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全美各州,美國總統早前曾警告,以病毒大流行為藉口違背長期以來的民主投票的做法,基本上沒有被報道。

大規模提前投票,分發數百萬張未經申請的郵寄選票,以及接受選舉日後的選票投遞,這些危險讓共和黨人感到不安,十分不幸的是,事實證明這個預言是精準的。在上周的事件之後,人們對美國民主的未來產生了一些令人不安的擔懮。

政治哲學家們,除了那些革命的馬克思主義者,總是認為民主選舉是一種不用求諸恐嚇和暴力就能改變領導層的方式。自由公民普遍同意這一點。

然而,最近美國左派的主要成員似乎忘記了產生公正和準確選舉結果所需的充份和必要條件。

這對美國民主的聲譽來說不是一個好兆頭,因為這主要是公民參與誠實選舉過程的能力,這一過程導致他們有義務遵守由當選的領導人和代表確定的法律和法規。

公平選舉的必要和充份條件

暫且用邏輯語言來解釋一下,必要條件是事件發生必須具備的條件,充份條件是指能夠可靠地產生特定事件或結果的一個或一組條件。

必須有必要的條件,但僅此一項並不能為事件的發生提供充份的理由。換言之,所有必要的因素都必須存在,才能產生預期的結果。

如果理想的結果是公平的選舉,理性的人們通常認為至少需要四個必要條件,才能產生誠實的結果,並賦予選舉結果具有民主社會和平權力交接所需的合法性。

首先,選舉必須定期舉行。一般來說,在大多數西方民主國家,立法和行政部門的選舉周期在兩年到七年之間是可以接受的。

第二,為了讓公民有公平的選擇,這個制度必須為不同的人提供廣泛的參選機會。

第三,必須有高度的言論自由。對傳播、集會和獲取資訊的限制,妨礙了公平的選舉過程。當公開的言論受到限制,佔主導地位的關鍵機構推動一個特定的入選者時,選舉活動就無法發揮應有的作用。

第四,立法機關製定的長期選舉規則必須得到嚴格同意和尊重。選舉程序複雜,許多國家使用不同的方法進行選舉。投票和計票的方式對人們如何看待選舉結果的合法性有著深遠的影響。

美國還具備民主的充份條件嗎?

獨立於所選擇的衡量手段的「人民意志」根本不存在。選舉是一個國家生活中神聖的時刻,公民在此時重申個人對憲法程序的承諾。

但是有相當一部份美國人似乎不再珍視維護有效民主的所有必要和充份條件。實現合法選舉結果的四個必要條件中,似乎只有兩個在共和國成立後仍然存在。

自批准《美國憲法》以來,美國定期舉行選舉。第一任總統喬治·華盛頓自願退休,為政治領導權的及時交接開創了歷史先例。

關於誰能競選公職的問題,某些法律和法律外的限制在美國民主制度的演變過程中一直存在。但自從1960年代的《民權法案》以來,來自不同階級、種族和性別背景的廣大美國公民都享有競選公職的機會。甚至試圖從根本上改變共和國建國原則的候選人,也有資格競選國家的最高職位。

定期選舉和廣泛開放的競選機會是合法選舉的必要條件,但它們本身並不足以產生公平的結果。

在言論自由和充份獲取資訊方面,美國目前的狀況遠遠達不到自由民主正常運作所需的條件。幾十年來,政治異見一直受到主導意識形態的記者團和高科技傳媒平台的限制,這些媒體的政治光譜絕大多數偏向於「進步派」一方。

除了民粹保守派的相當於「地下出版物」的新聞外,大型媒體、大科技平台、大銀行、大教育、大娛樂和大中國利益集團的聯合照響力,已經彙集了塑造和保護進步派政治說詞所需的所有手段。

一個多世紀以來,強大的輿論製造者一直試圖使美國的傳統失去合法性,嘲笑普通選民的智慧,削弱對國家建國原則的信心,並準備讓足夠多的人通過投票,接受21世紀的准馬克思主義革命。

對拜登家族與北京的「權錢交易」醜聞的壓制是一個明顯的例子,說明大型科技公司傾向於隱藏選民在投票前本應可以獲取的信息。

破碎的選舉

美國自由、公平的選舉似乎要在今年結束了。

在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疫情的掩護下,多個州早在選舉日前就主動分發了數百萬封郵寄選票,並打算對遲於11月3日投的票也計算在內。這些史無前例的舉動導致了美國選舉制度的災難性失敗。

只要公職人員被認為是公平選舉產生的,人們就同意接受管理。領導風格或政策立場的分歧通常不被視為公開不服從或政變企圖的好理由,因為我們相信,在隨後的公平選舉中,總會有機會更換當選的領導。

多數民主國家允許在預先確定的選舉名單上登記的公民索取缺席選票,並郵寄投出。但是,出於一些非常合理的原因,這種投票方式很少被普遍採用。

無記名投票的理念,是在核實選民身份後,在指定的日期,在投票點親自投票,是對公民個人不受其他人的不當干預而做出選舉決定的權利的肯定。

早在做出系統性地改變這一過程的決定之前,人們就可以想像,收到未申請的選票的公民可能會發現自己處在其他人的直接影響下投票,或者放棄自己的選票而被黨派活動分子收集。

選票分配不受控制,接受遲來的選票,拒絕讓監票人核實計票結果,這些都是導致舞弊、腐敗和對結果不信任的因素。

加拿大人必須堅決反對這種做法,永不讓其成為我們選舉過程的一部份。

巨大的政治騙局

11月3日選舉日一開始投票看似正常,現任總統有好幾種充滿希望的勝利之路,後來就變成了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搖擺州的領先優勢被緩慢逆轉,並產生了極具爭議的有利於民主黨候選人的結果,許多人甚至認為拜登不太可能完成一個完整的任期。

美國人可能永遠無法確定,是誰投下了可能讓祖·拜登成為總統的所有身份不明的選票,也無法完全確定從美國各地分發的數百萬張選票中,有多少是非法獲得的。

從霍士新聞網(Fox News)的傑迪迪亞·比拉(Jedediah Bila),到全國各地的主流媒體權威人士,美國人現在都被要求接受這樣一個結論,即「沒有證據表明存在選舉舞弊」。這種策略與黑手黨的手段驚人地相似,儘管他們敵人的屍體遍佈大街小巷,但他們會看著當局的眼睛說,「你不能證明甚麼,笨蛋!」

不過,有一點是肯定的。大約一半的美國人民和美國在世界各地的眾多朋友們認為2020年的美國總統大選是民主進程的失敗,是一場巨大的政治騙局。#

原文America Has Forgotten the Necessary and Sufficient Conditions for Fair Election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威廉·布魯克斯(William Brooks)是滿地可的作家和教育家。他目前是加拿大奇維塔斯學會(Civitas Society)的「公民對話」的編輯,他也是《大紀元時報》的撰稿人。

本文表達的觀點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