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庭園的美人樹,今年不知道是甚麼原因,盛開的花朵就像喝醉酒一樣,連著一個星期都是一整樹的桃紅色,花多得連葉子都看不到了。6月趕不上畢業驪歌輕唱的鳳凰花,在9月初竟也瘋狂地燦爛了半個月,整個庭園的角落,渲染了眩眼的一片嫣紅。我怕如此的絢麗美景,師生們忘了多看一眼,所以總是多事地四處奔相走告與提醒,因為盛況難逢,總是可遇不可求,至少這幾年是少有的。

只要時間許可,我總會找個時間,親近它們,仔細端詳一番。雖然我曾經修習過植物學的學分,但我卻認為和我在乎花開花落的心意無關。一陣輕風吹來,落英繽紛,從三樓緩緩盤旋而下,飄落的花瓣鋪紅了鮮少人走動的地面,新的、舊的花瓣,重重疊疊,顏色由紅轉淡,然後安靜地守著它這一年綻放後的休止符。而花落之後的新綠,將會重新壯大樹幹的口徑,然後辛苦地孕育下一次的豔紅花朵,以饗宴有心人的來年等待。

我不曉得我的在乎與提醒,有沒有確實得到他人的共鳴,但是它的結果並不會影響我再一次提出呼籲的熱誠。或許要走過很多的歲月,要經過許多「事件」的洗禮之後,才能頓悟珍惜「當下」的真諦,才能歸納出「無常」也是生活中需要學習的重要原理。人生走一回,從幼年、青春到步入老年,都是永不重複的路徑,只要錯過就無法追回,失去就成歷史軌跡。當然,或許很少人會相信前輩的叮嚀,因為我們都嫌別人話講得太蒼老,都相信自己和他們大不同,相信自己的青春滿口袋都是,相信自己的創意勝過他人陳腐地嘮叨。只是,太多太多的相信自己,結果換來是自己跌跌撞撞後的傷痕纍纍,和落寞得無語問蒼天。

誰說懂得欣賞是要心思細膩的人?是誰讓自己心思不細膩的?是誰在界定誰有沒有心思細膩的特質?不要那麼輕易地找到理由,來否定自己可以用心學習的機會。「有花堪折直須折 莫待無花空折枝」,或許我們不必折花供養,但賞花也要即時,因為南庭園明年可能依然是花開花落,但誰敢保證是繁花盛開,還是桸稀落落,或是連苞也沒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