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次美國總統大選存在許多問題,但是,美國主流媒體卻因立場偏頗,選擇集體噤聲。總體經濟學家吳嘉隆表示,美國媒體集體左傾成為「特黑」,是因為特朗普幫社會下層爭取利益,修補全球化造成的後遺症,衝擊到了全球化的受益者,才會被當成眼中釘而遭攻擊,但偏差的立場反而會讓傳統派媒體的聲勢看漲。

本次美國總統大選中,主流媒體幾乎一面倒地支持民主黨候選人拜登(Joe Biden),不僅對拜登父子的貪腐醜聞默不作聲,而且科技巨頭推特、面書持續「審查」特朗普所發表的貼文,甚至特朗普在白宮記者會上,公開指控多個關鍵州出現選舉舞弊時,話還沒說完,就遭多家新聞台中斷轉播,理由是特朗普對選舉的公正性發出「不實指控」,必須即時糾正。

不僅如此,美國總統大選因為開票爭議不斷,目前已進入法律程序,雖然結果未正式確定,但已經有大量媒體與智囊「自行加冕」拜登為總統當選人。

不過,堅持真實報道的《大紀元時報》英文版——《The Epoch Times》也在美國大選後異軍突起,超越《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等媒體,登上蘋果App store「報紙和雜誌類」排行榜第一名。

對於媒體集體左轉的現象,吳嘉隆坦言,美國幾乎所有大媒體確實都出現系統性左傾的現象,包括CNN、《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華爾街日報》等。他以2016年選舉為例,有調查顯示,高達229家報紙表達支持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莉,只有9家支持特朗普。

吳嘉隆表示,媒體背後是由大老闆控制,而大財團、媒體、華爾街、矽谷、智囊等都是全球化的受益者,而全球化其實就是美國資本家與中共聯手開發、利用,甚至是掠奪廉價的勞工階級。

他表示,特朗普上任後,代表社會下層來爭取利益、就業機會,修補全球化造成的後遺症與偏差,但是,社會上層卻希望繼續享受廉價勞動力,在全世界做資源優化配置,因此,對全球化受益者而言,特朗普就是眼中釘。

吳嘉隆表示,其實不只是媒體,包括金融界、科技界、娛樂界、NBA、迪士尼、荷里活也都是覬覦中國大陸市場,所以中共就是利用市場去綁架、劫持西方國家。

不僅如此,科技巨頭面書、推特、谷歌等社群媒體,雖然目前還不能進入中國大陸市場,但因為許多大數據來源於中國大陸的網絡使用量,為了取得大數據資料,這些社群媒體的立場也可能會傾向中共。

不過,吳嘉隆也強調,媒體本身也是一塊市場,媒體選擇把立場加入訊息裏,就會改變閱聽大眾的選擇,某些媒體的收視率就開始上升,而封鎖特朗普言論的媒體,收視率就出現嚴重下降。目前CNN的收視率已經跌出前十名以外,而改向拜登靠攏的霍士電視台(FOX),收視率也開始下滑。

他表示,媒體集體左轉的情況,會讓保守派媒體上來,制衡這種偏差狀態,屆時就會有很多人開始轉移,會反映在媒體的收視率、使用率、流量上,左傾媒體的閱聽大眾會流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