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跟習近平關係非常密切。拜登曾經在短短一年半內與習近平會晤八次,私人吃飯時間超過25小時。圖為2015年拜登與習近平在美國的一次午餐會上互相敬酒。(Getty Images)
拜登跟習近平關係非常密切。拜登曾經在短短一年半內與習近平會晤八次,私人吃飯時間超過25小時。圖為2015年拜登與習近平在美國的一次午餐會上互相敬酒。(Getty Images)

最近有很多朋友都問到一個問題,就是「蔡英文祝賀拜登當選,對台灣是好或不好? 」

在11月7日,蔡英文在推特上祝賀拜登與賀錦麗勝選。但是由於這次美國選舉出現舞弊風波,特朗普當局並沒有認輸,也因此讓蔡英文的祝賀引發外界的不同看法。

台灣的恭賀有些操之過急

在此,我想先請教大家一個問題:您認為拜登和特朗普,誰當美國總統會對台灣比較友善與安全、會對中共比較有震懾力呢?

再請教大家一個問題,您回想看看,在拜登與奧巴馬入主白宮的八年內,與特朗普執政的三年多時間,誰對台灣帶來比較多的幫助與支持?誰在國際社會上不斷宣傳台灣、反對中共打壓台灣呢?我想大家都清楚,這些問題的答案都是特朗普,而非拜登。

特朗普在任內,不但在軍事上協防台灣、提供台灣大量的高端武器軍售、推動高層官員訪問台灣,蓬佩奧還頻頻在國際社會上宣傳台灣的防疫成就與口罩外交,稱讚台灣對世界的貢獻,維護台灣的主權。還有許多共和黨議員紛紛推出法案,敦促美國支持台灣。

而且,特朗普政府對中共發動貿易戰,促使大量外資企業與台商紛紛撤離中國或轉移生產線,許多資金也因此轉進、或者轉回到台灣投資,也促使台灣經濟一枝獨秀,讓台灣成為今年在疫情壓力下,全球極少數能表現亮麗的經濟體。

換句話說,特朗普政府真的是力挺台灣、保護台灣的「真朋友」,對不對?美國在台協會也是用這個詞來形容美台關係。為甚麼特朗普政府這麼支持台灣?除了因為台灣的戰略地位特殊外,更重要的是台灣與美國社會都一樣重視普世價值,都有一樣的傳統價值觀。

然而,現在這位好朋友,卻受困在一場備受爭議、弊端百出的選舉裏,雖然選舉最終結果還沒底定,但是台灣政府已經搶先去向特朗普的對手恭賀當選、修建關係了,這樣會讓特朗普政府怎麼想呢?又會讓國際社會怎麼想呢?

當然啦,從國際外交的現實角度來說,沒有永遠的敵人、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所以台灣政府急著向拜登陣營祝賀,也是可以理解,畢竟每一位國家領袖都要考慮自己的國家利益嘛。

特別是台灣跟日本很像,有著地緣政治的弱勢風險,台灣與日本都夾在美、中兩大強權之間謀求生存空間,需要依靠美國的力量保護才能抵抗中共威脅、維護自身的安全,所以可能也因此不得不急著向拜登方面表態恭賀、拉攏關係。

只是,我個人覺得比較遺憾的是,這個恭賀的舉措,似乎有點操之過急,有點考慮得不夠周延。怎麼說呢?

第一,就像剛剛說的,特朗普政府在過去三年內對台灣的幫助與貢獻,是有目共睹的、是全球都看見的,現在特朗普還沒敗選,美國選舉還沒正式落幕,台灣政府就搶先恭賀,可能會引發外界對台灣出現「不重視友誼」的誤解。

況且,如果最後選舉結果是特朗普翻盤、逆轉勝,那到時候,特朗普政府與共和黨陣營要怎麼看待台灣?台灣政府到時候又該怎麼改口應變呢?

第二,台灣最受到全世界肯定的一項成就、跟中共政權最大的區別,就是台灣有成熟、透明的民主政治與平穩的政權輪替。

但是,這次美國大選過程中弊端頻傳,選舉的公正性、透明度都有明顯缺失,而且還有多項法律訴訟正在進行著。台灣卻搶先向拜登祝賀,很容易給人一種誤解,以為台灣用自己的民主成就去為拜登背書、去為一場弊病叢生的選舉背書,甚至去為左派、社會主義背書,這樣對台灣自己反而是不利的。

第三,台灣政府方面,可能對拜登陣營了解不夠,對民主黨內的極左派勢力了解不夠。請注意,我們不是說民主黨不好,是說民主黨內的極左派勢力不好,因為他們要把美國推向社會主義、甚至共產主義的路線上去。

