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月之內,長租公寓平台「蛋殼公寓」北京總部至少兩次集結了數百人進行維權。蛋殼公寓深陷多方討債窘境,引發「爆雷」的猜測。

據《中國新聞周刊》報道,11月9日,蛋殼公寓北京總部聚集數百人維權,幾乎含蓋了整個鏈條,包含租戶、供應商、保潔、維修人員,現場發生肢體衝突。

來自蘇州的承包商表示,蛋殼公寓拖欠其工程款近160萬元(人民幣,下同),其中59萬拖欠了兩年多。今年七八月份開始完全不付款了,蛋殼一開始給出的解釋是遇到疫情,讓大家一起扛一扛。一開始承包商還和蛋殼站在一起,但如今工人的工資都發不起了。而蛋殼卻完全不付款,讓承包商完全扛不住了,只能到總部來維權。

另據一名安徽承包商透露,蛋殼公寓合計欠他款項超100萬,蛋殼曾對他承諾分期支付欠款,但從去年12月至今他仍未收到欠款。

蛋殼公寓子公司百家修的維修人員表示,蛋殼已拖欠百家修的數百名員工薪資長達4個月。

面對維權,蛋殼公寓方面仍沒有給出明確答覆。據鳳凰網科技報道,截止目前,有工作人員對供應商的回答是,「公司沒有錢,請回家等待。」

不僅供應商等被拖欠帳款,蛋殼公寓的房東、租客也爆出相關問題。多個城市的租戶由於蛋殼公寓停交水電費、網絡營運商費等,普遍出現停水停電、網絡中斷、保潔中斷、修理自費承擔的情況。

據央視財經報道,近期,深圳地區的一些蛋殼公寓租客在網上發文投訴稱,自己租住的蛋殼公寓出現了大面積斷網。

陸媒報道,今年10月中旬,蛋殼公寓倒閉破產的傳聞就在網絡上發酵,有消息指,浙江杭州蛋殼公寓分部破產倒閉,北京總部亦傳有多名「債主」上門討債。有被拖欠合作款的合作商先後表示,蛋殼公寓在上海、南京、湖北武漢等地拖欠裝修款,拖欠時間大約一年,金額從幾十萬元至1000萬元不等。

但是,蛋殼公寓曾在微博回應:近期,部份合作方因與本公司存在商業糾紛,採取了過激行為。散佈「蛋殼跑路、倒閉」等相關不實言論、影片、圖片,公司已報警處理。目前,蛋殼公寓經營活動一切正常。

《商學院》雜誌的記者於10月15日下午來到了北京「蛋殼公寓」總部,該大樓保潔向其確認了蛋殼公寓近日被討債的事實。

多名來討債的蛋殼業主向《商學院》反映,「現在找人都找不到,蛋殼兩頭坑,租客的錢要不回來,房東的錢不打款。」一名蛋殼公寓的供應商抱怨,「蛋殼公寓拖欠的帳款至今未打款。」

蛋殼公寓產品形態涵蓋合租公寓、整租公寓等,主要的用戶群體是都市年輕白領,現已進入北京、上海、廣州、深圳、杭州、天津、武漢、南京、成都、蘇州、無錫、重慶、西安等13地市場。

據公開信息顯示,紫梧桐(北京)資產管理公司成立於2015年初,蛋殼公寓是其旗下的中高端公寓品牌,是分散式長租公寓代表企業之一。

2020年1月17日,蛋殼公寓以「DNK」為交易代碼正式在紐約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成為繼青客公寓之後第二家赴美上市的長租公寓企業,蛋殼上市募集資金為1.5億美元。

上市後,蛋殼公寓便迅速破發。資料顯示,蛋殼公寓最新股價僅剩下1.6美元,相較於上市時已暴跌近90%,市值僅剩2.92億美元,蒸發超20億美元。

最新披露的財報顯示,截至今年一季度,蛋殼的公寓從去年底的43.83萬間降至41.9萬間,暴跌近2萬間。

今年5月,中概股蛋殼公寓的投資者至紐約南區聯邦法庭提告,指其在上市文件中存在重大虛假誤導信息,沒有告知其上市前收到租客投訴的性質和程度,以及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將嚴重影響該公司業務市場需求的不利信息,令投資者受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