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美國大選,很多投票給民主黨的就是衝著一個所謂「平等」去的,「平等」是左派或者說共產主義價值觀裏最有誘惑力的詞彙之一,甚麼種族平等、性別平等、收入平等、教育平等,等等,用這些蠱惑人心的辭藻炮製出一個共產烏托邦。這個烏托邦之所以能蒙蔽了一代又一代人,就是因為太有欺騙性了。托馬斯‧傑斐遜有句名言「人人生而平等」,托馬斯說的是天賦人權的平等,你有言論信仰自由,我也有言論信仰自由,你和我享有自由的權利是平等的。而左派或者共產主義的「平等」不是這個意思,與傑斐遜所說的「平等」正好背道而馳。

在前蘇聯和中共這樣的共產主義國家,人們已經見證了他們所謂的「平等」是甚麼:人們只能在媒體上聽到一個聲音,人們都只能信仰一個共產教,人們都不能擁有自己的槍。也就是說,你沒有言論信仰自由,我也沒有言論信仰自由,你和我在都不享有自由的權利上是平等的,這就是共產主義的「平等」。這是美國人民真正嚮往的「平等」嗎?當然不是,而且是美國人民堅決反對的一種「平等」。可怕的是,美國的極左派正在把美國人民往這條路上拚命拽,而被拽的人們還被蒙在鼓裏,以為是在追求「平等」呢。

這次大選之後美國幾大主流媒體選擇性失明的報道,可謂是共產主義所謂的「平等」在美國的一次預演——大家都只能聽到一個聲音,美國真的出現「一言堂」了。超過七千多萬人投票給了特朗普,現在這些人好像都不存在了,他們的聲音在主流媒體上聽不到了。幾大主流媒體一邊倒地對拜登當選大肆渲染,一邊倒地全力封殺特朗普提出的舞弊指控,幾大社交巨頭更是屏蔽封鎖有關舞弊的內容。這一切做法像極了中共的宣傳部和臭名昭著的長城防火牆。

早在2012年皮尤(PEW)研究中心就出過一個報告 (Evidence That America's Voter Registration System Needs an Upgrade),聲稱美國的選民登記名單不準確了,有近兩百萬死亡者還在名單上,有近三百萬人在超過一個州登記成選民。其實,美國的選舉投票系統的運作是建立在誠信基礎之上的,一旦有不道德的人乘虛而入,就會給選舉造成混亂。特朗普2016年上任之後,就著手想就多年來一直流傳的選舉舞弊進行深入的調查,在2017年5月還專門成立了「總統大選誠信委員會」(Presidential Advisory Commission on Election Integrity),要求各個州提交選民數據,包括姓名、住址、生日、社安號的最後四位數字,然後與聯邦數據庫對比,找出非公民和死亡者名單。但是,遭到左派利益集團的強烈反對,上綱上線,最後,特朗普只好幾個月之後解散了這個委員會,這也為2020年的大選埋下了選舉舞弊的巨大空間,特別是2020年的大瘟疫導致大量的郵寄投票,這就給防止選舉舞弊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挑戰。

可是對於選舉舞弊指控,人們赫然發現,美國主流媒體一切報道都是統一口徑,一致性地選擇了站在左派或者共產主義一邊,對作弊指控視而不見,盲目的加以否認。看看這些媒體的標題,〈洶湧的謊言〉(Torrent of Falsehoods,紐約時報》),〈毫無根據的選民欺詐指控〉(Baseless voter fraud claims,CNN), 〈選民欺詐投訴是垃圾〉(Voter fraud complaint is garbage,哥倫比亞廣播公司),〈欺詐指控和選舉操縱都是謊言〉(False Claims of Fraud, Rigged Election, NPR)。這些報道幾乎在任何時候提到選舉作弊都要加上一個形容詞「毫無根據」(unsubstantiated,bogus之類的)。再看看社交媒體,面書禁止擁有30萬人的「停止盜竊選舉」(Stop the Steal)組織,嘲笑性地宣稱他們「煽動暴力」,推特更是直接對內容進行審查,只要提出關於選舉欺詐的各種現象時,就會貼上詆毀性的標籤。一時之間,美國人民都能感受到那種轟轟烈烈運動式的鋪天蓋地的宣傳攻勢。

這些做法與中共的中宣部非常雷同。美國左派操控媒體走到今天,美國還真就是出了個鉗制言論自由的「中央宣傳部」。再拿《紐約時報》舉個例子。在11月11日的頭版頭條,大標題寫著〈全國各地負責選舉的官員們稱沒有欺詐〉,然後就是羅列了幾個地方官員說不存在欺詐的言論。這太讓人想起了中共抹黑法輪功的時候,大標題「憤怒揭批」,然後搞幾個人來聲討的宣傳模式了。

2006年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的慘案曝光後,國際社會在大量的活摘證據面前都相信了中共犯下了這個星球前所未有的罪惡。可是,面對如山的證據,中共對強摘器官都是採取不報道,不得不提到的時候就竭力否定,污衊為都是造謠和謊言,或者找幾個有利益關係的外國人來為中共站台,中共的防火牆更是極力封鎖活摘真相。同時,中共也一再拒絕海外獨立調查人員進入中國大陸進行活摘器官的實地取證。

對比中共對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指控的報道,就可以看出美國媒體在報道大選上淪落到與中共喉舌何其相似的地步。

有人形容現在是「正邪大戰」,決不是危言聳聽。許多本性善良的人,都是在不知不覺中成為共產邪靈的代理人或成為被共產邪靈操縱的、列寧所形容的「有用的白癡」(Useful Idiot)。共產主義有一個最邪惡的地方,就是讓人自掘墳墓,還不自知。農民幫共產黨鬥地主了,後來農民自己被合作化了;工人幫共產黨趕走了資本家,最後自己也一無所有了;知識份子為共產黨搖旗吶喊,最後他們自己被打成右派臭老九了。哪裏來的「平等」?就是各個群體輪換地遭受共產黨迫害的機會的「平等」。

如同中國人民被共產黨蒙蔽過一樣,今天的美國也正在經歷被共產主義蒙蔽的時刻。看看中共是如何一步步把人民套牢的,不要小看美國媒體對言論自由的封鎖。一旦左派和共產主義得勢,今天是針對言論自由,明天就會針對宗教自由,後天就會針對擁槍自由,等到美國人民面對強權無力反抗的時候,美國就徹底被摧毀了。這並非杞人憂天,左派就是在按照這個節奏往前推進的。

現在美國人民起來抗爭,要求調查舞弊,挖出背後的黑手,正是在抵制極左和共產主義的滲透,恢復傳統,恢復立國之父們創建的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