存恐懼。當時,就連身為獨立軍統帥的華盛頓,對美國是否應該走向獨立也是心存疑惑的。

在這樣一個背景下,潘恩奮筆疾書,寫下了《常識》這本書,歷數了大英帝國對其北美殖民地的霸道和欺壓,並且指出,如果說英國是北美的母國,那「母國」對北美人民的欺辱,就是最令人感到羞恥的事,因為虎毒不食子,野蠻的人也不會殺自己的家屬。潘恩堅定、清晰地指出﹕美國走向獨立,是基於一種簡單的事實和「常識」——北美人民沒有必要繼續接受暴政,解決英美危機的最佳途徑是美國獨立。「為了我們的下一代不再遭暴力侵害,我們必須反抗,以獲得獨立。」

當時的美國人口只有大約三百萬,《常識》卻售出了將近六十萬冊,可見其影響力之大,傳播範圍之廣。潘恩的《常識》猶如黑暗中的一盞明燈,驅散了美國人民心中的疑慮,堅定了他們走向獨立的信念。華盛頓在讀完《常識》後,深深地被震撼,徹底放棄了對英國的幻想,在給朋友的信中寫道:「我們必須和英國政權一刀兩斷」。而傑佛遜撰寫的《獨立宣言》中,也不乏從《常識》中汲取的養分。

甚至,英國有家報紙表示,「在一小時前還是一個堅決反對獨立思想的人,讀了潘恩的書之後,也瞬間改變了自己的態度。」因此,潘恩的《常識》有如文字的號角,吹出了獨立戰爭的士氣和激情,在美國走向獨立的過程中發揮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政治素人特朗普當選用「常識」治國

時光荏苒,美國走向獨立後,轉眼二百多年過去了。《常識》並沒有停止發揮他的巨大作用。2003年,美國最大連鎖書商「邦諾書店」做了統計,在影響美國歷史的二十本書中,《常識》位居榜首。

不幸的是,一百多年來,共產主義開始全面入侵人類。1919年,美國成立了聽命於共產國際的美國共產黨。1930年起,披著「自由主義」外衣的共產紅潮狂襲美國,發展到後來,「羅斯福新政」時期美國已走上大政府道路,再到60年代,美國颳起了「共產風」,反傳統、反道德、街頭嬉皮士、搖滾、亂性、毒品等開始氾濫。隨後的「體制內長征」,披著「進步主義」「理想主義」外衣的馬克思主義被植入了美國社會的各行各業。到了近年,深層政府、政商界、大學、媒體、大科技公司、荷里活……已經形成了權力和利益之間的深度勾兌,並達到一種微妙的平衡。

隨著共產主義和極左派勢力對美國的腐蝕和滲透,有不少美國人也被一步步帶動著,看不清方向。「政治正確」在美國大行其道,很多政策都明顯違背常識。比如,奧巴馬當政期間,打著「政治正確」的旗號,推出了「男女如廁令」——任何一個男性,只要聲稱自己心理上是女性,就可以上女廁所;禁止他上女廁所的,就被視為歧視。此行政令一經出台,極左勢力欣喜若狂。

2016年,政治素人特朗普出現了,奇蹟般當選第45屆美國總統,他常說:「別來政治正確那一套」、「我們拒絕社會主義」。在特朗普的字典裏,只有常識。常識是甚麼?常識就是男的應該上男廁所,女的應該上女廁所。因此,我們看到特朗普下令取消了「男女如廁令」;我們看到,特朗普取消了助長伊朗恐怖勢力的「伊朗核協議」,開始全面制裁伊朗;我們也看到了,特朗普關閉邊境牆,不再允許各種非法移民湧入美國;我們還看到了,特朗普把「綏靖政策」丟入垃圾桶,開始出重拳打擊中共,在經濟、軍事、科技、外交等多個領域給中共鎖喉。

四年過去了,美國在特朗普的帶領下,在內大幅減稅,創造海量就業機會,帶動經濟強勁復甦,曾創半世紀來最低失業率,股市屢創歷史記錄;對外打擊恐怖主義,徹底殲滅了ISIS,締造了阿聯酋-以色列、巴林-以色列兩個世紀和平協議,引領全球圍剿共產主義……

然而,正如特朗普宣誓就職時所言:「我將撼動政治通道兩邊的建制派,因為我不會被收買。」在特朗普對內一步步「抽乾華盛頓沼澤」的過程中,深藏其中的暗黑勢力、大鱷們對特朗普發起了猛烈攻擊。同時,特朗普在斬斷中共紅觸角的過程中,也激起了中共紅魔在垂死掙扎中的瘋狂反撲。於是,中共黑手、美國深層政府、政界、商界、媒體、大科技公司、各派極左勢力,甚至大量女巫沆瀣一氣,形成了一個天大的「妖陣」,對特朗普發起了長達四年的攻擊、抹黑和迫害,累積到2020美國大選,才出現了今天這烏雲蔽日的局面:大選舞弊規模空前,美國陷入憲政危機、道德危機……

