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希望大選能夠為美國指明前進道路的人是錯誤的。選舉日已經過去一個多星期,各州仍在繼續統計選票,唐納德‧特朗普總統的競選團隊已在多個州提起訴訟。

無論最終結果如何,超過7,000萬美國人可能已經投票支持另一位總統候選人。我們從中知道了甚麼?我們的國家已經分裂。

截至周三,美國知名綜合民調機構真清晰政治(RealClearPolitics)網站顯示祖‧拜登/卡馬拉‧哈里斯競選團隊獲得259張選舉人票,而特朗普/彭斯團隊獲得217張選舉人票。

尚未完成計票的州還有阿拉斯加(3張選舉人票)、亞利桑那(11)、格魯吉亞(Georgia)(16)、北卡羅來納(15)和賓夕凡尼亞(20)。勝選者需贏得270張選舉人票。大多數媒體已經宣告拜登勝選,但許多美國人已不再信任媒體。

雖然媒體和民主黨人一直在推動一個快速的選舉判定,但特朗普總統否定他們這種做法是有原因的:共和黨候選人喬治‧W‧布殊(George W. Bush)與民主黨候選人阿爾‧戈爾(Al Gore)在2000年11月的大選對決,直到一個多月後的12月12日,最高法院做出裁決才結束。

根據安德魯‧布殊(Andrew E. Busch)的說法,「整整五個星期內戈爾的政治問題之一就是他先向布殊認輸,隨後又撤回,因此人們普遍認為他是一個輸不起的人。」政客們從2000年大選中學到的教訓是,不要太早做出讓步。

安德魯‧布殊是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的政府學教授,也是《完美的紐帶:2000年總統大選的真實故事》(The Perfect Tie: The True Story of the 2000 Presidential Election)一書的合著者。他的評論提供了一種觀點。當重新計票、法律戰等等都說了做了以後,無論誰最終獲勝,這期間都不會被授權和提拔任命。

讓我們根據人口統計數據,看看都是甚麼樣的人投票給了誰。當按人口統計把2020年特朗普的表現(美聯社VoteCast的出口民調)與2016年的表現(皮尤基於經過驗證的選民所做的民調)做個比較,結果令人不可思議。

拉丁裔男性對特朗普的支持率上漲17個百分點;非裔美國女性上漲9個百分點;受過大學教育的白人男性上漲9個百分點;受過大學教育的白人女性上漲6個百分點;拉丁裔女性上漲5個百分點;18-29歲年齡段人群上漲5個百分點。

而未受過大學教育的白人女性對特朗普的支持率下降了2個百分點;65歲以上的成年人下降了6個百分點;非裔美國男性下降了7個百分點;郊區選民下跌了12個百分點;以及沒有受過大學教育的白人男性下跌了20個百分點。

我們想要甚麼?美國人希望核心式領導。我們有甚麼?兩個分裂的政黨和一個嚴重分裂的國家。我們希望擁有一位單純、稱職的領導者,他只需要完成幾件事情。至少那是我想要的。相反,現在兩黨都在對著彼此喊叫。選民目前是輸家。

誰是贏家?政治顧問、媒介購買者以及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Super Political action committee,簡稱Super PAC)經營者。

【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Super PAC)是從政治行動委員會(Political action committee,簡稱PAC)演變而來的,是2010年以後出現的新生事物,而政治行動委員會則是長期存在於美國社會的非牟利組織,其作用是募集資金支持候選人或政黨。根據法律規定,政治行動委員在捐款募集以及對候選人的資金支持方面是有限制的,但在2010年1月「聯合公民組織訴聯邦選舉委員會」(Citizens United v. FEC)一案裁決中,最高法院以5比4判決聯合公民組織勝訴,此後,脫胎於政治行動委員會的組織「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便大量出現,其在大選中的作用以及扮演的角色,引起了輿論及公眾的激烈爭論,迄今未息。】

根據opensecrets.org網站的數據,2020年的選舉支出是2016年的兩倍之多,達到139億美元。其中約一半用於總統競選(66億美元),另一半用於國會選舉(73億美元)。民主黨支出佔65%,共和黨支出佔35%。

【譯者注,opensecrets.org是響應政治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建立的網站,該機構是美國首屈一指的研究小組,負責追蹤政治資金及其對選舉和公正政策的影響。】

總體而言,超過7,200萬美國人投票支持特朗普。共和黨增加更多眾議員席位,現在眾議院中有29名共和黨女性。共和黨現有50名美國參議員,佐治亞州可能再增加兩名參議員,該州共和黨現任議員桑尼‧珀杜(Sonny Perdue)和凱利‧洛夫勒(Kelly Loeffler)將於1月5日面臨決選。

佐治亞州是我的故鄉,儘管許多人也呼籲在這裏進行快速選舉,但在我看來,透明度和準確性更為重要。儘管我不願承認這一點,但當這一切結束時,我們應該將目光投向南端的佛羅里達,該州政府通過對投票立法使他們能夠快速、清晰地計票。

是的,我知道最近佐治亞大學(足球比賽)以28比44輸給了佛羅里達大學,許多鬥牛犬隊球迷仍然感到難以置信。但是有時候,你會輸的。當你確實失敗時,最好從失敗中吸取教訓並繼續前進。

但此次大選還在持續,這可不是一場遊戲。

接下來我們還有幾周時間會更有意思。不要相信媒體告訴你的消息【應該是一場「藍色海嘯」(blue tsunami)】。傾聽各種論點,而不是人身攻擊。堅持自己立場的同時,善待與自己意見不一致的人。至少你會為他們提供一個很好的範例。#

原文A Tumultuous Tim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傑基‧金里奇‧庫什曼(Jackie Gingrich Cushman)是一位全國性聯合專欄作家,屢獲殊榮,也是「學習使人與眾不同基金會」(Learning Makes a Difference Foundation)的創始人。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