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夕表示:當初民主派議員留任就已經從民選變成委任,會有今天的DQ一點也不意外,選在美國大選後出招即是撕破臉皮,即便如此看到議員被DQ,仍心痛香港目前的處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