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間人在對話中告訴伊啟威,稱金子全部都是真的,是從政府官員那裏得來的。圖為聊天截圖。(伊啟威提供)
香港中間人在對話中告訴伊啟威,稱金子全部都是真的,是從政府官員那裏得來的。圖為聊天截圖。(伊啟威提供)

今年6月,武漢爆出史上最大黃金謎案。嚴密監管下的銀行金庫,其中的83噸、價值300億人民幣的黃金詭異地變成了黃銅。此案不僅被摀住數月不被外界知曉,且截至目前,當局連黃金真假都未給出任何說法。《大紀元》採訪了紅三代伊啟威,他披露,黃金案背後另有隱情,幕後莊家早在東窗事發前就已操控黑白兩道,將保管在銀行金庫中的百億黃金走私到香港銷贓和洗白。

百億黃金騙局的主角,是中國最大的黃金珠寶商之一的武漢金凰珠寶股份有限公司(簡稱「武漢金凰」),也是唯一在美國納斯達克(NASDAQ)上市的中國珠寶企業。今年8月,因假黃金被曝光而遭美國證券監管機構追查,武漢金凰宣佈退出納斯達克。

武漢金凰老闆叫賈志宏,據該公司2008年招股書,現年59 歲的賈志宏具軍方背景,曾就職於武漢軍區後勤部、廣州軍區軍事研究所、廣州軍區後方基地指揮部。

假黃金被踢爆的導火線是信託公司的爆雷。2019年12月,東莞信託給武漢金凰融資的信託產品被延期,2020年2月,東莞信託隨機抽查武漢金凰用以抵債的黃金,發現黃金居然變成了黃銅。

一石激起千層浪。武漢金凰質押黃金的眾多債主紛紛啟動程序,開箱檢測。5 月22日,民生信託驗出「黃金」其實是銅合金。武漢金凰黃金騙局被「實錘(證實)」。

賈志宏利用「黃金質押+保單增信+政府背書」的模式,用已向中國人保等保險公司投保的83噸黃金,向以信託公司為主的金融機構貸款200億元人民幣,保單金額高達300億元人民幣,目前未到期融資存量約160億元人民幣。

據財新報道,涉及武漢金凰黃金抵質押貸款的金融機構有11家,多是信託公司。其中,民生信託、東莞信託、長安信託這三家已向中國人保提出索賠。數家機構已開箱檢測,且結論一致——質押「黃金」為黃銅。

不過,媒體曝光的重點主要是賈志宏及其武漢金凰如何「蛇吞象」、併購湖北大型國企三環集團等。針對假黃金如何能騙過重重關卡,未能給出任何解釋。

無意中深度入局 紅三代決定爆料

《大紀元》最近採訪了無意中深度介入該案的「紅三代」伊啟威。

伊啟威祖父為前中央警衛局少數民族退休高幹。其父曾在銀行任高管,2016 年受反腐牽連而入獄去世。伊啟威2011 年曾出版小說《救贖》,並獲中共國務院提名推薦。

伊啟威稱自己算是中共的既得利益者,雖然厭惡體制內的成長經歷,但還是會利用這些圈子去賺共產黨的錢。

據他自述,2016 年家族衰落後,伊啟威憑藉精通六國語言和深蘊中共白手套商業操作模式的優勢及舊人脈,為中共體制內的官二代、富二代及大陸富商等特權高淨值人群提供幕後錢權交易,幫助他們避稅、資金轉移、獲得第三護照身份、公司上市等。

這次,伊啟威決定站出來做些正確的事。

香港黑社會做中間人 分銷武漢黃金

伊啟威披露,武漢金凰老闆賈志宏不過是替罪羊,真正幕後黑手早在東窗事發前,就已將真黃金從武漢銀行的金庫中調包,並動用了黑白兩道的龐大勢力,將這筆黃金運到香港,由香港的黑社會和中共地下勢力分銷給中國大陸之外的買家。

武漢金凰的百億假黃金案今年2 月被曝光。然而伊啟威說,早在2019 年10 月他就接觸到這批黃金,「黃金是真的」。他當時並不知這批黃金是湖北出事的那批,只是聽說香港有批黃金從深圳過來,是來自中共官員渠道的真黃金,比市場價便宜很多,且只賣給大陸之外的買家。