美國民主黨副總統候選人賀錦麗(右)的律師夫婿任德龍(左)加入的「歐華律師事務所」,與中共有密切的業務往來。(AFP)
美國民主黨副總統候選人賀錦麗(右)的律師夫婿任德龍(左)加入的「歐華律師事務所」,與中共有密切的業務往來。(AFP)

賀錦麗就是極左派的代表人物之一,她在選舉前兩天,還在推特上公佈一部宣揚共產主義平等的視頻,引發各界批評。而拜登雖然過去被認為是比較溫和的左派,但現在也跟極左派勢力合流,所以才跟賀錦麗搭檔競選。

那麼,大家想想,中共是不是也是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這樣,中共與拜登他們是不是會在意識形態上、在價值觀上會更接近、更合拍?拜登他們準備要一步步拋棄美國社會的普世價值,走向社會主義的「進步」價值,那麼他們會希望台灣是維持普世價值,還是也走向社會主義呢?會不會因此「出賣」台灣呢?

況且,拜登家族在選前被披露了大量醜聞,讓大家看見中共與拜登家族之間的長期往來與利益關係;而賀錦麗的先生任德龍的公司業務也與中共往來密切,那麼,拜登與賀錦麗是不是可能很容易傾向中共、或者受到中共的支配呢?

而且,拜登還曾經從2011年開始,在短短一年半內與習近平會晤八次面,私人吃飯時間超過25小時,拜登跟習近平關係如此密切,大家覺得,兩岸關係上,拜登會聽習近平的,還是蔡英文的?

另外,拜登與賀錦麗這對極左派搭檔,在選前對選民的承諾,包括加稅、取消使用石油燃料、禁止開採頁岩油等,還沒等當選,光是在參加電視辯論會上就已經開始改口否認,換句話說,拜登陣營是很典型的「說一套、做一套」的建制派政客,相信台灣的朋友已經見過太多了。

雖然美國媒體最近不斷宣稱拜登會「聯台制中共」、會繼續對中共強硬,但是拜登與習近平關係這麼密切,拜登與賀錦麗家族都有把柄在中共手裏,他們又與中共有著共享的社會主義價值觀,這種「聯台制中共」的說法,是不是有點一廂情願?是不是有點誤判事實或者是刻意在誤導輿論呢?

所以,整體來說,我認為台灣政府這次祝賀拜登,可能有點操之過急,而且考慮得不是太周延,特別是對拜登與賀錦麗以及民主黨內的極左派勢力,可能了解得不夠深入,有點誤判了形勢。

特別是,請台灣政府要留意,拜登與賀錦麗背後,代表的不是美國的傳統自由主義、不是普世價值,而是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價值觀。如果拜登真的上台執政,這些價值觀就會一一出現在美國社會裏,並進而擴散到美國的外交政策以及美中台政策,到時候,台灣會不會被社會主義給出賣?很值得警醒。

電子投票在美國大選   引發激烈風波的感想

美國選舉易受操縱 科技讓民主「私有化」

美國的電子選舉越來越普及,但非常容易受到外國或外部勢力操縱,特別是幾家投票公司,Dominion、Scytl和Smartmatic都是外國公司。

為甚麼世界最強大的美國,國內選舉居然要靠著一堆外國公司來承包主導?難道都沒有人考慮過國家安全問題嗎?還是說過去這十幾年內,有人或者有特定勢力,刻意安排這樣的電子投票,好在未來某個時刻,用來干預選舉、控制選舉結果呢?

但是這樣的安排,反而讓公共參與的民主政治走向了「私有化」,讓少數人、或少數權貴可以通過電子手段操控選舉結果,剝奪了美國人民的參政權與言論權。這種民主選舉「科技化」,本質上是民主政治的「私有化」與「封建化」。

電子投票漏洞多 容易造成舞弊

電子投票非常容易造成舞弊。除了選舉服務公司、工程人員可以輕易地入侵系統外,現在網絡駭客無孔不入,只要他們能夠破解,一樣可以入侵數據庫,任意修改選舉結果,這對參與投票的公民們十分不公平,也對參選的候選人十分不公。

電子科技 加速數字極權主義

現在在大陸,中共通過臉部辨識、人工智能、大數據等高科技,實現了對全中國十多億人民的全面監控,建立了數字極權主義的「全控社會」,藉此維護中共的共產專政。

但沒想到,在西方的美國,左派勢力通過電子投票,進行選舉操弄、提前安排或篡改大選結果,藉此奪取政權,準備進一步推動社會主義政策,從而讓美國也朝向數字極權主義邁進。◇

左右激戰

風蕭葉落滿院秋

暮野殘黃一地愁

正邪激鬥神魔戰

良知北辰解世憂

唐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