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佛研究所高級研究員、保守派學者維克多·戴維斯·漢森(Victor Davis Hanson)教授表示,在2020美國大選中,民意調查機構、互聯網和新的選舉規則顛覆了傳統的美國價值觀。

日前,漢森在接受《大紀元》「美國思想領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s)節目採訪時說,「國父們的願景是,真正的美國人是採取主動的人。如果不主動,他得不到如意的結果,那麼他會在將來某個時刻採取主動,否則就不是個參與者。」

「我們是頑強的個人,是自治的公民。我們承擔了保障自己權利的責任,這些權利隨時可能被剝奪,我們有責任出去投票,讓自己了解相關問題。」

但是,漢森認為在這次選舉中體現的概念是,把美國人拉出來,發現他、縱容他、誘導他以我們精英認為符合他利益的方式投票。這種概念顛覆了作為美國人的傳統概念。

對於大量美國人質疑本屆總統被「提前決定」,漢森表示在電腦和矽谷時代,人們創造了新的、偽科學的「準確性」,以誤導民眾作選擇。

他說,「矽谷正在裁決將哪些廣告放在社交媒體上。面書(Facebook)擁有世界上一半人口的用戶,推特在特定的短消息社交媒體領域壟斷了約90%市場份額,谷歌控制了約90%的谷歌搜索,那麼你就真的可以扭曲現實了。」

「你可以在谷歌搜索『亨特·拜登』,但可能翻4頁都找不到他做的錯事,也可能出來『右派陰謀論傷害拜登家族』,反正是一個接一個的故事。這就是我們要面對的,這是奧維爾式的,我不知道這到哪裏是個頭。」

漢森還表示,郵寄選票和提前投票終結了傳統的「選舉日」。在一些州,80%到85%的選民選擇了以上兩種投票方式,數以百萬計的選民在第三輪總統競選辯論和亨特·拜登的醜聞被曝光之前已經投了票。如果按傳統的方式,這些人本可以在投票前了解到相關重要信息。

此外,漢森指主流媒體一直報道不準確的民調,且沒人預測特朗普將贏得大選。這使得一些選民認為選舉結果已成定數,就不再出來投票。

他說,「我們以前從來沒有過這種情況:民調專家做了所有的分析,然後他們共同編造出一種說法,說某個候選人沒有獲勝機會。他們知道這種方法是有缺陷的,2016年(大選)的時候就記錄了這種缺陷,他們自己也知道有缺陷。但是,他們認為民調不是用來反映公眾意見的,而是以這種預先決定的方式來改變公眾意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