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我們都看到一種刻意偽裝出來的姿態,那就是美國大選已經塵埃落定。這種醜態,就好比一個少年球隊,在進了頗具爭議的一球或者觸地得分後,表現出誇張的喜悅一樣。

尤其,如果是決定勝負乃至冠軍杯的那一分,自認得分的一方,不等裁判宣佈結果,就已經開啟香檳,把得分選手扛在肩上,歡呼著擁出場了。

媒體中那些頑固的反特朗普人士,隨心所欲地解讀大選結果,不停地攪渾水。早在大選夜,北卡和阿拉斯加的結果就已經非常明朗,它們歸屬特朗普。但是直到現在,都沒有一家媒體將這兩個州判給他。

霍士新聞(Fox News)在大選夜,就早早地將亞利桑那州(目前仍未完成計票)判給了拜登。這似乎在強烈地暗示,霍士以前同特朗普政府較為友好的關係到此為止,他們要站到特朗普繼任者那邊去了。

而事實上,拜登在亞利桑那州微弱的領先,在不斷縮小。不管用甚麼標準判斷,亞利桑那目前都是懸而未決的。佐治亞州也是一樣。如果阿拉斯加、北卡、亞利桑那和佐治亞歸屬特朗普,那麼他就有259張選舉人票,離連任只差11票。

就在本周,對賓州20張選舉人票的爭議,已經上達美國最高法院。賓州法律規定,兩黨監察員都有權審視所有選票。然而這條法規,在本次大選中被大範圍地無視。

另外,即使憲法賦予各州立法權,來規範聯邦大選在當地的執行,但是賓州最高法院,對郵寄選票寬限三天的裁決,已經超出了該地方法院的權限。這一寬限,很明顯,是造成拜登以微弱優勢,後來者居上的主要原因。

改變投票規則

傳統的舞弊手法,像是重複投票,雖然在多個州被大量舉報,但如果只糾正這些,卻也不足以讓特朗普翻轉局面。這場大選中更大的不確定因素,是一些州為所謂防疫而改變的投票規則。

一些州甚至無需申請,就直接將缺席選票寄給了所有選民。這些選民的名單,都有明顯的不足和漏洞,因為不可避免的,有人去世、搬離、剛成年或者新近遷入。與此同時,也是打著疫情的名義,郵寄選票或指定投票箱的接收時限,被最多推遲到大選日後的6天。而對投票者個人信息的認證、對重複投票的預防,卻在很大程度上被放鬆了。

這些規則的改變,為「收割選票」(ballot-harvesting)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溫床。收割選票,是指從選民處收集大量空白選票,經由舞弊者填寫後,投給某一位候選人。這一結局,幾乎人人可以預見,也正是那些改變規則的官員們的如意算盤。

今年的大選中,只有祖·拜登因為舞弊受益。而在共和黨執政的州,並沒有顯著的選舉欺詐指控;像是亞利桑那、佐治亞、佛羅里達、愛荷華、俄亥俄,儘管原先都預計會出現激烈的競爭,但最終只有前兩州選情膠著。同樣地,不管是藍州還是紅州,只要是有一方大幅領先的地方,也都沒有舞弊之患。

單就選舉的執行來看,除了賓州以外,其它所有的人口大州(加州、德州、佛羅里達、紐約、伊利諾伊和俄亥俄),都在大選日當天,沒有障礙地完成了所有選票的清點,總數超過5千萬張。

但是,在三個關鍵的搖擺州——密歇根、威斯康星,尤其賓州(選前就已經引來美國最高法院的介入),卻顯露出大規模舞弊的端倪,可能有數萬甚至數十萬非法選票,被傾倒入系統,以確保拜登獲勝,同時順便為2016年的民主黨大敗復仇。因為眾所周知,特朗普在四年前,以微弱的優勢贏下這三州,最終成功當選總統。這三個州,都被民主黨州長領導。其中,密歇根和威斯康辛州的選舉,已經被特朗普團隊提告,但法律進程才剛剛開始。

故作姿態 對爭議視而不見

除了大規模的舞弊嫌疑,整場爭議中最令人咋舌的,是一股近乎癲狂的勢力,在努力假裝爭議並不存在;在提醒大眾,特朗普時代已經過去;而且,好像特朗普的敵人們一直嚷嚷的各種指控(比如,說他是腐敗的異類、歷史上的怪胎、一個不合法的總統),都突然有了實錘。

特朗普得到了近7千2百萬張選票,超過美國史上歷屆總統候選人(除拜登以外),可他們才不在意呢!這個被貶低為種族主義者和製造分裂者的人,竟然實實在在地,增加了共和黨的非裔、拉丁裔選票,這些他們也都看不到!

是不是又要說,這場選舉中有俄羅斯的干預?這一指控,在2016年的時候就壓根不成立,可是這周,南卡州國會眾議員克萊本(Clyburn),居然宣稱,特朗普的高得票數,是因為俄羅斯總統普京的干預。要知道,這席話,是出自國會中民主黨第三號人物之口。該議員,還曾在今年3月,拯救了拜登搖搖欲墜的黨內初選。

《紐約時報》的專欄作家湯姆·弗里德曼(Tom Friedman),也是不可理喻。他寫道,2000年的時候,戈爾(Al Gore,當時的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已經「為國家犧牲」過一次了,他沒有再追究佛羅里達州兩縣的得票。弗里德曼表示,特朗普居然要挑戰顯而易見的選舉結果,這讓他大感不快。

戈爾是在大選37天後,看到了美國最高法院的裁決,才退下陣來的。可也是這位湯姆·弗里德曼,曾經一口咬定,特朗普通俄鐵證如山,並宣稱該案對美國主權的侵略,堪比珍珠港或9.11事件。費城市長吉姆·肯尼(Jim Kenney)說,總統是時候「換上大男孩褲子,趕緊承認敗選了」。也許有人,才該幫這位市長換換尿片,

(在這些人看來)如果拜登勝選,這將是一次毅力的見證與聯盟建設的偉大壯舉。而特朗普的功績,他們卻從來視而不見。特朗普從一介政治素人,當選總統。他光在一屆任期內,就在各個政治領域取得了輝煌的成就;而且從根源上,將共和黨轉型成為關注中下層、工人階級和少數族裔的政黨,卻始終沒有動搖過資本主義的社會根基。

不管最終結果是甚麼,媒體都不應再有這樣的權力,來決定總統大選的輸贏。因為它們已經濫用這一權力,並且勾結民調機構,狂熱地在黨派之爭中選邊站,進行一邊倒地報道。這些都是媒體的恥辱。

如果這場竊選被證實,其規模將是史無前例的。1876年的選舉儘管備受爭議,最終也經由兩位候選人商議,在國會中得到了解決。而這次,如果特朗普最終獲勝,那些非法攻擊他的人,不管是虛構的俄羅斯騙局,還是赤裸裸的收割選票舞弊,都將被清算。這也是他們應得的懲罰。#

原文Media Disgrace Themselves in Calling Election Still Being Contested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康拉德·布萊克(Conrad Black)是加拿大最頂尖的金融學家之一,也曾是一位全球報業大亨。他曾獲授權,為富蘭克林·羅斯福與理查德·尼克遜總統書寫傳記。他的最新人物傳記《特朗普:與眾不同的總統》(Donald J. Trump: A President Like No Other),將很快將再版發行。

本文所表達的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