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於對選舉舞弊的擔憂,美國密歇根州最大的縣、底特律所在的韋恩縣(Wayne County)11月17日晚最初未能通過11月3日的選舉結果認證;但隨後在三小時內出現戲劇性反轉,其中有何內幕?

韋恩縣點票委員會17日晚陷入了2比2的黨派僵局,兩名共和黨成員拒絕認證投票結果,因為底特律七成地區的選票總數出現異常,收回的選舉票超過選民數。

隨後,左派的民主黨人士在當地的市民網絡會議上公開攻擊兩名共和黨委員,指責他們是種族歧視、剝奪底特律大多數居民非裔的選舉權。包括民主黨聯邦眾議員、底特律選區的拉希達·特萊布(Rashida Tlaib)也出來為攻擊言論站台,她是民主黨2018年新晉眾議員「四人幫」成員,一直強烈反對總統特朗普。

緊接著,兩名共和黨委員在要求州重新計算有問題的縣選區下,改投2張贊同票,最終韋恩縣點票委員會17日以4比0通過了選舉結果。

最新的消息是,兩名共和黨委員於18日晚要求撤回認證投票,理由是17日是在遭遇霸凌以及家人收到威脅下表示的贊同。

為何韋恩縣的結果如此重要

韋恩縣是美國密歇根州人口最多的縣。截至2019年,美國人口普查估計其人口為174萬9,343人,使其成為美國人口最多的第19個縣。縣政府所在地為底特律。

根據該縣官方網站18日下午12點17分公佈的2020年11月3日大選數據,該縣2020年註冊選民人數為140萬6,355人,收到選票總數為87萬8,102票,投票率為62.44%。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得59萬7,170票,特朗普總統得26萬4,553票,拜登領先33萬2,637票。

然從整個密歇根州的得票數來看,拜登的總票數為279萬6,702張,特朗普票數為265萬695張,拜登只領先特朗普14萬6,007票。如果把韋恩縣排除在外,特朗普的得票反領先拜登18萬6,630票。

換句話說,韋恩縣的結果將決定整個密歇根州的選舉結果,進而決定誰當選總統。

韋恩縣已報道大量作弊事實

但韋恩縣的選舉結果充滿質疑。特朗普競選團隊已經就韋恩縣選舉舞弊提起訴訟。

因為整個點票過程中,韋恩縣發現了大量舞弊動作:投票人數與簽到投票的人數不符;選舉工作人員被命令不核實缺席選票上的選民簽名,不追溯缺席選票的日期;即使選民的名字沒有出現在正式選民名單上,選票也被計算在內;沒有安全保障的選票被送到點票中心的裝載車庫,沒有裝在密封的選票箱裏,沒有任何保管鏈,也沒有信封;點票處工作人員阻止共和黨監票員進入監票現場,遮擋點票大廳窗子等等。

而一周前,底特律選舉工人傑西∙雅各布(Jessy Jacob)提交的一份宣誓書說,她親眼目睹、並接到指示去改動缺席選票日期,她認為有數千張選票被篡改。

40名密歇根州議員也給州務卿寫了一封措辭嚴厲的信,要求審計,「每一張合法選票都必須被計數」。

共和黨委員拒絕認證的理由是甚麼

在17日傍晚的縣選舉委員會(Election Canvass Board)大選結果認證會議上,兩位共和黨委員威廉·哈特曼(William Hartmann)和莫妮卡·帕爾默(Monica Palmer)以發現大量舞弊為由,拒絕認證。在選舉委員會形成了2:2的僵局,選舉結果認證不能通過。

兩位共和黨委員質疑的是,大部份選區收上來的總票數超過發下去的空白選票數,收到的與發出的票數不一致。正常情況是,發下去的空白選票數會一定比收回來的要多。

據悉,底特律的這種選票怪像早在2016年大選就出現過,當時有近六成的底特律選區收回來的選票都超過發下去的空白票。

但在17日的會議上,2名共和黨選舉委員決定不再容忍過去這種被制度化的舞弊行為。

共和黨委員3小時後卻突然轉向

消息傳出後,挺川選民大受鼓舞,奔走相告。特朗普總統律師珍娜·埃利斯(Jenna Ellis)也在相關推文中說:「韋恩縣(底特律所在地)的縣選舉委員會拒絕認證選舉結果。如果州選舉委員會也這麼做,共和黨州議員將選出選舉人。這是特朗普總統的巨大的勝利。」

