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青島即墨教師管曉燕,因抵抗當地違法強拆,被當局長期監視、傳喚、拘留,工資被扣,甚至多次遭到生命威脅。

管曉燕原本有一個安穩的家,有一處門面房和一處平房。後來她的房子被劃入了城市整改的範圍內,2019年8月31日,她的兩處房子都遭非法強拆,管曉燕現在只能租房子住。

抵抗強拆 反被拘留兩次

管曉燕表示,是即墨政府給潮海辦事處副書記王建寧撐腰,指揮拆遷辦和公檢法對她進行打壓迫害。

2018年10月4日至24日,潮海派出所副所長孫明波,先後以恐嚇、威脅、欺騙等方式,將抵抗違法拆遷的管曉燕以「毆打他人」的罪名治罪,隨後於同年11月21日宣佈拘留管曉燕10日。

2019年8月8日,管曉燕因上訪再被送進看守所關押了26天。

2019年8月30日,管曉燕的丈夫(現已離婚)在脅迫下簽了字,同意拆遷。第二天上午,管曉燕的兩處房子就被拆掉了。

同年9月2日至4日,管曉燕在看守所中,被逼迫在《息訴罷訪協議》上簽字,「不簽字,就不讓回家」。管曉燕為了活命被迫簽了字。

上訪被截 工資被扣 

2020年6月23日,管曉燕到即墨賓館,向山東省第十巡視組申請查看提交材料的處理情況,被通濟派出所警察抓到派出所審訊5個多小時。抓上車的過程中,管曉燕被摔打得渾身瘀青,戴的金項鍊也不見了。

2020年9月28日,管曉燕在國家信訪局上訪期間,被一個不明身份的男人,用一張假拘傳證強行帶離(後得知是截訪人員)。

管曉燕表示,為了逼迫她放棄訴訟,區政府副書記王寶善多次要求教育局制裁她。管曉燕的部份工資和獎金被扣已經近兩年。

地方官員不擇手段迫害

管曉燕還遭遇多個意外。2018年12月中旬開始,潮海辦事處就一直邀請管曉燕出行。12月28日,管應邀赴宴作陪,深夜回家的路上遭遇離奇車禍。第二天汽修廠的負責人告訴管曉燕,交警要求寫下「不再追查」才能修車。管認為,這是一宗「有預謀」的車禍。

2019年6月22日,管曉燕突發心肌梗塞,被家人送去了即墨區人民醫院,她在醫院3天3夜不能睡覺,異常亢奮,加上檢測報告顯示異常,管懷疑自己被醫院注射了興奮劑。

管曉燕對上訪的維權人士由衷地欽佩,她感慨道,「3年前,我以為很幸福,那是因為沒有維權。現在我知道,太平盛世和花好月圓都是權貴們的,也是沒有經歷事情的人和無腦人的自以為是。而實際上,我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這群人(維權人士)有耐力,有擔當,有為子孫後代爭權益的自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