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7日,美國參議院司法委員會舉行社交媒體平台內容審查聽證會,主題為「爆料新聞:審查制度、壓制和2020年大選」。兩黨立法者多同意,應該改革《通信規範法案》第230條款。共和黨聯邦參議員克魯茲在會上質問推特行政總裁多西:「你是選民舞弊的專家嗎?」質疑推特對有爭議的政策採取立場,同時享有230條款規定中的特殊福利。

此外,共和黨參議員喬什·霍利展示的一份Tasks平台使用過程中的屏幕截圖顯示,面書與谷歌、推特進行溝通,同步地有效配合進行言論審查。

參院就社媒審查再聽證 同意改革第230條

華盛頓時間11月17日,美國參議院司法委員會(Senate Judiciary Committee)舉行關於社交媒體平台內容審查聽證會。主題是「爆料新聞:審查制度、壓制和2020年大選」。

2020年美國大選前,《紐約郵報》一揭露拜登家族腐敗醜聞的報道,遭到推特(Twitter)與面書(Facebook)的壓制,其內容審查做法受到廣泛批評。

大紀元11月18日報道,聽證會上,參議員們對Twitter與Facebook的行政總裁提出質疑。共和黨參議員質疑這兩家公司對唐納德·特朗普總統及其他保守派人士,有關美國大選的帖子實施內容審查。

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南卡羅來納州共和黨參議員林賽‧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一開始便說:「我想知道的是,你們推特和面書並不是報紙,為甚麼你們對《紐約郵報》擁有編輯控制權?」

格雷厄姆表示,希望能夠改革第230條款。他說:「當你擁有一家掌握了政府權力的公司,你所擁有的權力要比傳統媒體要大得多時,你必須放棄一些。」

Twitter行政總裁傑克‧多爾西(Jack Dorsey)與Facebook行政總裁馬克‧朱克伯格在開場白中為自己公司的政策進行辯護,但同時亦均承認需要更多的透明度。

多爾西警告,不要完全廢除230條款。他說,這將「可能導致更多的言論被刪除,無意義的訴訟氾濫,嚴重限制我們處理有害內容和保護網民的整體能力。」

在聽證過程中,共和黨人批評說,這些科技巨頭公司對發佈的內容採取了黨派立場。猶他州共和黨參議員邁克‧李(Mike Lee)舉例說,海關與邊境保護局局長馬克‧摩根(Mark Morgan)因為發佈一關於美墨邊境牆有效性的帖子,被推特關閉帳號。

多爾西承認暫停摩根的帳戶是錯誤的。但他辯解說:「原因是我們在此期間提高了對政府帳戶的關注。」

邁克‧李在聽證會開始時已表示:「我們今天所看到的是,此類『錯誤』總是發生在政治分界限的一邊,而不是在另一邊,幾乎完全發生在一邊」。被審查和刪除的帳戶「恰好一直都是共和黨人、保守派人士與反墮胎活動人士」。

李要求兩家公司向他提供一份清單,列出所有遭到刪除或審查的帳戶。

儘管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中的民主黨人批評這次聽證會,但兩黨立法者大多均同意,應該改革《通信規範法案》(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第230條款,甚至應該將其完全廢除。

霍利:面書與推特、谷歌協調 行言論審查

此外,共和黨參議員喬什·霍利(Josh Hawley)表示,面書使用名為「Tasks」的系統與谷歌、推特進行協調,對社交媒體平台用戶進行言論審查。他在聽證會上展示一份Tasks平台使用過程中的屏幕截圖。

霍利說:「我注意到,Tasks平台亦顯示谷歌與推特的審查記錄。所以我認為,面書與谷歌、推特進行溝通,並吸取他們關於言論審查的建議,應用在Tasks平台上,這樣面書就能與那兩家公司同步地有效配合,進行言論審查。」

霍利表示,面書還使用另一名為「Centra」的系統,跟蹤互聯網匿名用戶。

霍利在聽證會上詢問朱克伯格,是否願意向司法委員會提供面書與推特、谷歌在Tasks平台溝通的所有內容清單、提供Tasks平台上記錄的有關言論審查的信息清單。

參議員泰德·克魯茲(Ted Cruz)亦在聽證會上,要求朱克伯格提供受言論審查的個人、網站和實體清單。

朱克伯格先後拒絕提供上述內容。

霍利說:「現在我們所有人都知道了,朱克伯格承認Tasks系統是存在的,但拒絕提供他已經知道的內容。」「我想說的是,你們這些公司是國際巨頭,你們如何共同協調控制用戶信息。」

霍利還說:「面書員工包括面書審查團隊、社區福利團隊、誠信度團隊及仇恨言論工程團隊,在使用Tasks平台進行項目溝通的同時,亦使用Tasks平台討論封殺哪些個人、帳號,或網站。」

「你是選舉舞弊的專家嗎?」 美共和黨議員質問社媒巨頭

共和黨聯邦參議員克魯茲(Sen. Ted Cruz, R-TX)在聽證會上質疑,推特對言論進行審查與過濾的做法是否具雙重標準。

美國之音11月18日報道,克魯茲問推特行政總裁多西(Jack Dorsey)說:「多西先生,選民舞弊行為存在嗎?」多西稱:「我不確定」。

克魯茲繼續問:「你是選民舞弊的專家嗎?」多西稱:「不,我不是」。

克魯茲進一步問:「那為甚麼現在推特幾乎在每一則有關選民舞弊的發言中都標注所謂的警告標示?」多西稱:「我們只是要超連結到更廣泛的對話,讓人們可以有更多的信息」。

克魯茲質疑說:「不,你們不是。你刊登了一個頁面說明,上面寫著『在美國,任何形式的選民舞弊都是極其罕見的。』這與要導向更廣泛的討論無關,這是對一個有爭議的政策採取立場。」「當你這樣做的時候,你就是一個出版者了。」

克魯茲向多西強調:「你有權採取政策立場,但你不能假裝自己不是一個出版者,並因此享有230條款規定當中的特殊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