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有「鑽石之州」美譽的特拉華州(Delaware)是美國的第一個州,也是第一個簽署了美國憲法的州。11月14日下午,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家鄉的選民在州府多佛市(Dover)舉辦了響應全國性「停止竊選」(Stop The Seal)的抗議集會,呼籲進行公正透明的選舉。

神性的戰爭正在美國展開

2020年11月14日,在特拉華州府多佛市舉辦的「停止竊選」集會上,房地產經理人裏賈納·卡多(Regina Kadow)表示,她來這裏是來支持國家,支持憲法和支持特朗普總統。」(新唐人)
2020年11月14日,在特拉華州府多佛市舉辦的「停止竊選」集會上,房地產經理人裏賈納·卡多(Regina Kadow)表示,她來這裏是來支持國家,支持憲法和支持特朗普總統。」(新唐人)

里賈納·卡多(Regina Kadow)是PattersonSchwartz房地產經理人,她在集會上說:「我今天來這裏支持我們的國家,支持我們的憲法,支持特朗普總統。」

「我認為我們現在正在發生重大變化。」卡多表示,「目前在美國有很多分歧。我認為這是正與邪的較量。我覺得這真的很難解釋,但我確實感覺到一場內部的、神性的戰爭正在美國展開。」

「我們需要祈禱,我們要謙卑,請神再到美國——我們已把他逐出一切地方:逐出了學校,逐出了法院系統,逐出了所有的地方。當我們告訴神我們不再需要他時,分裂、混亂、仇恨……和正在蔓延的邪惡就在發生。」她強調,「我們需要神!」

卡多說:「我們需要把人喚回來,我們需要團結。」「美利堅合眾國,是神之下的一個國家,這就是我們需要成為的國家。」

卡多表示,主流媒體新聞已經失去了信任,因為它們一直在試圖分裂人們,社交媒體的審查制度也令人失望。「但我很高興其它社交媒體平台如雨後春筍般出現,所以一個平台不讓用,我們還有其它平台可以使用。」

她說:「當你審查平台時,你在審查很大一部份人群。這並不意味著我們錯了,只是意味著我們是獨立的個體,我們都應該尊重彼此的感受和觀點。」

香港華裔曾遇選舉舞弊 呼籲停止竊選

出生在香港的瑪麗(Marie)舉著自己親自做的展板,參加2020年11月14日在特拉華州府多佛市舉辦的「停止竊選」(Stop The Seal)集會。(肖捷/大紀元)
出生在香港的瑪麗(Marie)舉著自己親自做的展板,參加2020年11月14日在特拉華州府多佛市舉辦的「停止竊選」(Stop The Seal)集會。(肖捷/大紀元)

出生在香港的瑪麗(Marie)舉著自己親自做的牌子,上面寫著:「停止竊選!如果他們這次能作弊,他們每個選舉都將作弊。我的選票哪去了?」

六十年代瑪麗隨父母及他們兄妹四個來到美國。她說:「我父親最大的願望就是讓他的孩子們成為美國人。因為美國擁有比香港更多的機會,擁有自由。現在我們都是美國人。感恩上帝,他的願望實現了!

「我想我父親一定會讚賞我在做甚麼,因為他希望我們都享有自由。因為他知道香港一旦歸屬中國(中共),將發生甚麼。他清楚中國南京(被中共竊政後)發生的變化,他不希望我們過那樣的日子。但是不幸的是,現在美國如果選票能被盜竊,我們將變成那樣。我們必須制止選票作弊。」

瑪麗還講訴了她丈夫4年前即2016年總統大選時在特拉華州Middletown投票站親歷的盜票事件:「當時我丈夫正在按鍵投票,但眼睜睜地看到他投給唐納德·特朗普的票,被轉給了希拉莉·克林頓。

「幸運的是,他當時及時發現,重新按鍵投給了特朗普。這事就發生在他眼前。」瑪麗表示盜票不只是能在特拉華發生,在全美國,他們都能作弊。

「這是美國人的憲法權利」

2020年11月14日,在特拉華州府多佛市舉辦的「停止竊選」(Stop The Seal)集會上,護士凱瑟琳·墨菲(Catherine Murphy)表示,「如果總統為我們而戰,我必須盡我的職責為他而戰。」(新唐人)
2020年11月14日,在特拉華州府多佛市舉辦的「停止竊選」(Stop The Seal)集會上,護士凱瑟琳·墨菲(Catherine Murphy)表示,「如果總統為我們而戰,我必須盡我的職責為他而戰。」(新唐人)

凱瑟琳·墨菲(Catherine Murphy)原本沒計劃參加任何有關總統選舉的示威活動。當她丈夫告訴她他想參加多佛市的「制止竊選」集會時,墨菲說她不想加入。作為一名註冊護士,她想保持她的職業不被政治化。

「但是後來發現,如果我不能支持我的總統,那我和躲藏在裏面的人有甚麼不同?所以,如果總統要去那裏為我們而戰,我覺得我必須盡我的職責為他而戰。」墨菲說,「我今天來是因為我覺得這是美國人的憲法權利。」

