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有大量投票人的選民身份證明不符合要求的問題,美國威斯康辛州的共和黨人已經提出了質疑。尤其是新登記選民的身份證明。這些人通過將自己列為「非明確期限內行動受限者」(Indefinitely confined)的方法,避開了必須出示帶照片的身份證明才能進行投票的規定。

據《華盛頓觀察家報》(Washington Examiner)報道,在申請獲得進行缺席投票的選票時,威斯康辛州的法律允許選民,如果由於年齡、身體疾病或殘疾等原因,在一段不確定的時間裏行動不便,就可用當地居民住址自我證明即可。這樣,他們就可以被允許提交缺席選票,而且不必出示任何有照片的身份證,儘管他們仍需要投票證人簽字。

2020年,在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期間,這種「非明確期限內行動受限」的選民人數飆升,致使共和黨人擔心,其中存在潛在的欺詐行為。2019年,大約有7.2萬名選民表示,他們為「非明確期限內行動受限」選民。據報道,這個數字2020年激增至24.3萬。

關於該問題的爭議在2020年3月爆發,當時戴恩縣(Dane County)的工作人員在社交媒體上發帖稱,州長的禁閉令使該州選民都達到了「非明確期限內行動受限者」的門檻。密爾沃基縣(Milwaukee County)也發佈了類似的指導。但該州最高法院後來站在了共和黨一邊,稱該政府工作人員的這個建議「在法律上是不正確的」。儘管如此,如果一名選民在初選期間已經把自己列為「非明確期限內行動受限者」對象,他就會不斷收到自動向他發送的缺席選票,以使他們能夠參加大選投票。

一位共和黨官員11月9日告訴《華盛頓觀察家報》,由於出現的混亂情況,可能已有數以千計的人沒有出示任何帶照片的身份證件就進行了投票。這位官員斷言,共和黨人知道,該法規在威斯康辛州被濫用。

這位官員表示:「它在甚麼時候變成欺詐的?我認為在4月份就變成了欺詐。當時已有人開始把自己列為『非明確期限內行動受限者』對象,而實際上他們並不是。而這種情況只會繼續下去,變得越來越糟。」這位官員指出,儘管最高法院做出了裁決,但對於如何處理那些已經將自己列為這類人的人,並沒有一個明確的裁決。

這名官員說:「這是我們的淨損失,這是毫無疑問的。」他指出,在這樣的選民中,有2.5萬人首次投票。

他說:「我們知道有些人被列為『非明確期限內行動受限者』,這就是這項法律的目的。但他們留下了一個漏洞,漏洞大得你可以開著卡車通過。」雖然投票工作人員被鼓勵去複查這類選民身份是否屬實,但這名官員表示,由於人數眾多,這種做法「幾乎不可能實施」。

此外,還存在一些關於工作人員如何詢問選民的「非明確期限內行動受限者」狀況的限制——例如,關於他們可能有甚麼樣的殘疾的細節。

沃基肖縣(Waukesha County)共和黨董事會成員肯尼斯‧德拉戈塔(Kenneth Dragotta)對《華盛頓觀察家報》表示,這是目前該黨主要關切的問題。

他說:「因此,你可以把自己登記為『非明確期限內行動受限者』,那麼每次選舉都會有一張選票被寄給你。你甚至不需要再提出申請。」「但問題在這裏,這些人就不需要提供任何身份證明或身份證去投票了。在發出選票之前,沒有人要求這些選舉委員會或市政辦事員去進行辨認。」

德拉戈塔補充說:「你甚至可以不符合選民身份的要求。」「你只要有居住證明即可。但是,這聽起來像是一個真正健全、安全的選舉過程嗎?我不這麼認為。」

特朗普競選團隊表示,他們正在威斯康辛州尋求重新計票。自稱獲得了2020年總統大選勝利的祖拜登(Joe Biden)以49.6%對48.9%的得票率在該州領先於特朗普,或者說,他僅僅領先2.05萬張選票。2016年,當特朗普以不到2.3萬張選票贏得該州時,綠黨候選人吉爾‧斯坦(Jill Stein)曾要求重新計票,但結果卻使特朗普的領先優勢增加了131張選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