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國政要為甚麼對是否祝賀拜登有不同態度,價值認同、知情程度或捲入深度都有影響。美國繼國會共和黨表態支持特朗普法律程序外,州一級民選官員也開始用自己的方法加入,如十個州總檢察長向最高法院發出「法庭之友」(Amicus brief)信件,支持賓州共和黨挑戰延期郵寄選票的訴訟。民間的抗議活動也會給民選官員施加壓力。這無關黨派,而是正義和法治。

觀眾朋友好,

上次做《熱點互動》的「橫河快評」,有觀眾問為甚麼題目大選舞弊有個問號。我是希望儘量不在一開始就給觀眾一個結論,而是通過分析展開,最好讓觀眾自己得出結論。而且我希望不僅是和我一樣觀點的,也希望不同觀點的觀眾來看這個節目。先看一下大選進展情況。

中俄墨還沒有祝賀拜登當選

俄國,願意和任何一位當選總統合作。說明並沒有承認拜登當選。保持冷靜應該是正常的,但現在卻非常突出,因為很多歐洲國家領導人都忍不住了。

歐洲和美國在價值觀上是有分歧的,儘管都是自由世界,美國更傳統保守,歐洲更社會主義左傾。隨著美國這些年被社會主義、共產主義滲透蠶食,終於在奧巴馬當選時在歐洲掀起一片狂歡,諾貝爾委員會甚至破天荒地把和平獎發給了甚麼都還沒有做的奧巴馬,結果直到8年任期結束,也沒有發現他做過一件可以被認為對和平有貢獻的事情。當然,如果說對極權政府或恐怖集團退讓而減少了衝突就是對和平的貢獻,那二戰前的英國首相張伯倫應該獲和平獎。

中共沒有祝賀(拜登),也可以理解,和歐洲不同,歐洲是在理念上認同拜登的社會主義,需要表態,而中共不需要用承認的方式來表示認同。這和議論政治類似,議論得最熱鬧的不一定是最知情的,可以從外界知道的部份加上邏輯和分析,而真正知情的多半一句話都不說的。

從此前曝光的亨特·拜登「硬碟門」可以知道,中共的滲透是非常嚴重的,反倒不希望在這個時候成為關注的中心。

更多州民選官員支持特朗普法律訴訟

美國更多的州民選官員支持特朗普總統的法律訴訟:密蘇里州和肯塔基州等10個州的總檢察長聯合向最高法院提交了一個「Amicus brief」,有時翻譯成「法庭之友」,這是特指本身並非原告方,但從專家或某種權威角度支持原告方的訴求。他們支持賓州共和黨發起的一項訴訟,在聯邦最高法院挑戰賓州的郵寄投票。賓州州務卿已經表示,他們已經把截止日期前後的選票分開了,以備法庭裁決後可以排除過期選票。

南達科他州州長諾姆接受ABC(美國廣播公司)新聞採訪時表示,說和拜登合作為時尚早,因為我們還沒有完成計票工作。她同時表示要給特朗普時間來走法律途徑。

內華達前檢察總長表示,內華達州60萬郵寄選票,沒有一個簽名是被核對過的。

密歇根議會將就選舉舞弊進行聽證。

希望越來越多的州加入,而且不僅是有爭議的搖擺州,其它州不見得沒有,只是因為沒有影響結果而沒有被關注而已,

小布殊表示支持特朗普走法律途徑重新計票,因為他自己就是那樣當上總統的。

舞弊的現象相當普遍,而且如此大規模,涉及到的參與者和目擊者數量也很大,在正常情況下,會引發媒體報道和社交媒體的高度關注。而今年沒有,媒體還在不停地說沒有證據,這是個高度協調的行動。美國社會,如果統治者有了問題,四年以後選民用選票說話;現在選票出了問題,媒體監督出了問題,最後就只能通過法庭,而且是最高法院解決了。

全面舞弊若不徹查 美國再無公平大選

如果如此全面的舞弊不進行徹底的調查和令人信服的裁決,美國就再也不會有公平的大選了,永遠不會有了。

其實如果這次選舉沒有公正,美國社會會超速下滑,各種進步主義、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思潮,行政措施甚至法律都會氾濫成災,不會再有糾正的機會了。

民間現在正在組織抗爭,有沒有用?當然有用,沒有用的話左派媒體和社交平台為甚麼要封殺?就是剝奪民眾的知情權,所以民眾知情並採取行動是有用的,給各級民選官員施加壓力,不僅是共和黨的,也包括民主黨的,喚起人的良知。說到底,這不是黨派之爭,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認識到這是正邪大戰。

這次就和大家談到這裏,歡迎大家反饋,我爭取下一次節目的時候選代表性的回答。如果喜歡這個節目,請訂閱點讚。謝謝大家,下次節目再見。#