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觀眾,大家好,今天是11月18日,星期三,歡迎收看紀元頭條。我係雪兒。

在這次美國大選中,美國左媒以及大社交傳媒扮演的角色,令全球民眾跌眼鏡,甚至被形容是發起「政變」。拜登被所謂「主流傳媒」宣稱是「當選總統」,而對大選中出現的大量舞弊不但避而不談,社交傳媒隨之還啟動大規模言論審查和信息誤導。

針對大選中的大規模欺詐行為,特朗普團隊已在多州展開法律訴訟,以還選舉公正、透明。

15日,特朗普團隊律師鮑威爾在接受霍士新聞採訪時表示,有足夠的選舉舞弊證據,可以展開廣泛的刑事調查,「我們已經準備好推翻多個州的選舉結果」。

16日清早,特朗普總統發推文說:「我贏了選舉!」但就再度被Twitter 官方標註稱:「與官方來源的選舉結果不一樣。」

網友表示詫異,質問:「哪間『官方』說拜登贏了?」

依照選舉法規,當美國總統選舉結果出現爭議時,應由聯邦最高法院宣判,而非傳媒。曾有分析指出,本次選舉實質是一場蓄謀已久的、針對民選總統特朗普的「政變」。特朗普總統也曾表示,這是一次「被操縱的選舉」。

上個禮拜六,幾十萬人走上華府街頭遊行,要求「停止盜竊選舉」。15日,部份曾經是民主黨的人,也再次集會,揭露極左派和主流傳媒的謊言,呼籲人們獨立思考,了解真實信息,捍衛美國的民主和憲法。並表示,謊言讓他們脫離民主黨,轉向支持特朗普。

「脫離」運動(Walk Away) 的參與者很多是年輕人,他們運用社交傳媒平台,分享自己的「脫離」故事,鼓勵更多人了解真相。

來自佛羅里達州的波蘭裔女子斯班斯基(Tara Szczepanski)三個月前剛剛「脫離」,起因是發生在白宮外的「黑命貴」的破壞事件,促使她獨立查證和思考,並「意外地」發現特朗普是一位非常出色的總統。

斯班斯基說:「如果你自己去研究,就能發現真實的故事,我就是這樣從特朗普的仇恨者變成了支持者。」

來自紐約的弗朗西斯科(Adam Francisco)也有相同的經歷。他注意到,主流傳媒在斷章取義特朗普的講話,於是他開始研究傳媒還在哪些問題上講大話,結果讓他大吃一驚。之後,他和也是民主黨的父親一起「脫離」了。

他說:「我認為是傳媒在分裂這個國家,傳媒要對現在分裂的局面負責。」

另一名脫離民主黨的哈洛(Mike Harlow)說,「我們現在看到是一種更隱蔽的共產主義,而不是人們概念中的那種。」

哈洛曾在曼哈頓的公立學校讀書,學校裡有共產主義俱樂部,家庭作業是寫關於古巴革命領導人格瓦拉的文章,老師們甚至去過古巴接受培訓。

他說:「你必須要下功夫,把多年來灌入腦中的思想清理掉。」

美國大傳媒集體左轉,促使「大紀元」脫穎而出。

在參加14日華盛頓DC舉行的「禁止竊取選舉」 、支持特朗普的大遊行中,有很多民眾見到大紀元和新唐人記者在現場時,經常走過來打招呼,口中不斷地說:「你們真的了不起!」「我是你們的訂戶!」「多謝你們說真話!」還要求與記者合影留念。

來自維多利亞州的讀者菲利斯說,「我大約在五六年前知道大紀元,我喜歡看。因為他們是唯一站出來反抗中國(中共)的人。」

他認為現在是大紀元崛起於廢墟之上的好時機!

馬里蘭州的讀者福克納說:「我喜愛大紀元因為他們講事實,而且公正。他們報道了我們國家實際發生的事情,他們直接認識到,『我們不需要社會主義,我們要戰鬥』。」

一名維珍尼亞讀者主動走到記者面前表示:「因為你們說的是真實的,我讀到的所有文章都好極了,簡直就是太好了。」

目前,英文大紀元在新聞App的下載量,已經超過《紐約時報》,成為美國第一名。

有港媒透露,北京早在10月份已經祕密啟動「拜登計劃」,中共與美國民主黨閉門會面,並透露中美之間「半官方聯繫」正在恢復。

《南華早報》15日透露,在各大傳媒宣佈拜登獲得總統大選勝利後,中美兩國的半官方聯繫正在恢復。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教授王湘穗10月份在閉門討論會上透露,這種半官方交流主要是通過前官員、智庫學者和商界領袖來實現的。

王湘穗說,幾個月以來,因為中美關係惡化,這些交流出現了中斷,目前正在逐步恢復,恢復聯繫的主要是民主黨這邊的相關人士。他說,與拜登接近的人士最近與中國智庫聯繫,商談如何重新恢復兩國之間的關係。

