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華達州最大的克拉克縣(Clark County)於11月16日下午公佈了今年大選的最終結果,其中該縣委員們動議要進行重選,但範圍僅限於當地C選區,至於其它席位包括總統的投票結果仍予以認證通過,這一結果公佈後,引起軒然大波。

特朗普總統認為,該縣委員們的動議,無疑是坐實了該縣的選舉存在嚴重問題。

他發推表示:「該州的全民主黨籍的縣政委員的選舉,跟總統選舉在同張選票上,其結果因為大規模的選票差異,被推翻了。克拉克縣官員們對自己的選舉安全性也抱有懷疑,這是重大影響!」

前內華達州司法部長亞當拉克薩爾特(Adam Laxalt)也發推說:「克拉克縣委員會剛剛推翻了代表縣內1/6選票數量的選舉結果。因為其中有太多選舉差異,以致於無法確保該選舉結果。這場選舉總共有15.3萬張票。」更有律師表示,該縣出現的選票問題嚴重,將訴諸法庭。

克拉克縣的數據統計,今年該縣有77.63%的選民參與了大選投票。其中最受矚目的總統選舉中,特朗普以430,930票落後於民主黨人拜登的521,852票,相差90,922張票。而在全州範圍內,根據美聯社的統計,截至周一,特朗普在內華達州以33,596票的選票落後於拜登。

在16日克拉克縣召開的地方委員會特殊會議上,兩名選民率先發言質疑該縣的選舉弊端。不過,該委員會最後只發起動議,針對C區的縣政委員(County Commissioner)席位進行重選(Special election),卻仍然認證了其它席位的投票結果,包括總統選舉結果。

縣政委員們的動議將於12月的第一次會議上投票決定。目前尚不清楚可能要對C選區縣委員進行重新投票選舉的結果,是否會影響總統選舉結果,以及特朗普競選團隊是否會以此挑戰內華達州的總統選舉。

大量選民親歷選舉舞弊

在周一的地方委員會的特殊會議上,克拉克縣選民登記官格洛里亞(Joe Gloria)向該縣委員會報告了選票差異的數量,其中在選票本身的差異共有936件。

報告稱這些差異來自選票追蹤、人工驗證簽名,以及「修正選票」流程中。另外,在提前投票和選舉日當天投票中的差異包括:選票在無意中被取消、選民Check-in、重新激活的選民卡、重複激活、登記錯誤。

另外,克拉克縣官網的數據顯示,該縣今年有多達60,114張臨時投票(Provisional Ballots),最終有57,869張選票被計入,2,245張選票被拒絕。

但在會議上,格洛里亞給出的數據卻與官方不相符。他表示該縣臨時選票為60,109張,被計入的選票有57,866張,還有2,243張選票被拒,成為了廢票。

被拒絕的臨時選票中,他說包括115人投票超過一次;142人在錯誤的選區投票;8人沒有資格投票;1,925人未註冊投票;53人沒有提供足夠的居住證明。

然而早前,多位克拉克縣選民告訴《大紀元》記者,她們遭遇了選舉不公。例如,有些選民連續二十多年積極投票,從未間斷過;還有些選民已在選舉前的一個多月就登記成為了選民、並且提前完成投票,但今年投下的選票仍在未知的情況下,被縣選務處更改為臨時選票。

不僅如此,11月3日大選過後,克拉克縣當地的選民以及監票員紛紛現身說法,向《大紀元》記者控訴,該縣確實存在大規模的選舉舞弊和欺詐行為,包括人工作弊、偷改選票、將正式選票改成臨時選票、妨礙監票員監票、不合法選票、向同一選民寄出多份選票、不認證選民簽名、綠卡持有者變活躍選民等等。

特朗普總統也曾表示,內華達州是虛假選票的藏污地。當地特朗普團隊代表、美國保守聯盟主席施拉普(Matt Schlapp)說,該州有六十多萬張郵寄選票的選民簽名未經有效確認,甚至還存在著死人投票等舞弊情況。

律師準備起訴克拉克縣登記官

內華達律師克雷格穆勒(Craig Muller)在16日接受新唐人電視台採訪時表示,他準備起訴登記官格洛里亞。

穆勒說:「我們相信民主的基石,選民相信當選的官員得到了選民的授權。如果當選官員沒有得到選民的授權,這位當選官員的合法性將受到質疑。因此美國的民眾非常在意他們的選舉、選舉權以及選舉規則。」

「而今年本州(內華達州)的州長,在未得到民眾授權的情況下,在極短的時間中允許選民遞交郵寄選票參選,這是本州州長很少作出的一種決定。因為根據內華達州法律,你必須確認選民的簽名才可以允許選民投票。簽名在西方文化中非常重要,被視為和指紋一樣重要,因此只有在簽名對上號後才可以允許選民投票。但是現在的郵寄選票要求他們在很短的時間內確認數十萬個簽名,這是一個問題,他們試圖用一個人工智能軟件來確認簽名,然而這個人工智能軟件由於無法確認這些簽名,而導致大量的選票被作廢。」

穆勒律師說,這是一個大問題。選民發現他們參選了,但是他們的選票卻未被點票。目前至少接到了數百份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