大選舞弊與否只需常識即可判斷

面對此次大選的種種亂象,特別是「主流媒體」和大科技公司造假蠱惑、對大選舞弊信息的封鎖和洗腦宣傳,對民眾、甚至對總統實施言論審查、言論封殺,以及「黑命貴」的暴力威脅,有不少民眾陷入了迷茫,對是非善惡的標準開始模糊起來。

美國開國先賢給子孫後代奠定的民主自由已危如累卵,美國人民彷彿再次置身於兩百多年前獨立戰爭前夕的危難時刻。這一次,美國人民能否通過「常識」再次走出危機、迎接光明呢?下面,讓我們先一起來盤點一些大選中的基本「常識」。

1. 有資格的選民才可以參與投票

甚麼是有資格的選民?據美國法律規定,合法選民必須首先是美國公民,在選舉日當天需年滿18歲,而且要滿足所在投票州的居住要求。當然了,選民必須是個活人。

本次大選中,美國多個州都出現了死人給拜登投票。據布賴特巴特新聞網(Breitbart)發佈的消息顯示,此次大選,賓州選民名單上至少有2.1萬人是死人,其中超過90%的人在2019年10月之前就已去世。大數據民意調查機構主任Richard aris說,密歇根州有大約9,500個死人被確認「已郵寄了選票」。更有甚者,此次大選,加州爆出有2歲半的寵物母狗,也通過郵寄方式投了票。

2. 一人只能投一票

一人一票是最基本的常識。在佐治亞州的格威納特縣(Gwinnett),登記選民總數五十多萬多,實際參加投票的40萬,但最後卻投出票數81萬多,相當於平均每人投了2票!據證實,在密歇根州韋恩縣(Wayne),有一批選票中,高達60%的簽名是相同的。

11月14日,加州第37區國會候選人埃羅爾‧韋伯(ErrolWebber)發表聲明,一個多月前,韋伯在住所共收到了8張選票,1張是寄給他自己的、其餘7張是給其他人和已不住在那裏的人的。韋伯表示誠信很重要,他只用自己的那張選票投了票。但韋伯質疑,對於一些也收到了多張選票卻不注重誠信的人,他們會不會多次投票?投票系統是否能查出來?當機器無法驗證簽名時,人工驗證簽名是否嚴格?人們不得不懷疑加州大選的公正性。

3. 在哪個州註冊就只能在該州投票

近日,有民主黨高層為了拿下佐治亞州兩個聯邦參議員的席位,竟號召選民「搬家投票」。其中,前民主黨總統初選參選人楊安澤(AndrewYang)、紐約社會主義國會議員極左派代表AOC(AlexandriaOcasio-Cortez)等民主黨高層積極響應,公然企圖違反選舉法。

這樣做,不僅他們在紐約的選票應該被視為無效,他們在紐約的官職也應被取消,他們還可能被治重罪——據該州檢察長辦公室表示,獲刑10年,處以10萬美元罰款。

4. 選票應該被監票,計票不能舞弊

在此次大選中,很多共和黨的監票員被擋在機票站外面,無法監票。11月4日,在佐治亞州的富爾頓縣(Fulton),計票人員謊稱要關閉投票站,把共和黨的監票員趕回家,然後那些計票人員偷偷地繼續點票。

底特律計票站工作人員用紙板堵住窗戶,並阻擋共和黨觀察員觀看計票過程。

11月3日夜晚,在密歇根州底特律市的一個最大點票中心TCFCenter中,在場監票的共和黨義工發現,從晚上10點到第二天早晨5點的一個班次的數票工人數出來的票數應該在7,000張到1萬張之間。但是,工作結束時廣播中卻宣佈說:我們今晚數出來5萬張選票。

此外,本次大選中,全美國有33個州、包括所有的搖擺州的投票系統都是用了欺詐軟件Dominion,至少將數十萬張投給特朗普的票偷偷的轉移到了拜登的名下。目前,關於Dominion軟件公司的調查正在進行中,相信更多證據會在不久的將來浮出水面。

5. 同一黨派議員與總統候選人得票率不會大相逕庭

根據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先前的調查,「支持特朗普和拜登的絕大多數選民都說,他們支持同一黨派的參議員候選人。」也就是說,投票支持特朗普的選民大多也都投票支持共和黨籍的參議員候選人。的確,根據統計,特朗普在共和黨中的支持率高達90%以上。反之亦然,投票支持民主黨的選民大多也都支持拜登。

然而,在密歇根州多個縣(如Oakland、Macomb、Kent),共和黨得票率越高的選區,特朗普的得票率卻越落後於共和黨得票率。

更為離奇的是,在一些搖擺州,拜登的得票數卻遠遠高於民主黨參議員候選人的得票數。比如,在佐治亞州,拜登與民主黨參議員候選人之間的選票差額高達95,801票,是特朗普與共和黨參議員候選人之間選票差額(818票)的117倍!

