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0日,大陸河南省大型國有煤企永城煤電控股(永煤控股)集團10億(人民幣,下同)債券違約,而其帳面上還有400億貨幣資產。

11月10日,永煤控股發佈公告稱,因流動資金緊張,永煤控股2020年度第三期超短期融資券「20永煤SCP003」未能按期足額償付本息,已構成實質性違約,違約本息金額共計約10.32億元。「20永煤SCP003」應於2020年11月10日兌付本息。

對於此次違約原因,永煤控股稱主要是因為流動資金緊張,未能按期籌措足額兌付資金。

公開信息顯示,「20永煤SCP003」是永煤控股發行的一期超短融債券,發行總額為10億元,主承銷商為光大銀行,聯席承銷商為中原銀行,債券利率為4.39%,期限為270日,本期本息兌付日為2020年11月10日,應償還本息金額共計10.32億元。

據天眼查顯示,永煤控股的控股股東為河南能源化工集團有限公司(豫能化集團),持股比例達96.01%,而豫能化集團則是由河南省國資委100%控股。

有業內人士表示,9月末該公司貨幣資產達四百多億,沒想到連10億都拿不出來。永煤控股此次違約,意味著又一家AAA級國企將面臨信用風險。

對於此次永煤控股違約的影響,《中國基金報》11月12日引述廣發固收分析師劉郁的分析表示,永煤控股違約屬於典型的一類國企違約事件,在債券集中兌付階段,遭遇融資的熊市和行業景氣度下滑,無疑是雪上加霜。當局放棄了救援,金融機構放棄了持續輸血,最後資金鏈斷裂導致違約。

而永煤控股在2020年11月至2021年4月面臨很大的債券集中兌付壓力,即使償還了10億元的「20永煤SCP003」,未來半年內還面臨著120億元債券到期或回售。

目前,中誠信國際信用評級有限責任公司(中誠信國際)已將永煤控股的主體信用等級及相關債券等級由AAA調降至BB,並列入可能降級的觀察名單;另外,中誠信國際也同步調降了永煤控股的控股股東豫能化集團的主體信用等級,由AAA調降至BB。

永煤控股此次違約是繼10月份遼寧華晨汽車、瀋陽盛京能源後,又一地方國企的債券毫無徵兆違約,暴露地方國企信用風險。

陸媒11月2日消息顯示,瀋陽盛京能源發展集團有限公司的兩隻債券(17瀋公用PPN001和18瀋公用PPN001)發行人未能在2020年10月23日按期足額償付本息,已被市場視為違約。

這兩隻債券涉及金額共計5億元人民幣,原本到期日分別是2020年10月31日和2021年8月10日,但因法院已受理其破產重整申請,所以到期日提前至10月23日。

有知情人士表示這起違約事件對當地發債影響很大:「性質比較惡劣,直接破產,這個方向基本定了,地方不會救助。」

盛京能源原名為瀋陽城市公用集團有限公司,成立於2011年4月15日,是瀋陽市城市建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的全資子公司,實控人為中共瀋陽市政府。

與此同時,中國遼寧省級直屬國企華晨汽車集團未能於10月23、24日到期兌付「17華汽05」私募債券餘額10億元,違約。

對於大陸國企近來連續違約,評論人士文小剛表示,能夠拿到當局優惠政策及優惠貸款的國企也開始違約,顯示大陸經濟環境確實在惡化;另外,也顯示出中共地方當局在財政上已經捉襟見肘,拿不出錢來救助這些國企,這也可以解釋為甚麼中共一直在喊要進行混合所有製改革,就是要把民企的錢吸到國企中去。

對於這些國企的前景。文小剛認為,隨著大陸經濟在所謂內循環之下發展,這些企業會越來越不景氣,因為需求不振,沒有市場,供應端再發力也不會拉動經濟;另外,很多實例證明國有企業搞不好,不管在哪種社會制度之下,而中國的國企更甚,因為這些人到國企是去當官的,不是去搞經營的。所以,大陸企業,包括國企的違約會逐漸增多,不是中共當局不想管,而是管不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