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美國大選截至11月17日的點票結果,國會眾議院435個席位中,已經決出422個席位,其中共和黨佔204席,民主黨剛達到218席的過半數門檻。剩下的13個席位中,共和黨人領先的佔8個,民主黨人領先的4個,還有1個路易斯安那州第5選區的席位,將由兩名共和黨人進行特殊選舉。如果各自保持領先到點票完成,最後兩黨在國會的席位將是222(民主黨)對213(共和黨)。

聽新聞:

這意味著,今年很可能誕生1919年來聯邦眾議院最少的多數黨席次。大選前,民主黨人信誓旦旦將再奪十幾個席位,但大選結果席位不增反減,且比目前的232席大幅縮水,很多民主黨建制派將這一狀況歸咎於眾議院議長佩洛西領導不力,放任極左派,嚇走了很多中間選民。

而共和黨眾議院領袖麥卡錫(Kevin McCarthy)近日接受霍士新聞採訪時表示,考慮到218的過半門檻,民主黨人此次優勢太小,佩洛西不一定能連任眾議院議長,共和黨可能會實際控制眾議院。

麥卡錫說,上一屆國會,有15名民主黨人投票反對佩洛西,而其中10名已經成功連任。如果這10人投下反對票,佩洛西就無法當選眾議院議長。退一步講,即使佩洛西連任眾議院議長,由於AOC(Alexandria Ocasio-Cortez,紐約州眾議員)等民主黨激進左派日漸壯大,與民主黨溫和派之間分歧日深,佩洛西也很難實際控制眾議院。

在克林頓時期擔任眾議院議長的紐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上周也分析說,由於民主黨內部的分歧,麥卡錫實際上有能力與10~12名民主黨溫和派議員結成聯盟,從而控制眾議院。

金里奇說,雖然佩洛西目前仍掌握權力,但隨著AOC等極左派政治新星不斷搶風頭,佩洛西的權力正在被削弱。溫和派民主黨人,或是搖擺區的溫和左派也會衡量:自己2022年的連任選舉有可能會被黨內極左派連累而失利。

溫和派不要瘋狂的社會主義議案

實際上,民主黨溫和派與極左派之間的分歧幾乎到了水火不容的程度。溫和派對於左派解散警局、剝奪警局資金等倡議尤其深惡痛絕。

11月11日,西維珍尼亞州的溫和派民主黨國會參議員曼欽(Joe Manchin)在推特上批評左派想剝奪警局資金太荒唐。他說:「我們不要瘋狂的社會主義議案,我們不認為應該解散警局。」而AOC則在推特上發出一張她坐在曼欽後面、仇恨地看著曼欽後腦勺的照片。

11月9日,曼欽在接受霍士新聞布萊特·拜爾(Bret Baier)的採訪時曾表示,他將通過「不投票」方式,單方面阻擋想在參議院闖關的任何極左派議程。他當場承諾:絕不投票支持民主黨極左派推動的「擴編最高法院」(Pack the courts)與「終止冗長發言制」(End the filibuster)的議程。

民主黨目前在參議院獲得了48席,雖然佐治亞州的兩個席位還未決出,但只要缺少曼欽的投票,民主黨對參議院的任何「構想」都會變成空想。而極左派的議程在參議院也根本就不會有任何機會。

如眾議院選總統 共和黨絕對佔優勢

今年的大選曝光了各種舞弊行為。而近日,在愛荷華州一位國會議員候選人的選票也一度出現「被減少」的情況。

該州第2國會選區的共和黨候選人瑪麗安內特·米勒-米克斯(Mariannette Miller-Meeks)在11月12日對霍士新聞說,由於該州在審計中找出217張未計入的選票,她才能扭轉局勢,重新領先34票。

米克斯說,大選之夜,她的得票數是領先的,但在計算臨時選票和缺席選票後,幾個小時內,她被減去了406票,之後就處於落後。她說,她不想下結論說有舞弊行為,但她很想知道「減票」是怎麼發生的。

愛荷華州規定每個縣必須在大選之後的周二前對點票結果進行審計,然後由縣監事會認證之後,提交給州務卿辦公室。截至11月17日,愛荷華州選舉已經點票近90%,米克斯領先48票。

如果米克斯最終拿下該席位,雖然不能幫共和黨人從席位數上翻轉眾議院,但是,卻能對總統選舉後續可能的選項產生影響。

舞弊行為給此次大選帶來了極大的變數。如果因為各種原因,無法在1月20日前選出新一任總統,按照美國憲法,就可能交由眾議院投票選總統,參議院投票選副總統。

眾議院選總統,不是每位議員一人一票,而是每州一票,各州國會席位佔多數的黨派所提名的總統候選人通常會獲得該州的一票。從目前的結果看,全美50個州中,共和黨人在26個州席位佔多,民主黨在20個州席位佔多,還有3個州兩黨席位打平,剩下的愛荷華州(一共4席),如果米克斯能勝出,共和黨席位就將獲得3席,而民主黨1席,這將進一步鞏固共和黨在眾議院選總統方面的優勢。

而在參議院,共和黨現在以50:48領先兩席。佐治亞州的2個席位將在明年1月由特殊選舉決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