「我認為美國實際上正在經歷很多動盪。我真的很遺憾媒體肯定在裏面攪合。」墨菲表示,保守派往往是順從的人,靜靜地過著自己的生活,「我們不喜歡大張旗鼓」。她說,「我們是受人尊敬的人,我們為錢而努力工作,我們是中產階級。但是媒體根本沒有表達這些聲音。」

「我們作為小團體不幸的是,過去我們沒有為我們的權利而奮鬥,但這必須停止。」墨菲說,「現在看來我們國家中的少數人正在為許多人說話。這就是不對了。」

「我相信我們總統所做的許多事情,例如將工業帶回美國生產。」墨菲說,「我還記得小的時候,美國意味著『偉大』。沃爾瑪(Walmart)是美國製造的。那時在沃爾瑪,沒有甚麼東西不是美國製造的,而現在都是在其它國家製造的。」

墨菲的兒子、丈夫和繼父都曾在軍隊服役。她希望美國人能再次記住為甚麼美國值得為之奮鬥,「為甚麼每個人都想來到美國?因為這是最大的自由,對吧?」

墨菲說:「我們無暴力地告訴人們,『不要太過份!』不要強迫我們接受,告訴我們你要我們相信甚麼。」

美國人民不要社會主義 是特朗普在支持這個國家

2020年11月14日,在特拉華州府多佛市舉辦的「停止竊選」(Stop The Seal)集會上,選民戴安·韋瑟羅(Diane Weatherlow)說,美國大部份人民不會選擇社會主義。(楊茜/大紀元)
2020年11月14日,在特拉華州府多佛市舉辦的「停止竊選」(Stop The Seal)集會上,選民戴安·韋瑟羅(Diane Weatherlow)說,美國大部份人民不會選擇社會主義。(楊茜/大紀元)

戴安·韋瑟羅(Diane Weatherlow)是一位居家母親,她在兩個孩子的陪伴下,坐輪椅來參加集會支持特朗普總統和選舉公平。

韋瑟羅說:「我今天來這裏是為了支持特朗普總統,也為了支持選舉公平,我認為這次選舉根本不公平,不透明,我不認為這是一個有效的選舉。從法律上我無法接受,所有的合法選票應該被計入,但這沒有發生。」

談及美國社會未來的走向,韋瑟羅說:「這真嚇到我了,在我的有生之年,我從未想到我們的國家正朝社會主義的方向走,這讓我感到震驚。我們的國父和所有軍人獻出他們的生命為這個國家,為我們的自由和權利而奮鬥,而我們的學校卻在教孩子們信仰社會主義。孩子們被教育去仇恨我們的國家、我們的國旗,還有他們自己,這太恐怖了。

「我不希望我們國家朝這個方向發展。我相信我們國家大部份人民不會選擇社會主義。他們偷走了我們的選舉,強迫我們接受社會主義,而我是絕不會支持這樣的人們中的一員。」

談及面對問題如何採取行動,韋瑟羅說:「我們應該繼續支持特朗普總統。我相信他會繼續戰鬥直至最後,如果有必要,聯邦最高法院會做出裁決。」

有關此次總統大選舞弊問題,韋瑟羅說:「搖擺州發生的狀況,不可能那麼簡單,選情全都一夜翻盤,尤其是所有的搖擺州都被拜登贏了,這怎麼可能?我們一覺醒來,突然之間,特朗普輸了,拜登贏了一切,這令人難以置信。

「拜登躲在地下室裏,很少出來競選,而特朗普總統同一天內接連去五個地方參加競選集會,他在支持這個國家,你能看到這些,他受到人民的擁戴,而拜登甚麼也沒做,他躲起來了。」

韋瑟羅也表達了對主流媒體和社交媒體的失望,「從主流媒體和社交媒體那裏,我們沒有被告知真相。我們沒有從他們那裏被告知拜登和拜登家族腐敗的真相。他們應該被關進監獄。拜登是這個國家的安全威脅。他怎麼還有權利去參加總統競選?他是國家的安全威脅。他被中共、烏克蘭和俄羅斯控制了。他沒有資格去競選,有這麼多關於他的醜聞,而且他偷了我們國家這麼多的錢。

「我真的無法理解。我絕不認為這是一個公平的選舉。除非他們計算每張合法的選票,如果那樣拜登贏了,那麼我可以接受,否則我認為我們的選舉權被偷走了。」

韋瑟羅認為媒體審查是不爭的事實,她說:「我甚至不想提到他們,簡直都是宣傳。由他們告訴我們甚麼應該聽到。他們沒有告訴你真相。」#

2020年11月14日,在特拉華州府多佛市舉辦的「停止竊選」(Stop The Seal)集會上,選民為特朗普總統祈禱,並祈禱「神祐美國」。(肖捷/大紀元)
2020年11月14日,在特拉華州府多佛市舉辦的「停止竊選」(Stop The Seal)集會上,選民為特朗普總統祈禱,並祈禱「神祐美國」。(肖捷/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