然而約3個小時後,17日深夜發生劇情反轉。有報道說,兩位共和黨委員在巨大壓力下改變了初衷,最終對韋恩縣投下了贊成票,使得認證以4:0通過;但共和黨委員仍要求民主黨的州務卿喬塞琳·本森(Jocelyn Benson)對存在問題的縣內選區進行審核。

韋恩縣選舉委員會的另外兩名民主黨委員都是底特律工會官員,他們分別是:喬納森·金洛克(Jonathan Kinloch),他是密歇根州服務僱員國際聯盟醫療保健的政治主任;和艾倫·威爾遜(Allen Wilson),他是汽車工人聯合會主席羅里·甘伯(Rory Gamble)的行政助理。

在媒體報道,韋恩縣選舉委員會最終4對0認證了選舉結果,保守派對結果表示失望。

根據密歇根州法,不能在選舉日結束後14天內進行全面核查的縣,必須將其文件交給州務卿辦公室和州核查委員會,以決定是否應接受該縣的選舉結果。而州委員會應立即開會,並做出必要的決定,並在10天內證明該縣的選舉結果。

恐嚇蜂擁而至 公佈共和黨委員的孩子信息

那麼這3個小時裏發生了甚麼?兩名共和黨委員的個人住址及家人信息被人公開,甚至包括他們孩子就讀的學校;同時,美國媒體CNN、「政治客」(Politico)等稱,他們是種族主義者。

極左派民主黨選舉觀察員、TechTown的行政總裁內德·斯泰布勒(Ned Staebler)在委員會的網絡電話會議直接攻擊拒絕投票的共和黨委員。他的理由是,這次的表現已比8月初選時好,已經允許委員會對更多選票進行重新計算,所以委員會不能以選票有問題為由、不認證拜登勝選。

斯泰布勒公開支持「黑人的命也是命」(BLM)和「安提法」(Antifa)組織;同時,他還鼓吹對特朗普支持者實施暴力行為。

另一名密歇根民主黨州第四選區眾議員當選人亞伯拉罕·艾亞什(Abraham Aiyash)在網絡電話會議上赤裸裸威脅說,「我希望你想想這對你的孩子們意味著甚麼,他們上XX學校,當他們見到非裔同學時……」

特朗普轉發民主黨左派的恐嚇影片 警告「停止騷擾」

艾亞什恐嚇共和黨選舉委員的影片在網上瘋傳。連特朗普總統也轉推了這則影片。

特朗普總統從17日晚和18日早上已經對韋恩縣的選舉發出數條推文,他質疑密歇根州收上來的選票數超過註冊投票選民數,除了造假、無它解釋。

特朗普18日早上發推文說:「錯!他們(兩名共和黨委員)先是反對選票遠高於選民數這一結果。然後他們被惡毒地威脅恐嚇,逼他們改主意,但作為愛國者他們仍拒絕在文件上簽字。那裏有71%選區出問題。停止騷擾!」

不久,民主黨左派艾亞什18日在推特改口說:「人們在散佈我威脅(共和黨委員)帕爾默的假新聞……我都不懂甚麼叫人肉……」他的最新發言再度引發保守派人士的集體憤怒。

保守派人士傑克·波索比克(Jack Posobiec)回覆艾亞什的最新推文說:「你說出她孩子上的學校,同時還叫囂她是種族主義者;你跟蹤她的孩子。這些話都在影片上,你不能再撒謊,撇得一乾二淨。」

同時,波索比克還正告艾亞什說,「在聯邦選舉中威脅選舉官員是一項聯邦犯罪」,並將此影片抄送給聯邦調查局。

美國共和黨全國發言人伊利沙伯·哈靈頓(Elizabeth Harrington)也罕見就該威脅影片發推文說:「我們是法律統治還是暴徒統治?我們是民有、民治、民享政府?還是要民主黨左派治下的威脅和恐嚇人的政府,任由大媒體為他們掩護,由大技術公司為他們審查?」

觀看影片,請點擊這裏。

在保守派的密切關注下,18日晚傳出的最新消息是,韋恩縣的兩名共和黨選舉委員要求撤回認證投票,理由是17日是在遭遇霸凌以及家人收到威脅下表示的贊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