6. 大規模選票數據應該符合統計學基本原理

在當今社會,本福特定律(Benford’s Law)被廣泛應用於檢驗大規模數據的造假行為。美國大選的數據量大,而且數據分佈寬泛,如果沒有人為操控的因素,選票數據結果理應符合本福特定律。如果有大規模人為造假的選票數目,那麼就會在本福特定律面前現出原形。

近日,美國有推特用戶將拜登的選票數據與本福特定律做了對比,發現在威斯康辛州的密爾瓦基郡(Milwaukee),伊利諾伊州的芝加哥市(Chicago),以及賓夕凡尼亞州的阿利根尼縣(Allegheny)等多個地方,拜登的選票曲線遠遠地偏離了本福特定律曲線。

7. 出現舞弊爭議的選區,應該透明的重新計票

出現舞弊爭議的選區,需要重新計票,而且要有公正、透明的監票。而最直接的方式,就是跟台灣大選時一樣公開唱票。

台灣2020年初的大選,1,931萬人有投票權,他們可以做到任何投票所的每一張選票在開票時,任何人都可以觀看、錄影、監督,甚至提出質疑,沒有秘密計票。這次美國大選,那些存在爭議的選區,註冊投票人數遠低於台灣,所以公開唱票是可行的。

8. 言論自由,不同的觀點應被允許自由表達

大選前,《紐約郵報》率先披露出拜登家族「硬碟門」醜聞,然而,左媒刻意不報道,社交媒體也竭力阻擋醜聞傳播,推特甚至直接封掉《紐約郵報》的帳號。面書上一個擁有近3萬成員、名為「新澤西女性支持特朗普」(New Jersey Women for Trump)的群被面書無緣無故給封了。

大選日之後,面書、推特更加肆無忌憚地進行言論審查,將特朗普總統的幾乎所有帖子都打上了特殊標籤。面書上一個「停止竊選」(StoptheSteal)的群組,積累了超過35萬名成員,他們討論了關於選舉舞弊的指控,並計劃在美國各地舉行支持特朗普的和平抗議活動。而近日,面書直接刪除了「停止竊選」群組帳號。相反,討論並實施暴力打砸搶行動的Antifa、黑命貴組織帳號卻一直相安無事。

9. 民主社會不同觀點需要被尊重

近日,前面提到的紐約社會主義國會議員AOC揚言,要給特朗普支持者建立黑名單,把「投票、服務、捐款、支持和代表」特朗普總統的人的資料進行歸檔,以備日後算帳。

前奧巴馬幕僚之一的民主黨VIP塞烏干(Hari Sevugan)隨即站出來響應,成立一個「特朗普問責項目」,威脅要懲罰敢於僱用特朗普支持者的官員、僱主和出版商。

《華盛頓郵報》的魯賓(Jennifer Rubin)也加入了清洗政敵的團夥,甚至建議把特朗普總統支持者送進「再教育集中營」去改造。

10. 吹哨人應受到法律嚴格保護

美國郵局理查德·霍普金斯(RichardHopkins)挺身而出公開吹哨,爆料出關鍵搖擺州賓州的郵局局長要求員工將4日收集到的郵寄選票全蓋3日的郵戳,將非法選票「合法化」。

隨後,霍普金斯受到美國郵局的總監察長辦公室(Office of Inspector General)特工的盤問。盤問錄音證明審案的特工試圖恐嚇和強迫霍普金斯退縮。此外,霍普金斯收到當地郵局的一封信,告知對他無薪停職。

除了以上盤點出的10點,要細數的話還會有更多的「常識」。比如,舞弊嚴重的選舉應當判決無效。一旦大選被宣佈無效,那麼參與舞弊犯罪的一方會直接面臨被調查、抓捕入獄。那麼,特朗普總統將順理成章地直接連任。

結語

儘管目前美國大選仍懸而未決,但已經有來自全美五十個州的民眾,舉行了和平集會與遊行,反對大選舞弊,支持特朗普。一位特朗普支持者的外套上赫然寫著「我寧可得武漢肺炎(COVID-19),也不要拜登當選(Biden-20)」

美國最大的民兵組織「守誓者」(Oath Keepers),吸納了數萬名曾經是軍人或執法者的美國人,屬於保守派武裝組織,上周六也參加了在華盛頓DC的支持特朗普的大遊行。「守誓者」成員說,他們不會承認這次選舉,美國有大約一半的人都不會承認拜登是合法的。他們還表示,他們會傚法美國開國元勛的精神來抵制拜登。

越來越多的正義力量開始集結,堅定地站在正義的一邊,向邪惡勢力說不。這些正義的力量不僅來自共和黨內部,還來自司法界、荷里活、宗教界、以及社會的各行各業……我們彷彿可以看到,當年潘恩在《常識》一書中所描述的「我們的偉大力量,來自北美人民的團結一致」即將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