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數十萬人走上華府街頭遊行支持特朗普,部份曾經是民主黨人的特朗普支持者在周日(11月15日)再次集會,揭露極左派和主流媒體的謊言,呼籲人們獨立思考,了解真實信息,捍衛美國的民主和憲法。

「脫離」(Walk Away)運動從2018年興起,鼓勵成千上萬的民主黨人擺脫黨派禁錮,探尋事實真相,許多人轉而支持特朗普總統。反思洗腦謊言的過程中,他們意識到,在極左派的推動下,共產主義革命正在悄無聲息地蔓延。

年輕民主黨人從「特黑」變「特粉」

「脫離」運動的參與者很多是年輕人,他們運用社交媒體平台,分享自己的「脫離」故事,鼓勵更多人了解真相。

來自佛羅里達州的波蘭裔女孩斯班斯基(Tara Szczepanski)三個月前剛剛「脫離」,起因是白宮外的一座塑像。

白宮外圍的拉斐特公園(Lafayette Park)四個角落,分別放置了四座曾為美國獨立作出卓越貢獻的歐洲人雕像,位於東北角的是參加過美國獨立戰爭的波蘭裔將軍塔德烏什·柯斯丘什科(Tadeusz Kościuszko),這座雕像已經有110年的歷史。但是今年夏天,參加示威的人在雕像基座上塗鴉,寫上了「黑人命也是命」的標語「BLM」和一些髒話,還畫了豬頭圖案。

這讓斯班斯基很憤怒,她發聲譴責暴行,卻被極左分子曲解為「把雕像看得比人權還重」。斯班斯基的言論遭到扭曲,她由此突破同溫層,獨立查證和思考新聞,意外發現特朗普是一位非常出色的總統。

斯班斯基說:「如果你自己去研究,就能發現真實的故事,我就是這樣從特朗普的仇恨者變成了支持者,現在我開了YouTube頻道,傳播這些消息。」

來自紐約的亞當·弗朗西斯(Adam Francisco)也有相同的經歷。受到家庭和社區的影響,他自然而然地覺得自己應該給民主黨投票,但是在2016年,他和父親一起「脫離」了。

幾年前維珍尼亞州夏洛茨維爾發生暴力衝突,主流媒體斷章取義播出了特朗普的一部份講話,卻剪掉了特朗普譴責新納粹主義者和白人至上主義者的內容。移花接木的剪切手法讓弗朗西斯警覺,他開始研究媒體還在哪些問題上說了謊話,這讓他大吃一驚。

「我很驚訝地發現,特朗普為國家做了如此多的好事。」弗朗西斯說,「我認為是媒體在分裂這個國家,媒體要對現在分裂的局面負責。」

共產主義滲透美國 「世界政府」接手一切

「我們現在看到是一種更隱蔽的共產主義,而不是人們概念中的那種。」從民主黨「脫離」的邁克·哈洛(Mike Harlow)說,民主黨人不需要通過改變法律來實現共產主義,而是採用各種手段,間接實行共產主義的政策, 比如網絡和媒體審查言論、把特朗普支持者拉清單、暴力攻擊參加遊行的特朗普支持者等。

哈洛曾在曼哈頓的公立學校讀書,學校裏有共產主義俱樂部,牆上貼著古巴革命領導人格瓦拉的海報,家庭工作是寫關於格瓦拉的文章,老師們甚至去過古巴接受培訓。

在紐約長大的哈洛感到,反洗腦非常重要。「你必須要下功夫,把多年來灌入腦中的思想清理掉。」

曾參選過鳳凰城市長的無黨派人士帕特里克·達迪斯(Patrick Dardis)對美國的現狀極其擔憂,他認為共產主義革命正在蔓延,全球化會帶來「世界政府」,使權力集中在一小部份人手中。

達迪斯說:「如果特朗普不能當選,這個國家可能會發生內戰或分裂,也可能被『世界政府』統治,結局會很糟糕。」

新澤西州選民堅信特朗普是「神選之人」

今年61歲的新澤西州選民愛德華·楊(Edward Young)一共參加過47次特朗普集會,他堅信特朗普總統是「神派來的」。

他說:「我相信特朗普總統是神送來的,這不是玩笑話,神派他來實踐林肯總統的承諾——『政府屬於人民,來自人民,服務於人民』,確保我們不會從地球上消亡。他是神派來的,他不完美,他是罪人,但是看看聖經吧,就連摩西或大衛這些使徒也不完美。特朗普是對的時間出現的對的人,他是唯一能拯救這個國家的人,當時希拉莉·克林頓馬上要贏了。特朗普是唯一有勇氣違抗『政治正確』暴政的人,制止激進自由主義的惡臭。他不但是這個國家的傑出領導者和拯救者,他也是整個自由世界的拯救者,因為一旦美國倒下了,所有的自由國家都會沉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