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3日美國大選日過後,圍繞著大選的爭論仍在繼續發酵,其中最大的焦點莫過於是否存在舞弊。

不論中美,特朗普支持者和拜登支持者都在指責、嘲笑、蔑視對方信謠傳謠,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可以說是眾說紛紜莫衷一是。結論究竟如何,最終當然要等待法律的裁決。

那麼在法律作出最終裁決之前,我們是否就無法判斷真相了呢?也不是。關鍵在於要掌握正確的方法。今天讀到大陸知名時評家童大煥先生的〈用最簡單方法判斷特朗普拜登大選是非〉一文,頗有啟發。

童先生認為,在法律作出最終裁決之前,還是可以用一些基本方法來判斷大選是非的。哪些方法?他列出了7種「武器」。

第一種武器是常識。

童先生說:突然出現不合常情常理常規常識的東西,就需要大膽懷疑小心求證。

11月3日一開始點票,特朗普一路領先,但緊接著,幾個民主黨州突然同時停止點票。這個就出現第一次反常了。

一夜醒來拜登反超,並且出現奇異的「拜登曲線」。這裏就出現第二次反常了。

聯想到民主黨黨魁佩洛西在選舉前的講話,說無論投票結果如何,拜登都會宣誓做總統,拜登在某次演講中曾親口說美國已建成最大的選舉舞弊系統,就更令人不得不浮想聯翩了。

但懷疑要有證據。與此相關的第二種武器便是:數學。

現在,數學達人們證明了拜登的得票曲線不符合本福特定律,特朗普的恰恰符合該定律。不符合本福特定律,在數學上可以確定,一定是出了錯的。

第三種武器是技術。

童先生說,11月10日,美籍印度裔科學家、MIT教授、馬賽諸塞州參議員候選人、14歲就寫了5萬條代碼,後來發明了email的牛人Shiva博士,在他的個人YouTube頻道直播了他的數據分析過程,獲得二十多萬人次在線觀看。

他分析了電腦算法系統是如何將投給特朗普的選票轉移給了拜登的。Shiva博士和他的團隊採用密歇根州的選票結果作為數據來源。密歇根州有八十多個縣,Shiva博士的團隊分析了四個最大的縣,其中Oakland、Macomb、Kent這三個縣的選票結果呈現出非正常的散點分佈,有明顯的軟件修改痕跡。並且對共和黨支持率越高的選區,被軟件篡改的比例越高。

第四種武器:反向思考。

童先生認為,若說網絡上沸沸揚揚關於拜登的民主黨造假的信息、關於特朗普一方抓到「實錘」的消息都是謠言,那為甚麼特朗普和共和黨這裏,卻沒有相似的負面消息?要知道,在長達四年與主流媒體對抗中,特朗普已經很難在主流媒體中有甚麼朋友,若有甚麼負面消息,他們還不掘地三尺?!

第五種思想武器是相信個體重於相信團體。

原因很簡單:團體內部總是魚龍混雜,而個體、尤其是在專業領域建立了長期公信力、影響力的個體,在信息混雜的時候,這些個體的言論更值得重視。

因為,如果他們這些個體說謊,個人所要承擔的未來成本和代價,比團體需要承擔的代價更大(對個人而言)。

所以,在事關重大爭議問題上,童先生說他更關注特朗普律師等相對獨立的人發出的信息。比如專門為總統選舉加入的、以維護個人名譽權利著稱的林伍德大律師,特朗普的私人律師、令黑幫喪膽的朱利亞尼等。

無直接利害關係的第三方信息,尤其可靠。而敢於冒險而發聲的信息,更加值得重視。

第六種思想武器:不迷信,不盲從。不搞學府崇拜和媒體崇拜,一看到哈佛耶魯CNN紐時就下跪。

有人嘲笑為甚麼不信CNN等主流媒體,而相信「小道消息」?童先生說:要知道美國主流媒體和知識群體早已全面左傾化。他們在歷史上對捍衛言論自由、揭露腐敗、監督權力方面的確居功至偉,但數十年來,所有調查顯示新聞界已為左派把持,早已喪失了「理性,中立,客觀」的新聞準則,反向成為言論自由的殺手。一邊倒選邊民主黨,僅7%的記者認同共和黨,2016年大選96%的記者捐款給了希拉莉。谷歌、FACEBOOK等新聞平台,也頻頻屏蔽不利於民主黨的信息。知識界亦然。這兩個領域已空前墮落,成為本次選舉災難的罪惡之源。

童先生列舉的第七種思想武器是建立同一標準,凡事不能「雙標」。

大陸相當多的知識份子和媒體人,壓根兒就不相信民主黨會作弊或大規模、系統性舞弊,認為在美國大選作弊是重罪,沒人敢以身試法。認為美國的選舉制度世界第一,民主自由燈塔,無比先進,絕不會出現大規模舞弊。如果讓他們說國內任何領域的舞弊、任何領域的制度漏洞,他們會斷然肯定,甚至可能三天三夜也說不完。

童先生指出,這種認為美國的制度和人性都近乎完美,而自己國家的制度和人性則百孔千瘡的看法就是典型的「雙重標準」。事實上,任何法律和制度,只對守法的人有約束力,對不守法的只有懲罰一途。

對人也不能雙標。他們一邊宣佈拜登勝選無可置疑,特朗普應該按照傳統以敗選者的身份向拜登祝賀,否則就是獨裁者,一邊對民主黨可能的舞弊視而不見。這也是雙標。須知,最關鍵的證據是在法庭出示給法官看,不是給新聞媒體看,更不是給你看。在法庭裁決之前,把話說得太滿,是不是太不高看了自己?太不把法律、規則、程序當回事?

童先生最後說,「一些人從自己的觀念出發,認定自己的想法、自己認定的『事實』就是『唯一真相』,別人對美國大選制度可能存在系統性漏洞的質疑就是陰謀論、就是信謠傳謠,就是智商低下。我把他們視為手中沒有掌握權力的『獨裁者』——獨裁的本義就是唯我獨尊唯我獨對。

他們嘲笑別人不相信已經明顯左傾化、由言論自由的標桿反過來蛻化成言論自由的殺手和敵人的紐約時報、CNN等等美國主流媒體,只相信『小道消息』和『陰謀論』、『謠言』,但他們自己,何嘗不也是進入了一個閉目塞聽、掩耳盜鈴的僵化固化標籤化的『信息繭房』?!」

如果你覺得童先生列舉的以上7種「武器」可用,不妨就動手用它們對大選中的舞弊爭議做一番自己的分析,看看會得出怎樣的結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