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大選正進入司法戰的階段,選舉存在舞弊的證據逐漸浮出水面,專家說,如果最終證明是民主黨舞弊,那這就是一場不折不扣的「政變」,且已經預謀了許久了,而手法類似於中共非法奪權,他們把計票系統視為「槍桿子」,把媒體當做「筆桿子」,「特朗普陣營不會不知道,他們早有超前部署,從近期蓬佩奧的談話裏,可以知道他們已經掌握了主動權。」

資深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說,美國媒體大規模屏蔽特朗普、特朗普支持者、保守派以及溫和派的發言,這是史無前例的,也透露一種不尋常的狀態,就是各個主流與社交媒體之間對於屏蔽這件事有著高度的默契與協調性,甚至達到組織化的程度,並明確地跟民主黨的疑似選舉舞弊有著密切的配合,「事先帶有預謀的特徵比較明顯」。

舞弊疑預謀已久  專家:民主黨發動政變

「左派媒體很早就提到這個問題。」唐靖遠說,《華盛頓郵報》日前撰文聲稱,「推翻特朗普是一場至下而上的起義」,並指出這場行動在2016年特朗普剛上任時即展開籌劃,參與族群包括:政客、非裔、拉美裔、各大科技公司與華爾街金融界,「他們早已不想通過正常管道完成選舉」。

他說,文章以「起義」形容這次的行動,而把「起義」這詞置換後實際上就是「政變」,因為民主國家的任何政權得通過合法選舉完成權力的和平轉移,「這次民主黨疑似展開預謀性的大規模舞弊,這就有顛覆政權的本質,這就是在發動政變」。

唐靖遠說,拜登代表的是利益集團,這背後不僅有民主黨高層或極左派人士,還包括華爾街金融巨頭與科技公司大佬,另外與主流媒體結成同謀,「這場政變的主角是民主黨高層,媒體則是幫兇,充當了筆桿子的角色」。

「這樣的手法跟中共相當類似。」唐靖遠說,中共靠著槍桿子暴力奪取政權,並以筆桿子對群眾洗腦掩蓋非法奪權的事實,而在民主政權裏面,選票是決定誰可執政的關鍵,而這次民主黨在奪權的過程裏,就把操縱選票系統當作槍桿子,而媒體則作為筆桿子為他們護航,「只要操縱選票就可以長期執政,這是最有力的武器」。

「如果民主黨佈局許久,相信特朗普政府有做一定程度的部署與預防。」唐靖遠說,但由於舞弊的規模太大,加上政府部門裏也有反特的勢力,因此特朗普還是得謹慎處理這些事。

特朗普陣營已握主動權 大局底定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10日曾表示,「將順利過渡到特朗普政府第二任期。」而美國副總統彭斯也在14日的講話裏提到,「自己和美國總統特朗普計劃在白宮再幹4年。」

唐靖遠說,從他們的發言裏,可以知道特朗普已經做好相關的部署,但美國是依法治國的國家,即使他們有證據要挫敗這次政變,還是會通過法律途徑解決,而在程序走到最高法院前,這個過程外界可能難知一二。

他說,特別是蓬佩奧的講話「絕對是深思熟慮的講話」,他所在的位置講出這番話,除顯示出特朗普政營的信心外,也是對左派媒體的反擊。另外,蓬佩奧在大選日之後一直較為低調,直到10日才出來談話,「有種不鳴則已,一鳴驚人的味道」。而且幾乎在同個時間,共和黨裏的重要人士都公開表態支持特朗普,「這些現象看起來不是巧合,背後可能已經發生過大事,這代表特朗普陣營已握有主動權,大局可能已經底定了。」

另外,特朗普在選前即指出,2020年大選結果可能最終要由美國最高法院裁定,因此凸顯9位大法官的重要性,且特朗普也已順利任命保守派大法官巴瑞特(Amy Barrett)。

「這有超前部署的因素,冥冥之中也有許多的巧合。」唐靖遠說,因為大法官金斯伯格突然去世,所空出的名額,讓特朗普快速、果斷地遞補人選,「從這個角度看,特朗普有所準備,早就預料對方可能舞弊。」特朗普早在推文上告知民眾自己堅決推動大法官的原因,就是意識到這次大選最終可能得到最高法院決戰,因此必須在關鍵的大法官位置上打好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