一位中共政府的顧問說,他曾與拜登陣營的坎貝爾(Kurt Campbell)和沙利文(Jake Sullivan)會面,他們表達了改善兩國關係的願望。

值得關注的是,拜登自行宣佈勝選當日,久未露面且一直負面消息纏身的前中共國家副主席李源潮高調露面。

有分析認為,李源潮與拜登交情深厚,這次高調露面,說明習近平可能需要他做什麼事。

據悉,2013年12月4日,應中共國家副主席李源潮的邀請,時任美國副總統的拜登搭專機抵達北京,對中國進行為期兩天的正式訪問。

對該次訪問,中共官媒形容拜登利用與中共領導層的「老交情」推動兩國的發展。拜登之子亨特也隨同出訪,期間拜登也與剛上台的習近平進行會面。

公開資訊顯示,拜登當時訪華,公私混同。在這次出訪的10天後,亨特敲定了與中共的第二筆大生意,中方為亨特提供10億美元投資基金。這筆資金的內幕在「電郵門」事件中備受關注。

那次訪華後,拜登對中共的態度進一步軟化。2014年10月,拜登在哈佛肯尼迪學院發表演講時稱,「我想要中國(中共)成功,因為他們在經濟上的成功,符合我們的利益。」

拜登還在競選總統時宣稱,他如果當選,首先要取消對中國的關稅。

有分析指,這是拜登家族被中共的金錢套住的證據之一,拜登早已是中共的「囊中之物」。中共把拜登獲勝視為翻身的希望,為了拜登能獲勝,有諸多跡象顯示,中共在暗中幫忙。

美國當前危機委員會成員林曉旭在《新聞大家談》節目中透露,中共非常清楚拜登在選舉中舞弊,認為「中共深深介入選舉之中」。

他說,現在有些爆料,比如一些假的身份證從中國運來,在芝加哥被扣押;還有被中共控制的很多機構到處拉亞裔的選票,全部都是支持拜登的。

在大選前,天主教前任駐美國大主教維格諾(Carlo Maria Viganò)在發給特朗普總統的第二封公開信中說,拜登有把柄被人捉住,將讓非法勢力既干涉國內政治,又干涉國際事務。

外界分析,握有拜登把柄的非法勢力,不言而喻是指向中共。

中共急迫地等待拜登上台後翻身脫困,不過,目前中國的經濟跌入困境,中共政權開始為錢憂愁,近期,在大陸掀起新一輪沒收民營企業家資產的「打土豪2.0版」行動。

繼河北企業家孫大午被捕之後,17日,南京前首富楊宗義也被抓。

江蘇省揚州市公安機關17日稱,楊宗義控制的福信公司,以高額收益為誘餌,向社會不特定公眾吸收資金,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犯罪。楊宗義等多名高管已被公安採取刑事強制措施。

就在幾日前,中國知名企業家、河北大午農牧集團創辦人孫大午及家人全部被捕,公司20億元資產被當局強制接管,引發輿論關注。民眾憤慨地說,這是「打土豪2.0版」。

外界注意到,富豪接連被捕的同時,習近平近日,到江蘇視察,提醒民營企業家要「愛國」。作為中國人都明白這句話的弦外之音是要商人們掏錢出來「救黨」。

中共對民營企業的新一輪打壓力度空前,釋放什麼信號?幾位專家表達了看法。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對美國之音表示,習近平明顯是以「愛國主義」為名,行打壓民營資本家之實。這與毛澤東當年打壓作家和知識份子的做法一脈相承。

法律學者、獨立時評人虞平認為,中共最近一系列打壓民營企業家的動作,目的就是要釋放出「黨領導一切」的信號。

虞平說:「馬雲的螞蟻金服和現在大午集團的事件都反映了這樣一個信息。這個信息就是黨領導一切,經濟不能離開黨的控制。」

自由亞洲評論認為,中共現在大搞「內循環」,民營巨型企業已經失去在國際市場上為中共競爭的利用價值,習近平現在又面臨巨大的金融困境,因此開始系統性收拾民營企業,特別是金融企業。

習近平的「經濟國師」鄭永年被控性騷擾一案,調查結果出爐。

新加坡國立大學17日說,鄭的行為違反了國大職員的行為守則,對當事人鄭永年以書面警告。

17日,新加坡國立大學發佈公告,宣佈國大成立的調查委員會已完成指控鄭永年騷擾東亞所多名女職員事件的調查。

但調查委員會又聲稱,針對鄭永年的性騷擾指控都沒有確鑿證據。國大也發聲明說,鄭永年在工作會議上,未經同意擁抱女職員,違反了國大職員行為守則。

9月4日,《聯合早報》稱,國立大學證實,鄭永年涉及兩宗被指非禮的事件,一宗鄭永年被警方嚴肅警告,另一宗案件已經了結。

鄭永年被警方嚴肅警告的一宗是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一名女職員發推文,揭露自己在2018年5月被時任所長的鄭永年性騷擾。她舉報鄭10年間對她的性騷擾沒有停止過,但管理層一直包庇。

女職員還說,研究所管理層對舉報者似乎都會進行「霸凌」,然後開除。

今天的紀元頭條就到這裡, 多謝收看。

守護真相 永不放棄

我是雪兒,明天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