伊啟威認為有錢賺,「每天買,10公斤、20公斤、30公斤,當天買入後,立即轉手賺取差價」,這些從香港運入深圳的「合法黃金」,交易中間人是香港黑社會,「香港大一點的幫派全參與了」。

「拿到貨之後,我們先買,先給錢,然後會有一位中間人做保,就是香港這邊的幫會他們會出一個中間人,保證交易沒有問題,他自己會拿手續費」,「中間人拿到我們的現金後,去交貨,然後再由中間人把這批貨帶到鍊金廠去熔掉」。

伊啟威倒賣黃金時,做了錄像。他在影片中手持一塊序列編號為HF13671的黃金金條,編碼正落在保單黃金序列號範圍內(HF09108-15920)。(伊啟威提供)
伊啟威倒賣黃金時,做了錄像。他在影片中手持一塊序列編號為HF13671的黃金金條,編碼正落在保單黃金序列號範圍內(HF09108-15920)。(伊啟威提供)

此黃金即是彼黃金 拿到真實證據

伊啟威說已拿到證據,證明交易黃金就是武漢出事的黃金。他出於謹慎,通過國內關係獲得了這批黃金的相關文件,「我拿到的是原始金,它的那個編碼都查得到的,就是從武漢的銀行中偷走的金條。」

據伊啟威提供的武漢金凰質押黃金部份保險單據,其中一張保單號為「PQBA4178」的中國人保財險公司的財產基本型保險單顯示,武漢金凰為價值6.67億元人民幣的Au999.9足黃金金條購買了8.57億人民幣的保險。

該保單的特別約定清單顯示,保單單一受益人為長安信託;投保黃金封存於長安信託租賃的興業銀行武漢分行保管箱,並由長安信託和中國人保財險公司共同監管。該特別約定清單還列出了本應封存在銀行保管箱中的黃金金條的序列編號為HF09108-15920。

伊啟威說,金條上面有編號,就像鈔票一樣,他在影片中手持金條的序列編號是HF13671,就在武漢金凰質押黃金保單列出的編號範圍內。

「我一月份就知道這個事情了(湖北的黃金案)」,伊啟威說,「確定是湖北這批後,我就不做了,怕惹事」。

巧合的是,這批黃金的原主,正是長安信託。冥冥之中,長安信託打開了武漢金凰的黃金魔盒。如今,又是長安信託的金條,幫助揭破了這個謎案。

誰能動銀行金庫? 分析:中共高層

伊啟威說後來看到了新聞,還曾擔心牽連到自己,「結果那邊把這個新聞全部壓下來了」,「報道中的那個人(武漢金凰老闆賈志宏)只是一個替罪羊」。他說,在今年2月事發前,盜竊和洗白黃金這些事情都已經做完了。

《大紀元》調查發現,伊啟威披露的幕後勢力把新聞壓下來的說法與事實相吻合。

今年2月,東莞信託最先發現了武漢金凰質押在金庫中的黃金是假的,然而,該訊息雖震驚大陸金融業,卻未見任何公開報道。

一直到6月份,據傳背後有王岐山支持的《財新周刊》發文報道,百億黃金大案才得以見光。

詭異的是,據陸媒報道,截至目前中共的司法和金融監管機構,甚至連質押黃金的真假都未能確認。

「到現在為止這200億大家都不知道在哪裏,對不對」,伊啟威說,「所以我才說,中共它這體制從根源上已經爛透了。」

伊啟威還透露說,中國銀行金庫中的金條,被走私到大陸之外後,不僅是香港、澳門的黑社會參與分銷,中共滲透海外的地下勢力也被動員參與。

《財新周刊》在報道中曾提出疑問——誰在做局?◇

武漢金凰的黃金保單《特別約定清單》顯示,質押金條編號範圍為HF09108-15920。(伊啟威提供)
武漢金凰的黃金保單《特別約定清單》顯示,質押金條編號範圍為HF09108-15920。(伊啟威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