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2日,專欄作家維克多‧約克斯(Victor Joecks)刊文披露,內華達州克拉克縣(Clark)的選舉官員在比對選票回執信封上的簽名時,9個假簽名只識別出1個,錯誤率高達89%。

這篇發表在約克斯供職的《拉斯維加斯評論報》(Las Vegas Review-Journal)上的文章說,幾個月以來,選舉官員一直告訴內華達人,不要擔心選票會被丟進垃圾桶或被寄到錯誤的地址。

州務卿辦公室發的一份簡報說,「廢棄的郵寄選票不能被任何人撿走投票,所有郵寄選票必須在選票回執信封上簽名。這個簽名用來驗證選民身份,並確認確是選民本人而不是其他人寄回郵寄選票。」

約克斯寫道,「我想試驗如果有人寄回不屬於他/她的選票會發生甚麼事,以此驗證(簡報上)的說法。很多人都有這麼做的機會,在拉斯維加斯住了10年的比利‧葛林(Billy Geurin)在他公寓的收發室發現了5張選票;一位讀者給我發了張照片,照片上是一堆放在路邊的郵件,其中散落著一些選票。社交媒體上,類似的圖片比比皆是。」

約克斯共找了9個人參加試驗。為了不違反法律,他先手寫下9名參與者的名字,再讓這些人模仿他的筆跡,把自己的名字寫在回執信封上。

此後,約克斯問克拉克縣的登記官格洛里亞(Joe Gloria),如果收到非本人簽名的選票會怎麼處理。他得到答覆說,還可以通過比對簽名來確認身份,且有信心識別這些選票。

「他錯了。」約克斯說,「9張選票中有8張都通過了,也就是說,在校對不匹配簽名時,簽名驗證的失敗率是89%。」

文章表示,這一試驗可以解釋,為甚麼2017年去世的哈特爾(RosemarieHartle)的選票通過了簽名驗證;這也可以解釋,為甚麼長住拉斯維加斯的斯托克(Jill Stokke)被告知,她選票上的簽名匹配上了,雖然她從沒收到過選票。

但是,縣官員並不去主動調查不道德的行為人是否廣泛濫用這一漏洞。登記官格洛里亞的辦公室沒有調查小組,且他們只有在「接到報告時」,才會去抓虛假選票。也就是說,只要罪犯不承認自己在選舉中舞弊,克拉克縣就不太可能發現這件事情。

「故意的無知不是選舉安全策略。」約克斯說,目前還不清楚內華達州發生了多少選舉舞弊事件,但很明顯,簽名驗證並不像選舉官員說得那麼可靠。

11月13日,特朗普總統在自己的推特帳號轉發了約克斯的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