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大選弊端叢生,競逐連任的總統特朗普聲明將以法律程序挑戰選舉結果。時事評論員文昭表示,很多人說中美對抗是大勢所趨,換誰都一樣,但其實這樣的趨勢開始於2018年的中美貿易戰後,特朗普政府一連串的對中共強硬政策,才扭轉了國際局勢。

美國總統大選開票爭議不斷,儘管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Joe Biden)在媒體加冕下自稱「當選」,但特朗普認為有選舉舞弊等疑義,將採取法律途徑。

美國大選結果雖然仍未正式確定,卻已經有大量媒體與智囊,討論拜登當選後的對中政策走向。普遍分析認為,在國際趨勢下拜登雖然會改善與中共的關係,但仍然會維持與中共對抗的態度。

分析:所謂反共大勢所趨 是特朗普任內才扭轉

不過時事評論員文昭表示,有人說現在中美對抗是大勢所趨,換誰都一樣。但大家知道這個所謂大勢是怎麼來的嗎?它開始於2018年開打的中美貿易戰,特朗普拿出關稅手段和中共硬槓,反觀拜登則一直是主張取消關稅。

他表示,特朗普還提出制裁華為,阻擊中共「2025計劃」;在美國國內全面反滲透,把中共官媒定性為外國使團,力主關閉孔子學院;提升美台關係;制裁第一個中共政治局委員、副國級領導人陳全國;推動美日印澳小北約同盟;近日又提出要拆掉長城防火牆。有這麼多項第一、鐵打的事實,才有所謂的大勢所趨。

他說,反觀拜登正是過去這些問題的一分子,他當副總統的8年,上述所有問題都變得越來越嚴重,包括中美巨額貿易逆差;中共對美國的滲透;竊取知識產權;人權的惡化;擠壓中華民國的生存空間和軍事上咄咄逼人。

文昭說,在奧巴馬政府期間,拜登是美國和中共打交道的代表,在2011年到2013年間,拜登和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見過8次面,還一起吃過幾次冰淇淋,卻沒有一次試圖扭轉上述的所有問題。

他強調,特朗普是自前總統列根之後,極少數能不含糊地站出來捍衛美國傳統價值觀的領袖,不僅公然挑戰「政治正確」,抨擊左派把持的教育體系對美國歷史的黑化,還簽署成立「1776委員會」,抵制對美國歷史的歪曲。他還主張減稅,建設強大的國防,退出錯誤的戰爭,把更多工作機會帶回美國,堅決抵制社會主義。這些都代表了美國的傳統精神。

專家:被中共滲透的拜登 不值得台灣爭取

總體經濟學家吳嘉隆表示,台灣當然要爭取國際空間,擴大國際影響力,但是一定要記住,「我們不需要加入中共所主導的國際組織,我們不需要去接受中共的羞辱」,台灣所要加入的國際組織,當然是美國所主導的國際組織,加入具有共同價值觀的國際組織才有意義,

他強調,這個世界上有很多小國,很多窮國,這些國際關係不值得台灣去浪費外匯儲備來爭取,這部份讓中共去大撒幣就可以了。台灣要集中力氣,去打造「有價值的國際關係」,也就是要在關鍵的領域起到關鍵的作用。

吳嘉隆說,對台灣而言,最重要的對外關係其實就是與美國的關係。其它小國的外交關係,以及美國所退出的國際組織,對台灣的生存與發展都是可有可無的。「目前我們與美國的關係其實就是與特朗普政府的關係,這裏沒有模糊的空間,一個被中共紅色滲透了的拜登根本不值得我們去爭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