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的民主黨人近日批評國會眾議員歐凱秀(Alexandria Ocasio-Cortez,外界簡稱AOC)為「削減警察經費(defund the police)」和其推行的社會主義政策站台,導致民主黨失去許多關鍵的國會眾院席位。不過,她12日晚在一場會議上仍為此辯解。

歐凱秀今年輕鬆連任紐約州第14選區(NY's 14th congressional district)國會眾議員,其選區的地理位置包含布朗士東部和皇后區中北部,例如阿斯托利亞(Astoria)、大學點(College Point)、可樂娜(Corona)、東艾姆赫斯特(East Elmhurst)、艾姆赫斯特(Elmhurst)、傑克森高地(Jackson Heights)、木邊(Woodside)和布朗士的莫里斯公園(Morris Park)、窄頸(Throggs Neck)等地。

12日晚,一名14歲的學生在網絡市民會議上,要求歐凱秀給出「削減警察經費」的定義時,她極力捍衛此一立場,不認為削減警察經費將帶來負面影響。

但事實上,從6月開始的「黑命貴」(BLM)抗議活動,其抗議者不斷鼓吹削減警察預算,紐約市治安急遽惡化,槍擊案件不斷。此前「紐約同源會」主席黃友興在接受本報採訪時表示,紐約市共和黨在本次大選中的勝利與民主黨的失敗,體現了「民心所向」。

「紐約就是讓民主黨這麼搞,才失去很多民心和選票。」他說。「紐約市的前蘇聯、波蘭、古巴、中國人都是從社會主義國家跑出來的,全部拉丁族裔的人都經歷過社會主義,再這麼搞下去,民主黨輸的就更多。」

民主黨內部領導人也認識到,就是因為自稱黨內社會主義者的歐凱秀在削減警察經費和極左社會主義這兩個議題上的極力發聲,把民主黨的政治立場推到了最左端,才導致民主黨在11月大選中失利,令黨內其他政客受牽連。

對此,歐凱秀在會議上仍然捍衛其左派立場,「我們必須停止如此保守(reactionary)、拒絕改革」,她說不僅要攻擊共和黨,而且要讓「所有機構負起責任來,其中包括民主黨(建制派)」。

歐凱秀是在2018年的期中選舉中打敗了連任10屆的國會眾議員克勞利(Joe Crowley)而上台的,之前第14選區本來主要由中間選民,甚至是保守派選民所構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